苏冉冉被宽大的衣袍绊倒了,华丽丽的摔了个狗吃屎。

  她忍着痛,翻身坐了起来,揉了揉她那被摔红了的膝盖,抬眸看了眼旁边草地上依旧昏迷的罪魁祸首,那压下一点的火气再次被点燃了!

  反正他这会儿闭着眼,应该不会那么快就醒吧!

  那就让她先稍稍发泄一下吧!

  要不她实在是不甘心!

  这保了十六年的东西就这样被一个千年不化的僵尸给夺走了,怎么想都觉得委屈,都觉得恨得慌!

  她站起身,瘸着腿气呼呼的走到美男僵尸的身边,抬起脚照着美男僵尸的身上狠狠地踹了几脚,“死僵尸,特么的,死了还不消停,让你祸害你姑奶奶……啊呸,我才不稀罕做你姑奶奶……”

  要是做了他的姑奶奶,那她苏冉冉不成了千年僵尸中的老妖精了吗?

  苏冉冉一边用力的踹着,口中还不停的大声咒骂着,可骂也骂了,踹也踹了,没人回应,苏冉冉的火气也就没有之前那么的大了。

  “算了,反正已经成这样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还特么的是一条死狗!”苏冉冉一只手提着衣袍,一只手提着短筒靴,露出嫩白细长的小腿肚,又狠狠地瞪了美男僵尸一眼,转身打算要离开。

  可刚转过身的苏冉冉还是觉得太亏,走了一步便又转了过来,再次走到美男僵尸的身边,诡异的笑道,“本小姐的豆腐都被你吃完了,要是就这样就放过你不是太便宜你了?”

  话还没说完,苏冉冉就已经兜上短筒靴。

  苏冉冉那穿上了短筒靴的脚再次抬了起来,朝着美男僵尸的俊脸落了下去。

  她的脚准确的落在了美男僵尸的俊脸上,狠狠地蹂躏着,想要在美男僵尸的脸上留下了她完整的脚印,“你毁本小姐的清白,本小姐就毁了你的妖孽脸,看你下辈子怎么害人!”

  苏冉冉知道,她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谁让她不是茅山之后,无法真正的杀死这个该死的僵尸!

  想想都觉得可悲又可恨!

  不过,看着那横跨了美男僵尸整张俊脸的红登登的杰作,她的心里总算是得到了一点点平衡,“叫你欺负本小姐,现在给你点教训。这个脚印以后肯定会生生世世跟着你的,谁让你是个不会出气的千年大粽子呢!”

  突然,从美男僵尸脖颈处的里衣里滑落出一块乳白色的玉佩来。

  苏冉冉一把拽下了那块玉佩,这不是她在进古墓时,她师傅给她的那块玉佩吗?

  “咦,你居然敢偷我的玉佩?特么的,你不但是个采花大盗,还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偷,太没有职业道德了!”

  苏冉冉不屑的骂着,将玉佩攥到手中,转身便要离开,可眼角的余光却又瞟到碎布下有一抹熟悉的乳白色。

  苏冉冉走到碎布边,掀开碎布,她惊讶了。

  “咦?我的玉佩?真是奇怪了!”苏冉冉拿起那块莲花状的玉佩,自言自语道。

  她摊开手掌,两块一比,苏冉冉才知道,原来两块玉佩一模一样,刚才那块的确是美男僵尸的!

  苏冉冉的玉佩上刻着花生大小的‘冉’字,僵尸美男的玉佩上刻着花生大小的‘烨’字,但是苏冉冉绝对不会因为那玉佩不是她的而手下留情的。

  “这块玉佩归本小姐了,谁让你吃本小姐的豆腐?”苏冉冉理直气壮的说着,将两块玉佩再次攥入手中。

  “真是个穷粽子!”临走之前,苏冉冉又对着僵尸美男做出了一针见血的点评和狠狠的鄙视。

  做完这些的苏冉冉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离开僵尸美男之后的苏冉冉,很快便发现了异常。

  这山林不是之前她和师傅知天命去的那座山林,更不是古墓的所在地,周遭的环境也是陌生的,苏冉冉内心生出一抹慌乱。

  “师傅,师傅……”苏冉冉冲着空荡荡的山林不停的跑着叫着,可始终都没有得到知天命的回应,更没有找到他的踪迹。

  她师傅不是说了要在古墓口等着她的吗?

  为什么她被僵尸美男带走,她师傅却没有救她?

  他到底去哪里了?

  她又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地方?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苏冉冉慌了,怕了,一股强烈的孤独感和无助感瞬间包裹了她,随着她的血液流动至她的四肢百骸,侵袭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神经。

  她一路狂奔,顺着蜿蜒的山道下了山,她要尽快找到师傅。

  山脚下的田里,有些身着古代服饰的人正在插秧,还有些人正拉着牛在坝田,加上不远处那一座座类似古代的建筑……

  看着这些只能在电视中看到的景象,苏冉冉后背一阵冷意,额角冷汗直冒,双拳紧握,双腿有些打颤,整个人也陷入混沌之中。

  难道她穿越了?

  更(新《最;y快wx上。'酷匠q@网:

  就在这时,那些不属于她的记忆片段一段段的又一次闪现在苏冉冉的脑海中,忍受不住这些记忆侵袭而带来的疼痛,她再一次晕倒了,晕倒在了稻田边……

  七年后。

  大梁国京都西凉。

  丑时。

  整座西凉城都静悄悄的,陷入了沉睡之中,唯独城西的凌丞相府,却依旧是灯火通明,草木皆兵。

  “大人,丑时已过,九尾狐今日定是不会来了,您还是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早朝呢!”一个机灵的家丁站在凌丞相的身边,关切的说道。

  “不可大意!九尾狐向来说到做到,从未听说过他会临阵脱逃。今日他既送了帖子,就一定会来的,还是小心为上!凌海,你去多派些人手,加强巡逻,另外再检查一遍那些设防是否安妥,一定要确保这批贡品安然无恙!”凌丞相满身的戒备,双眸警惕的扫过周围的房顶。

  “大人说的是!小的已经去检查了好几遍了!”凌海点头哈腰的附和完,又开口说道,“大人放心,今晚定让他九尾狐有来无回!”

  “唉!能让他有来无回固然是好,只怕他九尾狐没那么好对付,否则我大梁,连同大周国大晋国也不会动用了那么多的人力和财力,连他一根狐狸毛都没有摸着!”凌丞相叹了口气,有些茫然的说道。

  虽然很想抓到九尾狐,可是凌丞相也知道,他一个小小的丞相府,九尾狐也未曾放到眼里,否则也不会下了帖子,更何况他也没根本这个能力困住九尾狐。

  他虽然很想立功,但是他还没有蠢到拿鸡蛋去撞石头!

  凌丞相的话刚说完,从他的身后跳出一个大约十六七岁的少年。

  “哼!”那少年来到凌丞相的身边,冷哼一声后,趾高气扬的说道,“爹爹,你莫要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孩儿就不相信,难道这九尾狐还真的有九条尾巴九条命不成?”

  瑶山在大梁境内可是出了名的武术名地,能进那里的人也绝非等闲之辈,他可是其中的一份子呢!

  这次回来刚好就让他遇到了这样可以大展身手的好机会,他一定要好好把握。

  “奴才见过少爷!”凌海极有眼色,听到少年的话,朝后退了一步,行礼道。

  “鹏儿,莫要轻敌……”凌丞相听到儿子的话,生怕他儿子目中无人的个性会给他带来灾祸,便想开口劝说两句,可他的话刚出口,便被凌云鹏给打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