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陆惜南带着人将晚膳端来,上官梓昕让那些人退下后便来到膳桌前坐下,慕容明轩也跟了过来。

  “这可是我花了很大精力才做出来的,好好尝尝!”陆惜南就等着让她好好品尝。

  上官梓昕拿起筷子正准备动筷,却又想到了什么,随即道:“明轩,你那么累,赶快过来吃啊!”

  慕容明轩听言看了一眼陆惜南,然后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菜放在嘴里,眉头微皱。

  “怎么样?味道如何?”上官梓昕迫不及待的问。

  慕容明轩没有立即回话,只是用怨恨的眼神看了一眼陆惜南,然后道:“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陆惜南本来以为会被揭穿,偏过了头,可是他那里知道不但没有被揭穿,还有人和他站到同一条阵线了!

  “是么!”上官梓昕闻言急忙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菜放在嘴里,然后便只听“噗”的一声就将菜又吐了出来,“这就是你说的好吃?”

  “哈哈……,蠢女人,我的厨艺果然是不差的吧!”陆惜南见上官梓昕中计,捧腹大笑。

  慕容明轩也是一阵好笑,原来捉弄心爱的女子也是一件这么好玩的事情。

  上官梓昕见到二人此时的样子方才知道自己中计了:“好啊,你们两个敢合伙骗我,成,看本姑娘今天不收拾了你们!”

  言落,上官梓昕一脚朝陆惜南踢来,陆惜南一时没注意,被一脚踢中,摔倒在地。

  上官梓昕正准备再去狠狠揍他一顿,没想到他却一个飞快的起身后便跑了。

  再看向仍然在笑的慕容明轩,上官梓昕同样没有客气,一脚踢了过去。

  慕容明轩同样中招,只是他逃跑的本事貌似比陆惜南还要好上许多!

  上官梓昕看着落荒而逃的二人,居然情不自禁笑了出来:“敢骗我,看本姑娘不好好收拾了你们!”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上官梓昕没有与陆惜南,慕容明轩说过一句话,无论他们怎么哄她开心,怎么向她道歉,她都完全不搭理。

  就连陆惜南拿出军事机会来说事,她也同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最后还是陆惜南亲自再次下厨,给她认认真真的做了一顿十分丰盛可口的饭菜,才让她原谅了那两个骗她的混蛋。

  吃饱喝足,上官梓昕坐在椅子上拍了拍肚子:“这顿饭真是吃的舒服啊。”

  陆惜南“哼”了一声道:“没见过那么小家子气的女人!”

  “你说谁小气呢?”上官梓昕明知故问。

  “有么?”陆惜南是再不敢得罪这个女人了,并不是因为自己怕她,也不是因为自己斗过她,而是谁让自己喜欢她呢,叹息了一声道:“哦,我是说我,不该那么小气给你做那么难吃的食物的,现在弄得耽搁了几天行军,让百姓多受了几天苦,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啊!”

  慕容明轩也实在是佩服陆惜南这等转瞬之间就能编出一个完全合情合理的理由的本事了,高啊,自己可得好好学学!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本帅每顿的膳食就由你们来做吧!”上官梓昕道。

  “本帅?”陆惜南挑眉,“你是用大元帅的身份命令的么?那么就我就恕难从命了!”

  上官梓昕“嗯”了一声:“命令不了你么?你是要我换个身份?”

  陆惜南听言吓得一时不知如何言语了,斟酌了一会才道:“没有,无论上官姑娘用哪个身份,都能命令得了我!”

  “小轩轩,你呢?”上官梓昕忽然换了一个很亲切的称呼,她自己是这么认为。

  不过慕容明轩好像就被怔了一下了,这个称呼他还真不习惯:“呃……我,我当然也随时听你命令啊,之前不是说了么,只要我一有空,就会给你做的!”

  “嗯”,上官梓昕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现在就出发吧,越过天雪城,直接驻军北月城。”

  酷;{匠网W永久《免;费看i小b说

  上官梓昕传了前进的命令后,天汶近十万大军经过一下午的努力,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北月城。

  上官梓昕看着那些与天汶完全不同的装饰,面露微笑:“这北亭国的装饰还真是别具一格啊!”

  “哼,都是些破烂而已。”陆惜南很是不屑。

  “是啊,明王可是各类家具,奇珍异宝无所不有,在明王眼里,这些也只能算得上是破烂了。”慕容明轩话里似乎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慕容将军过奖了,说到这些,本王那比得上慕容将军呢!”陆惜南对于讽刺的话语不甘示弱,毫不留情的讽刺了回去。

  上官梓昕对眼前这两个男子是彻底无语了,好像只要他们站在一起,就互相看对方极其不顺眼。不过此时的上官梓昕不知道自己才是根源啊!

