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官见拦不住陆惜墨,只得由了他。

  陆惜墨见百官不再阻拦,走出了金銮殿,百官因为担心陆惜墨的安危,一起跟随在了他身后。

  一柱香的功夫,陆惜墨与百官便来到了皇宫门口上的城楼。

  往下看去,只见几方人马此时正厮杀在一起。

  而正在奋战的陆惜荣也在这时看到了城楼上的陆惜墨,骑马返回手下将士的后面,拿过弓,取来箭搭上之后瞄准陆惜墨,然后一箭射了过去。

  “嗖”的一声,离弦之箭快如闪电袭向陆惜墨,陆惜墨一把牢牢抓住了朝自己射来的箭。

  “皇上……”王嘉担心的叫了一句。

  陆惜墨看向那射箭之人,心里不禁感慨,曾经的兄弟,虽然也是敌人,但也只是在暗处,如今却也摆在明面上来了。

  陆惜荣见一箭未曾射中,又是一箭袭来,陆惜墨看着那再次袭来的箭,一挥衣袖,一股风劲将箭反打了回去。

  陆惜荣没想到陆惜墨会来这一招,情急之下,将身子偏在一侧,那只箭与他擦肩而过。

  陆惜南虽然在杀敌,却是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看的清楚明白,本来他还顾及着几分兄弟之情,如今看来,也用不上了。只是现在离陆惜荣太远,又有诸多士兵挡着,一时拿陆惜荣无招,只好先擒下陆惜建。

  陆惜南突然凌空跃起,奔着陆惜建飞去。陆惜建一时还来不及反应,便见陆惜南已经到了近前。

  一脚将陆惜建从马背上踢到在地,陆惜南骑在了马背上,然后手里的剑快速抵在了陆惜建脖子处:“让你的兵住手!”

  “哼!”陆惜建歪过头,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陆惜南见状只好大声喊到:“陆惜建已经被擒,我知道你们是无辜的,只要现在住手,本王一概既往不咎!”

  陆惜南话落,只见陆惜建的那些兵士果然全都停下了动作向这边看来。

  正在厮杀的陆惜荣人马与上官梓昕人马也都跟着停了下来。

  “五弟,你不想眼睁睁看着六弟因为你的冲动而丧命吧?”陆惜南以此相威胁。

  陆惜荣闻言沉默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做,只是静静的看着这边。

  “我说了,我可以给你们机会,只要你现在撤兵。”

  陆惜南言落,陆惜荣仍然是没有说话,只是这么看着。

  “五哥,不用管我,是我没用,你只要替我报仇就好了。”说吧,陆惜建自己撞在了陆惜南的剑上,锋利的剑穿过了他的喉咙。

  “六弟……”

  “惜建……”

  “六哥……”陆惜墨闭眼低喃一句,“你这是何苦!”

  “哎,建王殿下这是咎由自取啊”王嘉叹息了一声。

  “陆惜南,我要你偿命。”陆惜荣大怒,骑马再次领兵攻来。

  上官梓昕与段星陵带领着人再次迎敌。

  陆惜南虽然心里难过,可现在当务之急是先解决战争:“建王已死,你们若是想要活命。就跟随我擒下反贼,戴罪立功!”

  原本陆惜建的士兵齐齐唱“诺”,跟随着陆惜南再次陷入战乱。

  陆惜荣就像疯了一样,使尽最大力气,用尽最大本事,疯狂的杀戮着,如今他也只能靠杀戮来发泄了。

  陆惜南,上官梓昕,段星陵三方人加起来也只有六千人,经过一会的功夫,只剩下四千人,又在收服了陆惜建的人后加了三千,剩下七千人。而陆惜荣的一万人,此刻也只剩下七千人。双方可说是势均力敌。

  又加上陆惜南擅长打仗,陆惜荣已渐渐处于下风。

  此时,陆惜南身后却又冲进来一批人马,看队伍应该也有上万人,而领头的却是慕容明轩。

  “宗王,你已经被包围了,投降吧!”慕容明轩的声音飘荡空中。

  陆惜荣回头一看,苦笑一阵,命令道:“都住手!”

  他的士兵住了手,陆惜南也下令自己的人住手。

  “看来你们是一早就算计好了啊!”陆惜荣语气似乎感叹,又似乎庆幸着什么。

  “五弟,你还不投降么?”陆惜南显然已经没有了早先的耐心。

  “投降?”陆惜荣挑眉又是一阵仰天长笑,“若是我投降了,还能活下去么?”

  陆惜南语气坚定的道:“当然!”

