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严府。

  “老爷,听说夏言今日去玉熙宫见皇上了,”一个不惑之年的老者恭敬地侍立在一位坐在竹椅上的白发老人旁边。话故意说了一半,“老爷,您猜怎么着?”

  老人闭着眼,随口道:“被皇上斥责了。”

  “老爷神机妙算,皇上问他西苑的道士们要出去选童男童女,会不会扰民?没想到夏言。”

  “没想到他竭力阻止皇上派道士们出宫,也大力劝阻皇上不要避居西苑。”老人睁开眼睛,十分淡定的说道。

  “老爷,这大明朝什么事都逃不过您老的眼睛。”

  这坐在椅子上的人正是当今内阁的次辅严嵩,此时他已经五十九岁了,却还是精神抖擞,满头找不出一丝白发。

  而这一旁伺候严嵩的便是严府的管家严应了,这严应长得獐头鼠目的,而且善于阿谀奉承。刚才就是故意制造机会,好让严嵩接上话,然后借势夸耀严嵩如何如何料事如神之类,博得严嵩信任。

  不得不说,人都是需要旁人夸赞的,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百姓都是如此,严嵩这样手握大权的柄国大臣就更不能免俗了。

  君王需要忠臣辅佐治理天下、处理庶政,但也需要一个能够了解自己心意懂得自己需要的人从旁伺候,这是既满足了生活又得到精神上的享受。

  而往往懂得君王心意凡事都顺着君王的意愿去做的人都会被士子百姓称作奸佞,因为忠臣是为国为民愿意触犯君王的利益,而忠言逆耳利于行的话谁都听过,加上直谏敢言、痛陈君王是非曲直才是忠臣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

  严嵩,对于一生只对大礼仪和修道两件事感兴趣的嘉靖皇帝而言就是那个知心知底的、懂得怎样顺着嘉靖皇帝心意去做事的人。基于此,只要严嵩没有太大的过错,嘉靖皇帝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直接视而不见。再者,严嵩也是懂得进退知晓分寸的人,随意不会让嘉靖为难。但是,夏言就不一定了,站在内阁首辅的位置,夏言既要维持大明朝正常运转也要让嘉靖皇帝满意,这无疑是很难的。

  但是,权利的诱惑之下,夏言选择了前者,因为他已经位极人臣,皇帝也给不了他什么了。再去讨好嘉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是以他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着。他要做的是名垂青史,君王想要做到这一点无疑是有难度的,但是臣子就更是难于上青天了。所以,为了让百姓称颂,让士林拥戴,让自己光辉形象载入青史,他忘记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臣子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没有皇帝哪里有臣子的生存空间?

  ●4酷匠√j网永%久a=免费}…看mK小/说1;

  夏言和严嵩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所以结局自然也会不一样。就当下来说,夏言的末日即将来临了,因为与嘉靖帝政见和私人上许多问题君臣二人都不能达成一致,所以严嵩取代夏言成为首辅已经是大势所趋的了。

  而这些,严嵩是再明白不过的了,所以严应问他的那两个问题严嵩是知道正确答案了。

  “世蕃呢?”严嵩在严应的搀扶之下起身,此时已经入夜,他没有见到儿子回来,往日这个时候严世蕃都会回来给他请安,而这个时候刚好还要向他讲述一些一天发生的一些事。

  严应站在一旁,严嵩看着门外,似乎严世蕃马上就进来了。

  “回老爷的话,少爷应该在顺天府衙门还没回来,要不老奴派人去顺天府瞧瞧?”

  严嵩摇了摇头,笑了一声:“不用了,已经回来了。”

  严应左右环顾,并没发现有严世蕃的人影,不一会儿门外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

  “爹,儿子听说那夏言在玉熙宫被皇上怒斥了!这下子爹,你可要把握住机会。明儿个,我就让几个都察院御史和六科言官准备写好奏章弹劾夏言。”一个长得发福穿着文臣七品补服的六尺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严嵩看见男子就让下人全部撤了下去,男子找了把椅子放在严嵩面前让严嵩坐下。

  “世蕃,以后朝廷里的事不要当着下人的面说,你说万一被有心人听了去?以后行事稳重一些。”这男子名为严世蕃,正是严嵩的独子,现任顺天府尹佐官顺天府治中一职。

  严世蕃点了点头,但是一点也没有掩饰内心的欣喜,他开口就说道:“爹,你肯定要当首辅,夏言那个老东西这么多年压在您老上头,这次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严世蕃嘴里说着为父亲着想,心里却打了小算盘。

  前几日那个吏部侍郎的女儿长得真是美若天仙,等老头子当了首辅我就上门求亲,让那小娘子心甘情愿的作我的九姨太!我还不信他一个小小的吏部侍郎还能不同意?

  严嵩并没有把严世蕃的话当做一回事,世蕃这个小子还能太嫩了,这国家大事,朝堂政治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一步走错就会失去大势,丢官是小,就怕被人打入万丈悬崖不能翻身!凡事都得斟酌再三,不能以微视全也不可太过抽丝剥茧,什么事儿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哪!

