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这世道相对于十八年前来说,还算是比较太平,但人却比不得从前。年轻人大都在祖荫庇护下成长,再没有出过能和卫皇后玲珑榜上人物相提并论的大才。卫国虽在十八年前亡了国,但保留下来的那些高手排行几乎还是没变。在这之前,曲令月没有遇到过其他几位高手,除了她师父曲冰,高僖可谓是她出绝情谷以来认识的第一高手了。

  无怪乎人们常说,玲珑榜之外,再无高手,但是高僖的出现,可谓打破了这个规律。

  宇文赫到处捉拿齐国太子的消息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曲令月和宇文霖一样,虽无心理会宫廷里的争斗,到底还是对齐国太子到达郢都一事有所耳闻。眼前此人卓尔不凡,还真是对得起宇文赫在他身上所下的一番苦心。

  好在曲令月并不贪慕虚荣,也不喜欢管别人闲事,不然这悬赏的五千钱,今日就要花落曲家了。

  +酷匠网AA正('版y@首E…发%

  “阁下言重了,既然是楚小姐的朋友,那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之前是我冒失,在此向阁下赔礼了。”

  高僖拱手作礼,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敢当。”

  曲令月轻轻勾唇:“如今京城风起云涌,也是热闹得很,阁下倒真该在郢都到处转转,这小小的桃花林,怕是委屈了阁下。”

  高僖眼角微动,知道对方已清楚自己身份,难得的是依然保持处变不惊的冷静:“在下习惯了以天为盖地为席,倒觉得这片桃花林是我此生待过最好的一处。不过姑娘既然提到京城的热闹,看来在下也要找机会去瞧瞧一番不可了。”

  曲令月凌厉目光扫向楚慕雅,微微一笑:“告辞。”

  楚慕雅是听说过她的狠辣的,还担心自己求情不管用,想不到三言两语竟然就走了,不禁松了一口气,忽而又惊叫起来:“哎呀,我做的点心!”

  方才被高僖一掌震得篮子里的东西摔了一地,那些点心自然也无可避免地遭难。高僖却是心中窃喜:“总算不用再吃这么难吃的东西了。”

  楚慕雅犹自懊恼:“怎么办,我做了一个早上的,看来只有回去重做了。”又问小玄,“对了,你饿不饿?”

  高僖见她一脸失望懊悔,不禁为自己的窃喜好生不安,俯身捡起那些点心置于手心:“不碍事的,擦干净一样可以吃。”

  “那怎么行,不干净会吃坏肚子的!”楚慕雅诚然,放眼望去,瞬间欣喜道,“对了,我们可以抓鱼!”

  她水性不错,下河抓鱼更是从前在半月谷时的拿手绝活。高僖尚一脸茫然,楚慕雅已经拉了他:“来,我教你啊!”

  一个上午下来,楚慕雅仅抓了一条,高僖已是满载。

  高僖不禁感慨,要是早学会这绝技,自己也不用天天吃那些难以下咽的点心了。因此吃起来颇有壮士扼腕的沉痛悲凉。

  他吃东西的样子十分文雅,细细品味,如对待上等珍馐那般细致认真。身为大家闺秀的楚慕雅汗颜不已,跟着吃了半条鱼后,索性看着他吃。

  他被盯得有些赧然,道:“你在看什么?”

  楚慕雅一本正经地说:“看你生得天妒人怨的,这么好看的一张脸,却甚少笑容。你有什么心事不妨说出来,何必藏在心里?”

  高僖说道:“我没有心事,只是天生不爱笑。”

  “那怎么行!”楚慕雅“义愤填膺”,“再有权势的人可以剥夺你的一切,却唯独不能剥夺你开心的权利。多笑笑,人也清爽许多!”说着不顾他的反对,黑漆漆的手指在他唇上画了两道弯弯向上的胡子,得意笑道:“看看,这样就好多了吧!”

  高僖有些出神,即使面对和亲这般人生中的大不幸,她还能有这样的明朗活泼,和记忆深处那个人竟是如此相像。

  是万般巧合,还是命运使然?

  她低眉浅笑,他目光深深,风卷云涌,散去了压抑心头多年的阴郁。

  一时之间把持不住,他凑近她,在她唇上轻轻一吻。

  楚慕雅正吃着鱼,一脸的狼狈却被他吻了去,唇上沾了些碳屑,怔了半日,方开口:“你口味好重。”

  高僖顿时尴尬,赶紧伸出手掌呵气,须臾奇道:“没有啊?”

  楚慕雅展颜一笑:“我是说,我都这样了你还亲得下去,还有,你亲我,事先问过我了吗?”

  高僖脸色如常,一本正经地胡诌:“在齐国,为表对救命之恩的感激,这是最有诚意的致谢。”

  第一次听到如此说法,楚慕雅见他神色肃然,将信将疑问道:“还有这么奇怪的习俗?”