  慕容明轩正欲再度说出讽刺的话语,却被上官梓昕的话给拦了回去:“好了,你们两个,现在大敌当前,不是吵架的时候,击退外敌再说吧,明王爷,说说你接下来的战争方略吧!”

  “很简单啊,硬拼呗,海辰已经输定了,他前打不过我们,后呢,他是私自出兵,若是胜了还好说,可是如今他节节败退,已经不敢回去搬救兵,而且还败而不敢报,别说打赢他,这次就算是灭了整个北亭都不在话下!”陆惜南分析道。

  上官梓昕与慕容明轩一听都觉得陆惜南说的在理,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要是这么说的话,不出五日,便能与海辰决战了,十日之内,必能灭了整个北亭!”慕容明轩算了一下。

  “为什么非得灭了北亭?”上官梓昕不解了。

  “因为他们的公主害了你,可恨,不可原谅!”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异口同声的说出了一句话。

  上官梓昕一下怔住了,为了自己,就要灭了别人家国?虽然自己挺很聂晓梦的,但是这个貌似还不至于吧。

  “蠢女人,我知道你心善,不过你想想,那海辰都为了聂晓梦要灭了整个天汶了,这样说来的话,北亭这个虎患能留么?况且,这一次可是千古难逢的机会啊!”陆惜南尽量说服着。

  “别的什么家国大业我不管,但是伤害了昕儿你就绝对不可原谅!”慕容明轩也绝对不会放弃这个替心爱女子狠狠报仇的机会。

  看着面前两个男子脸上那愤恨的想吃人肉的表情,上官梓昕知道,就算自己反对,他们也不会听从,哪怕自己不理他们,他们也要替自己报了仇:“好吧,那么我们便攻灭整个北亭后再回京城吧!”

  “嗯!”陆惜南与慕容明轩一齐点头。

  “好了,现在天色已晚,你们都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早便准备开战!”上官梓昕开始下逐客令。

  “蠢女人,这么早,休息个什么,有我在,就算是一夜不睡本王都能轻轻松松灭了海辰那只蚂蚁的!”陆惜南完全不屑。

  上官梓昕有时候正想狠狠揍陆惜南一顿,她是真看不得他这般睥睨天下的样子:“我知道你有本事,但是同样不可轻敌!”

  陆惜南看的出来蠢女人是生气了:“好吧,那我就去休息了。”

  言落,不等慕容明轩和上官梓昕说几句短暂的告别话,就直接拉着慕容明轩出了上官梓昕的营帐。

  “明王,虽然你是君,我是臣,可是你这也太不礼貌了吧!”慕容明轩很是不满意自己就这样被拖出了营帐。

  “少废话,本王有事和你说。”陆惜南放开了紧抓着别人衣服的手。

  “何事?”慕容明轩觉得陆惜南说有事就绝对不是小事。

  “还能是何事,就是明天打仗的事,我刚刚说硬拼是为了让蠢女人安心,你真的以为硬拼能赢?”陆惜南才不觉得慕容明轩会看不出来。

  慕容明轩道:“话是你说的,你自己想办法解决!”

  陆惜南道:“你忍心看着蠢女人上战场么?万一一个不小心受伤了你不心疼么?”

  慕容明轩闻言微微蹙眉:“你的意思是……?”

  “现在就出战!”陆惜南道。

  “现在?”慕容明轩挑眉,“你还想像之前那样孤身夜袭么?这对海辰貌似不管用吧?”

  “当然不会!”陆惜南道,“所以我才找你来商量一个对策,这就是我想和你说的事情!”

  慕容明轩就那么紧紧盯着陆惜南,从前,他认为自己对上官梓昕的爱不输给陆惜南,可是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对上官梓昕虽然宠,却没有陆惜南为她做的多,或者说他替上官梓昕做的只是一些小事,而陆惜南为她做的才是真正替她好的事。

  “喂!”陆惜南看着面前一下呆愣了的男子大喊一声:“哑巴了?”

  慕容明轩经过这么一喊才回过神来:“那你的意思是打算怎么做?”

  陆惜南摇头:“暂时没想好,所以才叫你来商量!”

  就这样,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商量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开始他们的计划了。

  而在他们实行计划的时候,上官梓昕还在酣睡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