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城护城军出动了一半,都没能捉拿齐国太子高僖。折腾一整天下来,沮丧的不止太子殿下,还有楚慕修。

  原本打算投机取巧,为远在边境的寿王立下一件功劳,到头来一无所获,还被宇文赫在御前参了一本,说他扰乱京城秩序。皇上虽暂未处置,但想来京城这地方,楚慕修待不了多久,就要重新回到边境。

  他后悔没能听取父亲的劝告,以至于今日这般苦恼,捉拿高僖之事,更不能光明正大进行了。这个天大的功劳,就算真有人要立,也只能是宇文赫了。

  为了楚慕修之事,府中上下将注意力转移,就不怎么顾及楚慕雅。于是她出府便成了家常便饭,甚至,还时常抓来“大难不死”的小希替她作挡。

  经过几天来的细心打理,高僖的伤势已经见好,楚慕雅每日送去一些亲手做的点心,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高僖正艰难吞咽那些点心,听到她如此提问,停顿了片刻。

  他沉默寡言,几日来说过的话都寥寥无几,却因为长了张极为好看的脸,让楚慕雅多了几分耐性,甚至他不说话,自己也要自言自语一番。

  “你不说就算了,我叫你小玄可好?”

  内心一阵悸动,高僖抬眼看着眼前这个一脸天真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与哀痛,勉力一笑:“小玄?”

  楚慕雅明媚一笑:“你又不告诉我你的真实名字,我看你喜欢穿玄色衣服,就叫你小玄了,你要是一直不告诉我,我就一直这么叫!”

  味同嚼蜡地吞下一块名叫“芙蓉糕”的东西,又喝了口酒压压惊,面容有些羞涩地说:“你若是喜欢,就这么叫着也好。”

  他的声音虽然耳熟,到底还是和玄华的不同,略显粗重一些,而且,他看起来如此年轻。

  楚慕雅胳膊肘放在膝盖上,以手支颐,脚步瞧瞧向他靠近,眼中带了些期盼问他:“小玄,那天你见到我,叫着姝儿的名字,姝儿是谁?”

  听到“姝儿”这个名字,他眼中掠过一丝柔情,继而悄然化为平淡,波澜不惊地道:“是我认错了人,请姑娘见谅。”

  原本抱有的一丁点希望在他冷淡的回答中熄得彻底,楚慕雅委顿下去,倔强的眼神里带着无奈与妥协,但还是可以看出那份隐隐的不甘心。

  右手手指在左手手背上轻轻刮动,那是她经常做的小动作,只是那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落在高僖眼中,却是分外分明,清冷的眸中闪过一丝光亮与焦灼。

  抬眼看她,这张脸和内心深处那个人的确相似,曾几何时,一向冷静的他竟也混淆,还几次三番做出自己不能理解之事。

  脸相似或许是巧合,但性格及给人的感觉同样相似,恐怕就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

  他微微振作,苍白的脸上总算可见一丝难得的光亮。抿了抿唇,问道:“你救我的那日,听到有人说你是和亲公主,你是国相府千金?”

  “是啊!”楚慕雅漫不经心地应着。

  “只是,和亲怎么会落到你的头上?不是该有嫡公主出嫁吗?”

  楚慕雅脸上的笑意有些牵强:“就当是我对齐国好奇,想到齐国游历一番吧。再说了,和亲本为促进两国和谐,秀公主整日里不是上吊就是绝食,她这个样子到了齐国,指不定能再闹出一场战争。其实嫁到齐国也没什么不好,听说那里山水如画,美人也多,就当是开开眼也好。”

  高僖有些意外,在楚人眼中,齐国以杀伐、淫乱及蛮荒著称,第一次听别国人说齐国山水如画。只是细想之后,内敛的脸上悄然泛起一丝笑意。

  其实在楚慕雅内心,对于齐国的印象还是美好的。那时玄华在她耳边说得最多的便是:有山,有水,有美人。

  脸上不由得泛起微微的醉意。然而当年的温存再刻骨,于她而言亦如前世梦幻,庄姝之死已将曾经的美好彻底抹灭。低低沉吟了一会儿,楚慕雅回到现实之中,仍不忘关心自己的厨艺:“对了,你觉得我做的点心怎么样?”

  高僖斟酌再三,违心地憋出几个字:“好……吃。”

  “好吃我就天天给你做吧!”楚慕雅一脸天真烂漫地笑着。

  原本打算强忍着吞咽下去的点心顿时一口气喷了出来,一通惊天动地的咳嗽之后,楚慕雅帮他拍背道:“慢点吃,我说了天天给你做,看把你高兴成什么样了。”

  高僖只觉越发地不适,咳嗽得更加厉害。

  楚慕雅安抚了一阵,完全没有注意到他面如死灰的脸。收拾好东西,把剩下的点心一并包好,“暂且委屈你在这里多待两天,不过你放心,那些官兵不会再来了!”