  高僖不答,内心却为方才的冲动之举好生后悔,一阵默然。

  楚慕雅只觉新鲜,低眉道:“以前怎么没听他说过?”又道,“今日真是长见识了,你以前有没有这样感激过别人?”

  高僖脸色微红,低声道:“这是第一次。”

  她竟忍不住有些欣喜。

  见他时不时地抚着肩膀,楚慕雅顿惊起道:“哎呀,我忘了,方才你和曲姑娘打斗那么久,会不会把伤口裂开了?我帮你看看吧?”

  苍白的脸上笑意却惊为天人,脸色微微一红,低声道:“好。”

  高僖明显有些害羞,弄得楚慕雅也有些窘迫起来,她这是找机会占人家便宜吧?

  虽然有些后悔,不过话已经说了出口,而且人家少年也答应了,总不能又收回去,只好硬着头皮揭开他的衣物,而高僖甚是干净利落得将上半身褪了个干干净净。

  她就算再蠢也知道男女有别的道理,虽然那吻的含义确实闻所未闻,人家看起来也确实没那份心思,但那白皙的皮肤和健实的腹肌有些晃眼,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不正经的,从上到下看了个彻彻底底。

  高僖被看得有些窘然,提醒她道:“我伤口在后背。”

  “哦!”楚慕雅狼狈地应着,自己哪里有心思看伤口,只想多看两眼这副好身材,一双眼睛紧盯着人家少年瓷白色肌肤和胸膛不舍得移开。

  伤口果然被撑裂了些,出了很多血,不过相对于救下他的那天还是好了很多,楚慕雅拿着帕子给他擦拭干净,又重新淋了些药粉上去,然后呆呆地看着他背后的肌肤出神。

  “你每天都来看我,你家人没有怀疑过吗?”突兀的一句话再次扰乱她的神思,她慌乱地将帕子按压在伤口上,高僖一阵闷痛,咬了牙,忍着没有出声。

  楚慕雅懊悔了一番,轻手轻脚将原先的绷带用上,绕着他身子几圈,绑了好,便帮他穿上衣服,道:“最近我家里事多得很,暂时顾不上我,所以我出来的事也没几个人知道。怎么,你嫌我笨手笨脚的,烦了吗?”

  高僖抚着伤口道:“虽然是有些笨手笨脚,但是毕竟是救命之恩,我怎敢说烦?只是我惹下这么多麻烦,若是换了旁人,恐怕避之唯恐不及的,偏偏你一再舍命相救,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感激才好。”

  楚慕雅收起金创药,憨直笑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算不得什么舍命相救。况且你方才不是谢过了吗?”

  高僖抿唇一笑,也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装傻,试探道:“难道楚小姐对在下的身份不好奇吗?你也不怕救了我会惹上什么麻烦?”

  楚慕雅讶然:“什么麻烦?”

  她当然考虑过他的身份,自己八卦得出的结论,只知他是齐国身份贵重之人。想起左小林和徐谦都对他志在必得,那么他的身份必然重要,顿时狡颉笑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是朝廷重要的钦犯?听说太子殿下正在悬赏抓你呢,只不过他向来抓人想出来的理由都是欲加之罪,与其便宜了徐谦他们,倒不如便宜我。”说着以手作挡,在他耳边道,“实话告诉你吧,我等着涨价呢!”

  高僖一声嗤然:“看来我的身价定然不低了,寻常人抓了我,可享受终生荣华富贵,而你若是抓了我,说不定可以解决你当下的危机。”

  楚慕雅爽朗道:“我?我没什么危机的,就是希望好人能有好报。”

  高僖的笑意如和煦的春风,清爽舒适,却带着些许若有若无的寒意:“好人?你怎知我是个好人?”

  楚慕雅托着腮想了一会儿,道:“凭感觉吧,我相信你是好人。况且,就算不是也无所谓,我救下你,就是希望日后我也能有好报。”

  微风扬起她鬓边的发,侧颜望去,更觉完美绝尘,更平添了一些妩媚气息。高僖看得有些出神,遂低下头道:“今日那位曲姑娘说,楚国京城甚是繁华,可否陪我走上一走?”

  楚慕雅转过脸来,惊奇地看着他,有些犹豫道:“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你刚历经劫难,难道不怕被你的仇人认出来吗?”

  高僖凌然起身,道:“应该无大碍,我来此处时曾经蒙面,他们没有见过我的样子。”

  尽管如此,颜值惊人的高僖还是引起了太多人的注意。楚慕雅一边叽叽喳喳地给他说东说西,一边想起来,今日好像是七夕,乞巧节。

  路上频频有怀春少女给高僖送上鲜花,被他一一拒绝。好不容易有个男子上前来送花,楚慕雅正想给他见识见识何为魅力,却不曾想,那个男子将花递到高僖面前,娇怯怯道:“公子,这花送给你!”

  高僖不禁打了个寒颤,楚慕雅已经伸出准备接花的手尴尬地摆在那,进退为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