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日傍晚,海辰带兵攻打天兰城,上官梓昕令慕容明轩出城迎战。双方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大战后,死伤各半。齐齐退兵。

  上官梓昕在天兰城里踱步,思考着制胜方案。

  慕容明轩建议:“不如今夜夜袭吧,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上官梓昕摇头否决:“只怕海辰早有准备,夜袭根本没用!”

  慕容明轩没了话语,一时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可惜明王不在,要不然他应该有方案。”

  上官梓昕看着慕容明轩,突然问道:“他是战神,你不也是战神么?为何他有方案,你就没有了?”

  慕容明轩摇头:“碰上的人不一样啊,之前我打仗的时候可是没遇上过海辰!”

  “最近几天只能先这么耗着,待想出了制胜方法在主动出击吧!”上官梓昕平日里聪明的一塌糊涂,如今却也是束手无策啊!

  接下来十来天的时间里,双方一直处于停战状态,上官梓昕想不出办法取胜,海辰也不敢贸然出击,陆惜南虽然不在,毕竟还有个慕容明轩。

  这日午时,上官梓昕收到一封信,在拆开信看了之后,上官梓昕蹙眉许久,然后下令攻城。

  慕容明轩接令带兵攻城,海辰出兵迎战,可刚交战没多久,海辰撤兵回了城。

  而上官梓昕的命令让慕容明轩继续攻城,慕容明轩虽然不知道这是何意,却也还是听从了上官梓昕的命令。

  但海辰避而不出,他也只能让一名士兵在城楼下骂战。

  天水城,海辰大怒:“陆惜南,他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越过天兰城攻下了天玉城!”

  “元帅,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赶快出城迎战啊!”一名年约六十的副将一脸焦急。

  海辰“哼”了一声道:“本帅就是不出兵,看他们能奈我何!”

  “元帅,若是不出兵,我们也只能日日被困在这里,腹背受敌啊。”副将不赞同这么做。

  “那又怎样,若是现在出兵,前有慕容明轩,后有陆惜南,你认为能赢么?”海辰勃然大怒,大声喝道。

  副将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

  海辰闭眼深呼吸一口气:“为今之计只有去看看陆惜南到底打下了我们后面的几座城池了。”

  “如何看?”副将担心着这个问题。

  “这个本帅自有方法,你只需要守好大营就行了”。海辰无心再说更多,“你退下吧!”

  老将军道了句:“末将告退”,便退下了。

  上官梓昕见慕容明轩派人叫骂了一天,海辰仍未出战,将士们也都累了,便命令回城休息。

  慕容明轩回城后,将一切不解都问了出来:“昕儿,你为什么让今天出战呢,而且打到一半,海辰就撤兵了,之后便一直不敢出来?”

  上官梓昕将午时收到那封信拿了出来递了过去,慕容明轩伸手接过一看,不由双目圆瞪:“明王居然攻下了天玉城?这……我怎么一时就没想到了,他去太危险,若是我去,也必定能够做到!”

  “可是如今海辰避战不出,也不是办法!”上官梓昕又在想着新的解决方案。

  “这个不是问题,我有办法。”慕容明轩一脸笑容。

  “什么?”上官梓昕挑眉,难道真的是自己行军打仗的经验不够么?

  “射箭。”慕容明轩道,“我们从城楼下往上射箭,他若还不出战的话,便直接用梯子爬上去,到时候直接打他措手不及!”

  上官梓昕想了一会,觉得这个方法的确可行:“好,就这么做,明日寅时射箭,卯时搭梯攻城!”

  “诺”,慕容明轩领命后又道:“只是现在该用膳了,我还欠你一顿呢,现在去做给你?”

  “不用了……”

  慕容明轩打断了上官梓昕:“那可不行,我现在就去做,你等我!”

  言落,慕容明轩走出了大殿。不多时,又带着一群人端着膳食回来。

  “昕儿,快来尝尝我的厨艺。”慕容明轩在膳桌前坐了下来。

  上官梓昕本来无心用膳,可如今闻着那些菜飘在空中的香味,她的肚子开始抗议。于是只得走到了膳桌前坐下,等那些端膳食来的人都退下后,上官梓昕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菜放在嘴里嚼着,这味道,可不比陆惜南烤出来的猎物味道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没想到你厨艺这么好!”

  “昕儿若是喜欢,以后就让我每顿都给你做,可好?”慕容明轩被夸奖之后说出了这么一个事。

  上官梓昕挑眉:“每顿?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敢再度成为京城的焦点了,怕了!”

