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高季衍正和高僖延庆殿下棋,正阳宫和紫霄宫同时送来东西,正阳宫送来的是一盒精致的糕点,紫霄宫送来的是一张白老虎皮做成的椅套。

  正好高季衍也饿了,那糕点的样子甚是精巧,只做一口大小,却分为五层,红黄白相间,最上一层为奶油泡成的白色,上面以梅花凝露捏着一小朵的玉蕊檀心梅,闻起来还带有梅花的幽香,看着就有食欲。高季衍赏心悦目道:“皇后最明白朕的心意,知道朕这个点饿了,就给朕送来了点心,只是这点心这么好看,倒叫人不忍心吃了。”

  高僖在一旁凝眉对着棋局,道:“母后的心意最是要紧,父皇若是不忍心吃,岂不辜负了母后一片心意?”

  高季衍点头:“朕记得你的母后一向不擅长做这些,不知她是不是又得了心灵手巧的丫头为她做。”

  内侍总管在一旁道:“启禀陛下,这糕点是锦宸殿的林氏做的,皇后娘娘见了甚是喜欢,舍不得吃就给陛下送来了。”

  高季衍笑道:“朕说什么来着,果然是这样。为了公平起见,这一功该记给林氏才对。”又问总管,“对了,林氏还在禁足吗?”

  总管点头:“是。尽管如此,她每天都坚持给皇后娘娘送点心。”

  高季衍想起她的温柔,不由得动心,叹道:“林氏有心了,宣朕旨意,明日她就可恢复自由之身,解了她的禁便是。”说着又是凝眉,“林氏是温宪公主的陪嫁,她和她主子的区别倒是挺大。林氏一向温顺贤良,温宪公主却是胆大妄为,不守礼法……”

  他转向总管,“那楚国公主如今在浣衣局怎么样了?”

  总管看了一眼高僖的神色,故作艰难道:“不大好,听说时常受那些老嬷嬷的欺负,不过她自己也不是个安分的,时不时地闹上一阵,前些日子那个掌事的齐嬷嬷就因她被罢黜了呢。”

  高季衍冷哼一声:“这个楚妃不知好歹,亏得林氏还替她求情,依朕看,出了浣衣局更是要闹得翻天了。既然她要闹,那就让她继续在浣衣局待着吧!”

  高僖淡淡道:“只是不管怎么说,楚妃也是和亲公主,若是过于苛待,传到楚国,只怕我们齐国的颜面也不大好看。”

  高季衍落下一子,道:“僖儿,你以为该当如何?”

  高僖神色仍是淡漠,仿佛说着不相干的事一般,道:“既然钦天鉴说楚妃自带不祥,以儿臣之见,不如找个机会把她调出宫去,也省得给她机会在宫里兴风作浪。”

  高季衍凝眉:“此事怕是不大好办。调出皇宫,也该找个像样的借口才是。”

  “父皇说得极是。”沉静的双眼,无波的清眸,只专注于棋局而心无旁骛。

  高季衍目光又停留在另外一样东西上,道:“这白老虎皮……”

  总管忙道:“启禀陛下,卫夫人说这白老虎皮是长庆王打猎时捕获的,刚把皮卸下就给夫人快马加鞭送到了京城,卫夫人连着几日赶制出来,奴才方才接过白老虎皮时,见夫人眼睛都熬红了呢!”

  高季衍眉心微动,方才的点心虽然精致可口,但似乎这张白老虎皮才更适合自己的心意。只是高僖毕竟是皇后的养子,这一踟蹰,竟有些不决。

  高僖抬头看着父亲犹豫的样子,吩咐那个内侍道:“没你事了,下去吧。”

  高季衍笑着叹了一声,道:“僖儿,你我父子二人很久没有这样聊天了。依你看,如果你是朕,今晚你会去哪里?”

  高僖天真笑道:“儿臣如今只有累玉一个正妃,不存在为了两个女人左右为难的时候,将来也不愿意为了这些小事烦忧。父皇心里想着谁自然就去谁那里,不过若是儿臣来决定的话,自然觉得母后的心意更贴切些。”

  高季衍嗔怪着笑道:“你呀,朕知道你不喜女色,府里只有太子妃一人,连个侍妾都不曾有。只是将来你登基,有了三宫六院之后,就会明白父皇的苦楚了。”

  高僖赶紧起身道:“父皇正值壮年,怎可说这样的话,儿臣……”

  “你不必紧张。”高季衍叹道,“即便身为天子,难道真的可以主宰上天,决定自己的寿数吗?那些都是唬人的。父皇年事已高,好在僖儿你懂事,为太子以来帮朕分忧了不少,朕把江山交到你手中很放心。”

  高僖诚惶诚恐地坐下。高季衍又道,“皇后的心意难能可贵,加之她是你的母后,你自然会帮她说话了,这些朕都能理解。只是前一日听说你又和你母后有些不愉快,不知是何缘故?”