  “既然是迟早的事儿,那么就会有人比我们更着急,先让他夏公谨在内阁多待些日子也无妨!”

  严世蕃也不是没有大局观念,在很多大事上严嵩反而会听取他的意见!不仅如此,严世蕃长得不怎么雅,但是写的文章确实好。好歹严嵩也是满腹经纶,自幼没少调教他,加上又在国子监待过几年,这文采怎么也不会输给头名三甲。要知道,严嵩给嘉靖帝写的青词就是严世蕃捉刀代笔的!文章不好会让嘉靖帝看上吗?

  严嵩坐下,一只手在椅子上点动起来,不一会看着严世蕃。

  “世蕃,你附耳过来,”严世蕃听到父亲叫自己,当下躬身俯耳贴着严嵩。

  严嵩小声吩咐着:“明日,你找个可靠之人去司礼监散布消息,就说夏言……”严世蕃小心听着,一边不住地赞叹父亲的智慧,佩服自己父亲的高明。

  “好了,记着你不许出面。”严嵩再三嘱咐。严世蕃当然听从父亲的,这种身系家族和性命攸关的大事他是不敢胡来的。

  ……

  三日后,一辆马车五六匹高头大马驶出南京应天府。

  京师,依兰阁。

  “我听到紫嫣的歌声了。”依兰阁一间房间外一群人围着,为首的是一个紫袍少爷,身后跟着十几个人,气派十足。

  外面是一声声的躁乱,有男女混杂的争吵,也有哭喊声和求饶生。

  “哎吆,吴大公子,您就饶了小的吧,这紫嫣姑娘正接客呢!”那被称作吴公子的紫袍少爷根本不搭理她,这老鸨也没办法了,当时就提起尖锐的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哪!快来人呐!”

  老鸨大喊大叫的,可房间内确是一阵阵的娇喘声!

  “公子,外面好像有人要闯进来!”床铺之上,一对男女全身****纠缠在一起。

  男子此时正在兴头上,哪里还有功夫去理外面有没有什么人?

  “别理他们,快,快,我忍不住了!”男子一声闷哼,两个人滚到了被子里,接着一声声的娇喘声再次响起!

  房间门口有两个魁梧的汉子,所以那姓吴的公子一行人才迟迟没有打开门。

  “快滚,不然打断你们的腿!“有个汉子捏了捏拳头,很快便想起脆骨声。

  原本以为吓吓人就会离去的,可出乎那汉子意料的是,那姓吴的紫袍少爷打了声招呼,身后十几号子人就抡起家伙冲上前去!顿时那两个汉字也是手足无措,若是论一对一那是没的说的,可是十几个人一起冲上来,乱拳也打死老师傅了,何况根本就不讲章法没有招式,抄着木棍什么的直接就抡过来!两个守着门的汉子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众人推开房门,只见那对男女此刻还在享受鱼水之欢,丝毫不把有人围观当作事!十几个人给那紫袍少爷让开一条路,紫袍少爷看见那女子和一个陌生男子赤身裸体、一丝不苟的在床第翻滚着,不时还发出****!顿时心里一阵乐,但是表面却装着义愤填胸,十分愤怒的样子。

  那老鸨子没有跟着进来,被人拦在门外,但是由于那个位置正好正对着房间里的床,所以这一切老鸨子也看了个清楚明白。

  “鸟玩意儿,兄弟们上去废了他,敢睡老子的女人!“紫泡男子一声令下,两个男子上前把二人分开,一脚将那光着身子的男子踢下床。

  “那臭表子也弄下来,这么浪荡,这么平日对我没这些热情?昨儿个晚上伺候本少爷,你要是有今儿个一半卖力我也就不会这般对你了,不是?”

  “把这男的都给我扔出去,你们把门关好了!”吴少爷把那身无片缕的男子跟扔了出去,然后关上了门。

  看着地上眼神恍惚的紫嫣,吴少爷满脸横肉的肥胖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小宝贝,既然这么喜欢玩,等会儿把爷伺候爽了爷也让你爽爽,我那几个兄弟可是在外面候着呢!”说着,他粗鲁的抱起紫嫣扔到了床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扯下自己的衣物就冲了上去!

  很快,紫嫣那销魂的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伴随着那吴少爷爽朗的笑声。而此刻滚在房间外面的那个男子身上堆着一些衣物,一旁是两个魁梧的汉子躺在一起。但他并没有醒来,想来是方才混乱之治被人打晕了才是,若不然岂能狼狈至此?

  房间内,吴少爷和紫嫣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整个床榻不停地摇晃着发出”吱吱“声。

  “贱货,竟敢背着我和那个小白脸快活?。”随后便传出……。

  屋外的老鸨子带着七八个打手和吴少爷的十几个壮汉对峙着,不过看到那男子已经被吴少爷扔了出来,那老鸨倒也识趣的很。既然已经得罪了一方,她也不想两头受气,让人把那男子和两个壮汉抬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