  这个季节的桃花早已凋零,桃林硕果累累,高僖定神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再一次陷入出神之中。

  天牢中,两个被生擒的齐国侍卫因抵受不住酷刑的煎熬,几乎同时咬舌自尽。

  冰冷的铁链仍栓着他们的头和四肢,即便是死,亦保持着站立之姿。宇文赫接过狱卒递来的手帕,擦干净手上的血渍,将帕子扔入火堆之中。火舌将肮脏的血渍吞噬得一干二净,映出他通红邪魅的脸庞。

  “将他们的尸首挂在城楼,曝晒十日!”

  “太子殿下,这恐怕不妥!”徐谦极力劝阻,“如今我们与齐国和亲在即,此举恐怕会影响两国和亲,若是陛下知道了,太子殿下恐会受到责难!”

  宇文赫对楚慕雅和亲本就不满,他一直以为,齐国威王死了以后,齐国根本无法与楚国抗衡,那十座城池要得到也就罢了,若是要不到,大不了再开战。

  “不必担心,父皇最近旧伤发作,命我监国,此事他不会知道。况且,听说高僖一向重情重义,正好我以这两人为饵,诱他出来。只要抓了他,说不定慕雅就不用和亲了。”

  徐谦有些不忿,他这样处心积虑,究竟是置他妹妹徐慧于何地?但见他目色认真,眼睛赤红,也不敢有违,只好从了。

  此事高僖还一无所知,终日困在船舱,难得身子恢复,便上岸走动走动。岂知刚伸了个懒腰,曲令月见他从船内出来,以为是不轨之徒,大喝一声:“你是何人?”

  高僖背脊一紧,然曲令月根本没有给人回答的余地,呼呼声鞭子已至,高僖重伤未愈,不敢对接,身子闪避开来。扬鞭激起石子无数,擦在脸上也是生疼,当下大惊失色,轻轻跃开。曲令月见一击不中,又接二连三挥鞭,高僖面前已无缝隙可乘,身后又是湖水,一时避无可避,只好硬接。

  只是对方虽为女子,内力精纯实在不容小觑,当年他就差点折在她的黑羽针下,即便他如今没有受伤,也未必是她对手。但高僖体质独特,越在逆境,越能将内力发挥得圆满。

  曲令月轻扯紫鸣鞭,将他身子拉过来,高僖暗自蓄了一掌,到她跟前时与她手掌相并,只觉对方手掌阴寒无比,自己五成功力竟被她轻松化去,震得体内血液翻涌,十分不适。曲令月横眉如剑,裙裳如练,寒气在鞭中渐渐凝聚,到蓄势待发之时,却听得一个娇柔的声音叫唤道:“住手,别打了!”

  曲令月武功已达化境,听得这声喊便即刻将鞭子挥向别处,避免伤到楚慕雅,一时震得整片桃林哗哗作响,飞禽腾空而去。但高僖一掌已出,想要收回已经晚了,楚慕雅生怕二人出事,身子挡在二人中间,掌风到时,尽管高僖尽力撤回,到底还是剩了一两成,打在曲令月身上自然如清风拂过,但是在不会丝毫武功的楚慕雅身上,便没那么轻松了。

  楚慕雅半边身子被震得发麻,胸口翻腾不已,直欲作呕,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看正}版章节u上k酷:匠ZD网Y

  好就好在高僖身受重伤,掌力不纯,不然即便只剩一两成,也足够让楚慕雅重伤吐血了。

  这掌虽然曲令月接下来游刃有余,到底是楚慕雅挡在她面前,加之楚慕雅在两年前对她的维护,虽然是举手之劳,却让她免去了许多麻烦,一张冰冷的脸变得缓和:“楚小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楚慕雅抚着翻腾的胸口,“令月姑娘,你们别打了,是一场误会!”

  曲令月戒备之心未除:“误会?那他为何鬼鬼祟祟躲在船舱?”

  “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让他暂时住在这里的,”楚慕雅解释道,“我已经和雍王殿下说过了,令月姑娘,此事你千万别说出去,不然小玄性命难保,求你了!”

  曲令月心中生异:“小玄?”

  高僖不屑女子为他求情,不悦道:“大丈夫死不足惜,何必求人?”

  曲令月冷冷一笑:“好一个铮铮男儿,重伤之下还能接我这么多招,若是你能早生几年,在十八年前,估计还能进卫皇后的玲珑榜呢!”

  高僖只是淡淡道:“姑娘谬赞了,在下眼拙,竟没看出姑娘乃绝情谷的传人,玲珑榜排行第六的高手,在下失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