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息了京城皇子的叛乱后,一切还仍未结束。

  陆惜南请旨带兵前去迎敌北亭海辰,而上官梓昕则觉得自己其实才是这一切战争的罪魁祸首,于是也向陆惜墨请旨。

  最终,陆惜墨下旨上官梓昕为主帅,陆惜南为副将,慕容明轩为先锋,前往军机大营调兵十万赶往天水城,即日启程,刻不容缓。

  上官梓昕等人到了军机大营之后,上官梓昕二话没说,直接拿出了兵符高举空中:“将士们,我天汶泱泱大朝,如今却被一个小国打到了家门口,这是何等的屈辱,你们甘心么?”

  “不甘心!”将士的回答整齐一致,呼声震耳欲聋。

  “那么就拿出你们的雄风,让我们一起将他们打回老家去。”上官梓昕道,“皇上已经任命我为主帅,明王为副将,慕容少将军为副将,领兵十万出征!”

  “啊……”这一次,士兵们没有立即回话,而是议论了起来。显然对上官梓昕为主帅有些不信任。

  陆惜南正欲开口,却被上官梓昕拦了下来:“将士们,我知道你们不信任我,可是你们想想,如果我真的不值得让你们相信的话,那皇上为什么敢让我做主帅呢?你们不信任我,最多是怕打了败仗,而如果皇上的话,他托付我的不是战争,而是整个江山啊!”

  士兵们想想觉得的确是这样,于是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齐齐高呼:“一切听从主帅号令!”

  上官梓昕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陆惜南与慕容明轩也是会心一笑。

  “那么现在我就开始点兵,点完之后就开始出发。”

  一个时辰后,点兵完毕,上官梓昕带领着十万兵出了皇城。

  “与天水城比邻的是那座城?”骑在马背上,上官梓昕偏头问向左边的陆惜南。

  “天兰城!”陆惜南回答。

  “多久能到?”上官梓昕再度问道。

  “若是平时的话,后天就能到,可现在人太多,怎么着也得四五天吧!”陆惜南语气平淡。

  “四五天?”上官梓昕挑眉,“那样的话海辰岂不是又已经攻下几座城了么?”

  “还不止呢,现在的天兰城已经被攻下了,琴阁琴英与琴风都已经叛变!”陆惜南道,“或许明天早上到了天竹城就能遇上海辰了!”

  “那你还让士兵们走的这么慢?”上官梓昕不解。

  “呵”,慕容明轩浅浅一笑:“昕儿,明王这是不想让士兵长时间处于极度提高警惕的状态,那样的话还没到战场,将士们就先累垮了。”

  上官梓昕这下算是明白陆惜南为什么一直都是一副非常淡定的样子了。哎,看来自己对行军打仗还真是个外行啊!

  又走了半个时辰,天完全黑了下来。上官梓昕则随即下令就地扎营,做晚膳。

  这一日,上官梓昕,陆惜南,慕容明轩三人又在一张桌子上用晚膳了。

  “蠢女人,我又开始想吃你做的饭菜了!”陆惜南似乎在回味着那天的“美食”。

  “是么?”上官梓昕挑眉,她可是知道陆惜南的厨艺那是相当的好,“不过现在我才是你的长官,我命令你,明天我的午膳就由你来做了。”

  陆惜南先是一怔,不过随即又道:“虽然平日里我也觉得自己做的不错,可是在慕容将军面前我可就不敢说了!”

  慕容明轩见陆惜南将事情推到自己身上,赶忙说道:“明王殿下夸奖了,就凭我的厨艺哪能跟你比呢。昕儿,你还是让明王给你做明日的午膳吧!”

  上官梓昕看着两人互相吹捧,只觉好笑。她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两个人会说对方好的。

  “本帅已有决断,明日的早膳就有慕容明轩来做,午膳就有陆公子你来做了,至于谁做的好吃,明日本帅就知道了。”上官梓昕一句本帅让陆惜南与慕容明轩都不得违抗。

  不过陆惜南听到这句话还是开心了起来,好歹拉了一个垫背的:“哈哈,慕容将军,辛苦了!”

  慕容明轩听言也不甘示弱:“彼此彼此!”

  上官梓昕向营帐外看去,外面仍然还在下雪,摆下碗筷,走出营帐,伸手接了一朵雪花在手里,只是很快便化去。

  陆惜南与慕容明轩也跟了出来,看着上官梓昕的举止,陆惜南知道他在想什么:“想以前的事了?”

