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对他的期望甚高,不过是盼着他能给自己长脸,让她抚养的这个儿子将来能给自己带来价值与荣耀,却从未想过他心中真正所想。正是因此,高僖才在过去短短十八年的人生中看不到任何色彩,连笑容都甚少,好不容易出现一个能给他带来快乐的女人,却也在秦皇后的手腕之下没了生路。她认为对他的好,除了成为他的枷锁之外,并没有带给他任何的快乐。

  高僖强忍着内心的痛楚,脸上仍是淡淡的,如冬日里未曾消融的冰雪般碜人刺骨:“这些年,母后养育之恩恩重如山,儿臣铭感五内。但是儿臣已经长大成人,为人处世有自己的想法,母后不该加以干涉。楚妃一事,儿臣也并非如母后心中所想,只是在尽朋友之责保护她,所以以后请母后不要再与她为难,如此,儿臣便对母后感激不尽!”

  秦皇后余怒未消,还想说什么,高僖已经先发制人,正衣襟施礼:“儿臣告退。”

  母子情分已生疏至此,越是管教得严厉,越是能事与愿违。

  已经是冬日,浣衣局外的梧桐树叶子早已落尽。

  齐国的冬天比楚国要冷得多,气温差变化也是极大,前一日还只是穿着两件薄薄的单衣,这一日便已是风雪交加。

  风刮得寝房的屋顶呜呜作响,破碎的窗纸哒哒地拍打着摇摇欲坠的窗台,似女子幽怨的悲戚声,冷风一口口地灌进来,即使盖上被子,也和露宿冰天雪地无异。

  菲菲把被子给她挪过来,两床稀薄的被子叠加在一块儿,在她颈边呵气搓手道:“我们搂着睡,这样就不会太冷了。”

  楚慕雅悲凉地笑着,这个冬天才刚刚开始,会不会熬不完在齐国的第一年,就死在这?勾践卧薪尝胆到底是怎样的体格和勇气,才会在十年为奴的耻辱中一举灭掉吴国,而自己是否能有幸熬到出头的那日?

  宇文霖啊宇文霖,若是有朝一日你实现你的诺言,记得哪怕是骨灰,也得给我带回楚国,找一处春暖花开的地方洒了吧。

  而在冬天本就难熬的夜晚,最痛苦的莫过于白天喝多了水,晚上还得钻出被窝去如厕。

  楚慕雅一边哆嗦着起身,一边后悔道:“早知道不喝那么多水了,从被窝里爬出来两趟估计就能要了我的小命!”

  漫天雪花飞舞着,如柳絮随风,冷则冷矣,却不能否认它的美。楚慕雅双手合十,对着空旷的院子跪道:“苍天怜悯,愿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庄姝不想做勾践,也不愿与他人相争,只求此生能平安顺遂,将来可以和宇文霖一起回到楚国,与他一同终老。”

  一生的顺遂是后宫所有女子的心愿,只是因为欲望的存在,大多数人在挣扎的过程中跌得粉身碎骨,而能熬到华发满头,再回首从前之人,不是权倾天下,寂寞无敌之人,便是默默无闻,敝如蝼蚁之人。她不想成为前者,亦不甘心成为后者。

  只是卧薪尝胆哪有那么容易,她虽不贪恋权利,但在后宫贪恋情爱会比贪恋权利更加希望渺茫。她知道这个愿望未免太贪心了些,于是加了一句:“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说完这些,膝盖已经冻得麻木,赶紧起了身,搓着双手呵气,回到寝房。

  菲菲睡姿更是奇葩,一个人占了两个人的床位,她推了推她,没有反应,只好勉力靠着边边躺下,并将她手放好。

  这一摸,有些异样。

  菲菲最怕冷,本来整个身子包括脸都窝在被子里,偏偏此时她一条藕似的胳膊全部露在外,而且已经冰凉。她轻声唤了两句:“菲菲?菲菲?”

  她一动不动,楚慕雅又摸了摸她的脸,却在那个瞬间头一歪。雪夜的寒意一点一滴带走她的温度,没有半点气息,只有冷寂,以及慢慢的僵硬。

  她手颤抖着拿出火折子点亮,照了一照,火光印在菲菲苍白的脸上,眼睛依然瞪得极大,翻着白眼的样子尤其恐怖,顿时一声凄厉的呼喊:“菲菲!”

  那个新上任的女官第一个被惊醒赶到,随即两边屋子里的人都醒了,楚慕雅甚至没有想她为什么不是和别人一样穿着寝衣,只是瑟瑟地缩在一旁,指着床上的人道:“菲菲,菲菲她死了!”

  那女官探了菲菲鼻息,顿时凌厉道:“楚慕雅,你竟敢杀人?”

  楚慕雅惊惶道:“什么?我没有杀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方才出去了一趟,回来菲菲就这样了,真的不是我!”

  不由分说,她已经被两名女子拿住,女官喝道:“这下不管你是楚妃也好,温宪公主也罢,这次陛下也饶不了你了!”

  楚慕雅惶惶挣扎,道:“你们想干什么?我说了不是我!”

  “你和聂菲菲同睡一榻,不是你是谁?给我拿下!”

  挣扎不过是垂死前的绝望,她终于明白,有一种人,比鬼还要可怕。

  Qk更d新A最)w快S上/酷2o匠p、网F

  已有白绫在梁上打了个结,她的呼喊如破帛击空,然而虽然凄厉,却无助得如同被大雪压垮的枝头,终究逃不过被折断的命运。

  身不由己被一条白绫吊了起来,楚慕雅双腿胡乱蹬着,被勒得窒息难受,却无从挣扎,只能束手待毙。

  难道今日就是我楚慕雅的死期了吗?活了两世,竟然又无例外地落得一个死于非命的结局。请问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忽而白绫应声而断,楚慕雅摔在地上不住地咳嗽着,齐嬷嬷赶来,道:“大半夜的,你们这是干什么?”

  那女官道:“楚慕雅趁夜晚睡觉之时杀了她的同寝聂菲菲,我奉夫人之命掌管浣衣局,就不能袖手旁观。既然楚慕雅死不认账,我只能依照大齐律法将其正法!”

  齐嬷嬷冷笑:“凭你片面之词,就一口咬定楚慕雅是杀人凶手,连审讯都没有,依我看,你们这分明是杀人灭口!”

  女官厉声道:“是又如何?如今你已没资格管浣衣局里的一切,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

  并非齐嬷嬷愿意趟这趟浑水,只是高僖有言在先,楚慕雅出了事,一切罪责由她承担,当下只得拼命拦阻。女官不耐喝道:“既然齐嬷嬷不知好歹,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遂又命令三人,“把这老东西一并给我拿下!”

  看来她们今日铁了心要置自己于死地了,菲菲已经不明不白的死了,她们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目前也只有奋力一搏。楚慕雅抓了一个押住自己的人的手狠狠咬了下去,那人吃痛松开,楚慕雅再奋力推开另一个,不顾脚上的伤,发狂似的一边向门外冲,一边喊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女官大声喝道:“快把她给我追回来!”

  浣衣局的木门近在眼前,楚慕雅死力拉着,却拉不开,费了许多力气坚持不懈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忘记拉门闩。求生的欲望让她生出惊人的速度,那些人近在咫尺,终于还是被她甩开。

  然而拉开大门冲出去时,却撞入一个人怀中。她不敢睁眼,原本一丁点的希望渐渐变成冷绝的绝望,凄厉道:“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后脑勺被重重一击,顿时失去知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