  陆惜荣冷“呵”一声:“四哥,收起你的虚情假意吧,你骗得别人,可骗不了我。”

  陆惜南听言一时也没有了话语,虽然以前他们是明争暗斗,可是他一直都是念着几分兄弟情义的,如今看来,陆惜荣怕是从来没有念过。

  顿了一会,陆惜荣又接道:“这么多年,四哥你的聪明才智,你的功劳,父皇对你的宠爱,放纵,都远远高过我们其他的皇子,我与你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也是每次都输给你,只因为你心机城府都比我深,运气也比我好,不过今天,貌似我该赢一次了!”

  `{最F新章节6上@r酷匠FL网r¤

  “你认为你还赢的了么?”陆惜南语气平淡,似乎是为了陆惜荣一点也不念兄弟情而有些伤怀。

  “从现在的情形来看是赢不了。”陆惜荣道,“不过我还留了一张王牌呢。”

  说吧,陆惜荣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弹,伸手一拉,那信号弹便冲向空中,“砰”的一声炸响。

  信号弹响了之后,在慕容明轩人马的背后又出现两万人。

  当那两万人走近后,陆惜南大喝道:“尔等不在外面迎敌,保卫家国,怎么来了这里?”

  “四哥,现在你该认输了吧?”陆惜荣道,“我。让他们全部从前线撤了回来,北亭国的海辰怕是也很快就会打到了这皇宫门口来了!”

  陆惜南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这些人一定都是遭到了什么威胁,同时,他也觉得陆惜荣简直是疯了:“你疯了么?你这么做,就算你赢了,你做了皇帝,怕也是做不了几天吧?”

  “原本我是想做皇帝,可如今我做不了,也就不想做了,不过……”陆惜荣顿了一下,“别人也别想做!”

  上官梓昕在一旁听到一切消息后,心里恨透了陆惜荣,这个人,居然如此不择手段。为了一个位置,居然葬送自己的家国。

  “你到底是怎么威胁他们随你一起造反的?”陆惜南觉得这个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很简单,我只不过让琴阁的弟子绑架了他们的家人,他们如果不听从我的命令,那么便全家陪葬!”陆惜荣回答的很是轻松。

  琴阁是陆惜荣的势力?那么自己之前被琴阁的人绑架就是陆惜荣主使的了,上官梓昕现在才想明白为什么琴阁的人要绑架自己,原来真正的目标是陆惜南。

  “你知道你有多可恶么?”陆惜南愤恨的看着面前这个与自己同父异母,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弟弟。

  “哼,可恶又怎样?你现在还不是不敢动我了么?因为你怕我杀了那些无辜的人。”陆惜荣大笑,“四哥啊四哥,你就是心太善。这是优点,却也是你最大的缺点!”

  “嗖”的一声,一把剑向陆惜荣袭来,陆惜荣快速一个转身躲过,看向扔剑之人:“上官姑娘,你这剑可真准!”

  “礼尚往来,宗王几个月前绑架了我,这一剑就当是我给宗王回的礼了!”上官梓昕悠悠说道。

  “是么?不过本王可是生气了呢!”说罢,陆惜荣就要下令再次发动战争厮杀。却听得一阵马蹄声。

  随着马蹄声越来越近,然后渐渐消失之后响起了一道声音:“五弟,住手吧,你输了!”

  陆惜荣向后看去,只见一人身着一袭王爷蟒袍,身后除了士兵还带着那些出现将领的家眷。

  陆惜荣闭眼摇摇头:“二哥啊二哥,没想到你也帮着陆惜南兄弟啊!”

  刚刚说话之人正是陆惜华,此刻闻言只得劝道:“父皇遗旨没有传位于你,便是没有,你这又何必呢,如今束手就擒,或许新帝念着以前的兄弟情义,还能够赦免你!”

  “没想到二哥你也说出这等话来,也罢,像你这样母妃出身宫女,没有什么外戚帮助的人,也只能如此了!”陆惜荣有些打击的意味。

  陆惜华受了打击,却也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仍然是那样:“五弟说的倒也是,不过这也正让我能够活到现在,像五弟这样的,命都保不住,若是能够重来,让我自己选择,我还是想选择一下这个出身!”

  正在二人说话之际,又是“嗖”的一声,一只箭向陆惜荣射来,这一次,因为陆惜荣没有防备,直接被射穿了心口。

  而那射箭之人却是城楼上站着的紫衣男子陆惜墨,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所有人都为之惊了一下。

  陆惜墨看着身体倒在地上的五哥,高声道:“朕,虽然念兄弟之情,想要放过反贼陆惜荣,可奈何他不知悔改,故,朕杀了他,因为朕要你们知道,天子虽然宽容,但也有限度,你们若是还有人想反,尽情放马过来,若是想要归降,朕既往不咎!”

  陆惜墨话落,在场数万人除了上官梓昕外全都跪地山呼万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