  上官梓昕嘴角牵出一抹笑容:“是啊,以前在万花谷,下雪的时候谷里的弟子们都打雪仗,可好玩了。”

  “你若是想玩,我们也可以陪你啊!”慕容明轩道。

  上官梓昕摇头:“雪虽然下了一天,也没堆了多少,再说,我们现在是行军打仗呢,又是将领,可不得胡闹。”

  “这有什么,等凯旋回京,本王陪你打一场大大的雪仗!”陆惜南满脸堆笑。

  “是啊,昕儿,到时候我也陪你!”慕容明轩同样满脸堆笑。

  上官梓昕看着眼前这两个男子,心里一阵温暖,这世上,是头一次有两个男子对自己这般好:“到时候你们可别忘了现在说的话。”

  “昕儿曾说过我没资格听昕儿的谎话,现在我也说昕儿没资格听我的谎话。”慕容明轩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便是说绝不食言。

  “真酸!”陆惜南语气不善,应该是吃醋了。

  “我看酸的是明王吧?”慕容明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打击陆惜南的机会,他岂会放过。

  陆惜南“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只留下了一阵好笑的上官梓昕与慕容明轩。

  “如今不比平常,虽然天色还早,但是也抓紧休息吧!”上官梓昕止了笑。

  “末将遵命!”说罢,慕容明轩缓步离开了主营。

  而上官梓昕回营后却是久久不能入睡,她一直在思考到底要怎样才能打赢海辰,现在海辰屡战屡胜,士气很高。

  最后,上官梓昕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睡着的,只是当她醒来不久后,慕容明轩便急匆匆的跑进了主营。

  “什么事,如此慌张?”上官梓昕问道。

  “明王传来消息,说他已经拿下天兰城了!”慕容明轩将刚刚收到的信递了过来。

  上官梓昕伸手接过一看,信上果真是这么说,可仍有疑问:“他一人怎么可能拿下天兰城呢?”

  慕容明轩摇头:“还是赶快下令抜营,前去一看究竟吧!”

  上官梓昕“嗯”了一声,然后便去传令火速前进。

  正午时分,十万大军到了天兰城,便见一黑衣男子在城楼上坐着饮酒。

  黑衣男子往下看了看,一脸得意的笑容:“蠢女人,我孤身一人,一夜之间,便替你夺回一座城池,你可得给本王记头功啊!”

  )F最9新y@章节☆B上酷%匠网。z

  上官梓昕虽然疑惑,可毕竟是看到了陆惜南本人,再加上她一向了解陆惜南的本事手段,便也只得相信了:“那你还不开城门嘛?”

  “来人,打开城门!”陆惜南一声令下,城门“吱呀”一声被慢慢推开。

  上官梓昕领着人进了城,站在陆惜南面前:“究竟怎么回事?”

  而陆惜南则是卖起了关子:“你猜!”

  “还用得着猜么,趁着别人睡觉休息的功夫,明王卖弄自己一身好轻功无声无息的擒了别人的将领可是常用的手段!”慕容明轩十分不屑。

  “那又怎样,本王不也一样收回一座城池么。”陆惜南仍然是得意扬扬。

  慕容明轩冷“呵”一声:“那也是因为琴英与琴风不知道你这种手段,若是遇上海辰,这招怕是不管用了吧。”

  “这个还用的着你说嘛?对待不同的人,本王自然有本王的方法。”陆惜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上官梓昕的面前,将手里的一壶酒递了过去,“尝尝,这可是几百年的佳酿啊!”

  上官梓昕并没有伸手去接,而是说道:“你不听从号令,私自行动,可知道按照军法,是要处斩的?”

  陆惜南闻言脸色一变:“那你的意思是要斩了我了?”

  “看在你夺回天兰城的份上,将功赎罪,但是以后可别再如此擅做主张!”上官梓昕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既然如此,接下来的仗你就自己打吧,本王还得回宫去替先帝守灵呢!”说罢,陆惜南足尖轻点,施展轻功飞离了天兰城。

  “昕儿……”慕容明轩觉得这个做法有些不对,“你这样做,会让将士们心有抱怨的。”

  “我自有考虑!”上官梓昕一句话说的毋庸置疑。

  天水城,一位锦衣男子背着手在殿里来回踱步,此刻外面跑来一个侍卫:“启禀元帅,刚刚收到消息,陆惜南回了天汶京城!”

  男子正是海辰,闻言一张忧愁的脸缓和了几分:“消息可靠么?”

  “千真万确!”侍卫语气坚定。

  “若真是这样,可真是天助我也。”刚刚说罢,海辰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不,不对,你再去打探一遍。”

  侍卫道了一声“诺”,便退出了大殿,只剩海辰一人在里面:“陆惜南,这一次,我一定要亲手摘下你战神的称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