  “那样也好,不是每顿也行,我有空就给你做。”慕容明轩想着这次你总不能再拒绝我吧。

  事实上上官梓昕也的确没有拒绝,“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用过晚膳后,上官梓昕与慕容明轩又慢慢坐着品茶,然后天南地北的聊着,直至子时,上官梓昕才让慕容明轩回去休息。慕容明轩告退后,上官梓昕也就躺下了!

  睡了一个时辰,到了丑时,上官梓昕又起了榻,慕容明轩也已前来。得到上官梓昕的最后命令,便带兵到了天水城下,然后传令射箭。

  天水城的将士那里料到敌军会突然袭击,一时死伤一片。

  海辰此时又不在城内,昨日哪位老将军只得做主出兵迎战。

  上官梓昕见敌军出城,赶快飞鸽传书陆惜南,让陆惜南从后方进攻。

  陆惜南收到消息,片刻没有耽搁,立马整队出发。

  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天水城很快就被攻了下来,大多将领战死,极少一部分归降。

  最终点兵,北亭军死两万,伤四千不降,被斩。降三千。天汶军死六千,伤两千。现在加上伤兵还剩下九万七千天汶兵。

  “蠢女人,少了本王还是不行吧!”陆惜南眉飞色舞一脸得意。

  }酷^/匠网_;首pD发☆Z

  上官梓昕没有立即回话,想了想之后泼了一盆冷水:“不过才攻下三座城而已,还有很多城要攻呢!”

  “的确是还有很多城要攻,不过你说错了一点,我已经攻下四座城了,再有三座城就打到北亭帝都了!”陆惜南道。

  “四座城?”上官梓昕只能抬头望天了,“你到底是都做了一些什么?你还是人么?”

  “你才不是人呢!”陆惜南虽然知道这句话并不是骂他,只是觉得那话有些什么地方不对:“很简单,只不过用了老方法,然后在我们前后夹击天水城的时候,我又让天灵城的将士攻打了北月城。很幸运的攻下了!”

  幸运?这是幸运么?那自己这么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呢,于是打趣的说道:“你是说你就是传说中上天的宠儿么?”

  “哈哈”,陆惜南大笑一声:“你若是要这么说的话,也可以!”

  “哼哼”,上官梓昕勉强的挤出笑容,“你还欠本姑娘一顿饭呢,赶快去做。”

  陆惜南闻言顿时晕了:“那么多天了,你还记得啊!”

  “本姑娘的记性一向挺好。”上官梓昕道。

  “我说,我打了那么多胜仗,你不摆庆功宴替我庆祝记头功也就罢了,你还不让我歇气,有你这么做主帅的么?”陆惜南抗议着,可是他的抗议似乎无效。

  上官梓昕丝毫也不体恤的道:“那是你欠上官姑娘的,上官姑娘现在需要了,你就必须做了,至于其他的,等你见到上官元帅再说吧!”

  陆惜南傻眼了,要是这么说的话,只要上官梓昕一直不以元帅的身份来和她说话,他岂不是一切功劳都没有了?“我抗议……”

  “抗议无效!”上官梓昕说罢又去推陆惜南:“赶紧的,做饭去吧,你那么能干!”

  陆惜南就这么被推去做饭了,想他堂堂天汶王爷,战场上的战神,常胜将军王,居然落到如此的一个地步了,哎,悲催啊!

  到了膳房,陆惜南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做啊,满嘴抱怨没听过。突然,他想到了什么,然后邪笑着高高兴兴的做起了膳食,嘿嘿,这一吃,不吃怕你们,本王就不叫陆惜南。

  天水城,大殿内。上官梓昕悠闲的坐在椅子上,慕容明轩站在她的面前:“昕儿觉得明王和我的厨艺比起来如何呢?”

  “还没尝到了,做不了对比,不知道!”上官梓昕道。

  “那你猜一下!”慕容明轩似乎知道了什么秘密。

  上官梓昕觉得有什么猫腻,但是又不敢确定:“你说话怎么怪怪的!”

  慕容明轩叹息了一声:“明王的厨艺可真是天上少有地上无啊!”

  “这个不用你说,待会本帅自有决断!”上官梓昕道。

  “希望你不会失望!”说罢,慕容明轩不再言语。

  上官梓昕虽然觉得有些怪,却也不知道怪在哪里,索性不去想,反正待会自己会知道结果的。

  上官梓昕这么想是没有错,她的确一会就知道结果了,只是当她知道结果的时候,一切都太出乎意料了。

  “来人,端好膳食跟本王走!”做好膳食,陆惜南就忙着要端去让那位美人好好品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