  高僖敛色,须臾才道:“母后没有向父皇提及,儿臣也不好说。总之一切都是儿臣的过错,所以儿臣今日进宫已经向母后请罪。”

  高季衍叹道:“你母后的性子是要强些,做事难免有些独断。只是你母后一心为你,她没能生养,却是视你如己出,你也要体谅她才是。”

  高僖正色道:“儿臣明白,多谢父皇教诲。”

  高季衍又是一叹:“其实身为父母,总是害怕给子女的给少了,尤其是皇帝,看着君临天下不可一世,实际上稍微一点点的偏颇,便容易引起其他人的不满。当初朕立你为太子之时也曾有过怀疑,担心你年纪太小,容易被其他因素左右,尤其是母系权利,最容易导致幼主手中无半分实权。但通过这些日子你的监国,朕发现你为人处世有自己的主见,又能做到不偏私,这一点朕很放心。”

  秦氏一族虽然强大,但自从秦稷死后,早已不复当年盛况,这也是他放心把太子之位交到他手中的理由之一。

  至于其中有多少成分是天数,多少是人为,却是不得而知。只是父子之间一向算计多于交心,今日高季衍这番诚心之语,倒是让高僖大感意外。

  高僖敛眉正色,起身作揖:“多谢父皇的信任,儿臣一定不负父皇所托。”

  高季衍招手示意他坐下,道:“朕知道,当年因为一些误会,朕对你的生母有所亏欠,也让你从小受了不少委屈,朕一定会对你有所补偿。”

  u酷4~匠H网NL唯一…$正V版q》,!其b他都0e是*盗版vN

  高僖眼中是几不可见的悲恸,勉力笑道:“父皇言重了,有母后的庇佑,儿臣不觉得委屈。”

  内侍在延庆殿外喊道:“启禀陛下,孟起大人到了。”

  高季衍顿时眼前一亮,喜道:“这个孟起很久没有进宫了,快宣他进来。”

  是人都知道孟起是高季衍跟前第一面首,比起卫夫人在他心中的地位还要尊贵些,高僖知趣地起身,道:“既然孟公子到了,儿臣就先告退。”

  高季衍道:“时辰不早了,明日一大早还要准备年终的祭祀,为了省得两头跑,你就干脆在你母亲从前所居静玄馆留宿一夜,今晚就不必回去了。”

  这个“母亲”自然不是指的秦皇后这个养母,乃是已故玄美人这个生母。

  多年来磨练的沉稳,在欣喜面前也只是淡然一笑:“多谢父皇。”

  孟起与他迎面而来,惊道:“咦,太子殿下这么晚还没回去,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和陛下了?”

  高僖淡笑道:“不是你打扰,是本太子打扰了。这就走了。”擦肩而过时,在他耳边低声道:“你来得正是时候,我替母后谢谢你了。”

  刚出延庆殿时,暮色已深,宫里各处掌起了灯,外面也开始扬起了雪花,起初只是如沙砾般大小,不消一个时辰,已经厚如鹅毛。

  白色宽松的蟒袍之上,已经沾染了不少的雪花,他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后退,双手空悬着向前,仿佛面对面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女子笑魇如花,却不见事物,小心翼翼地步步朝他前进,他则步步后退,并指引着她的步子,印在他原有的脚步下。

  那样的天真顽气,却仿若已被冰封,他再不负当年的单纯少年心态,她也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她。

  一声嗟然的长叹,回过神来才发觉,脚似乎被施了法一般,不知不觉走到浣衣局外,只好悻悻折返。

  忽而听到里面凄厉的哭喊声:“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随即从里头冲出来一个女子,那女子撞了他如撞了鬼一般,因百口莫辩,一个劲地只知重复喊着:“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这声音已经惊动宫里正在巡逻的一队侍卫,高僖不由分说,一掌将其劈晕,对上已经追过来的女官,顿时明白了一切,吩咐那些侍卫道:“别让她们任何一人出来!”

  将楚慕雅打横抱到静玄馆,安置好后,复又出去。

  “不论你用什么方法,让所有知情者全部闭嘴,不管是谁。”

  雪下得越发大,映得深夜的半边天都灰蒙蒙地发白,凄凉得碜人的寒。哀嚎声回荡在浣衣局,一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丫头被扰醒,闻声掀了被褥起身问道:“外面吵吵嚷嚷的,齐嬷嬷,他们在干吗?”

  齐嬷嬷疾言厉色地喝令:“没你的事,安安静静睡一觉,明天什么事都没有了。”

  宫内外遍是禁军,拖着一个个的白色袋子行色匆匆,若还有挣扎或者叫喊,再补上几刀,直到袋子里的人没有反应为止。

  血色蜿蜒在雪地里,腥气冲鼻。

  很快又有侍卫拿了扫把和水将血迹冲刷干净,一阵嘈乱,却是没有半点人声,只闻得刷刷的声音,以及凛冽的风刮过树枝,如女子呜咽的哀戚之声。

  熙熙攘攘的浣衣局内外,不消两个时辰已经安静下来,大雪很快将那片干净的地方再次覆盖,一切都那么完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