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梓昕在与蓝天云商量之后,便赶往医门调派人手。

  匆匆忙忙带了两千人便往京城皇宫赶去。到了皇宫门口,却看见前方早已有几千人守在哪里,不知道是谁的势力。

  片刻后,段星陵也带着两千人赶到。

  “前方的将士是谁带来的?”段星陵看着前方的士兵问。

  上官梓昕摇了摇头:“不知道!”

  皇宫内,凤栖殿。

  宁媚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你怎么在这里?难道不知道没有皇上旨意,任何男丁不得踏入后宫半步么?”

  “你说的对,没有皇上旨意,我是不能来后宫,可是如今是皇上让我来的,或者说是新帝。”陆惜南道。

  “新帝?”宁媚刚开始没反应过来,微微挑眉后大惊,“你们是要造反?”

  “我看造反的是你,先帝遗旨,七皇子陆惜墨登基为帝。”陆惜南道,“如今新帝让我来找你算账。”

  “不可能,这不可能,皇上昨天还好好的,一定是你们谋反害死了皇上。来人啊,将这个乱臣贼子拉下去处死。”宁媚语气很是激动,可当她话落,却无一人听她命令,“你们,你们敢不听本宫的命令?不怕本宫杀了你们么?”

  “来人,宁氏女宁媚,心狠手辣,蛇蝎心肠。害死先皇后,如今新帝有旨,将她贬为庶民。押入天牢。择日问斩。”陆惜南言落,一群手持刀剑的侍卫跑进凤栖殿,将宁媚押了下去。

  宁媚被押之际还大声嚷嚷着:“我是皇后,是皇上的妻子,是宗王与建王的母亲,谁敢押我?本宫让你们不得好死。”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0v

  宁媚被押下去后,陆惜南便去了金銮殿。

  到了金銮殿,只见一袭紫色锦衣的陆惜墨高坐在金銮殿上,下面站着文武百官正在议论纷纷。

  见到陆惜南来,丞相王嘉上前问道:“明王殿下,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陆惜南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走到殿中央跪在了陆惜墨面前:“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陆惜墨淡淡的道了一句。让场中百官都倒吸一口凉气。

  “谢皇上!”陆惜南站起身,“先皇驾崩,遗旨传位墨王。花公公,太医院首张太医都可作证,本王知道你们一时无法接受,可这是事实,刚刚我已经收到消息,建王陆惜建带兵五千包围了关皇宫,试图谋反。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除了这个逆臣。”

  说罢,陆惜南再次跪在了地上:“臣请缨出站,请皇上批准。”

  陆惜墨像有什么心事一样,一脸雾霾:“准奏!”

  “诺!”陆惜南领命起身,带上人马迎战陆惜建去了。

  “敢问墨王,先皇真的传位于你了么?”王嘉还是不太相信,因为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

  陆惜墨看了一眼王嘉,语气坚定的道:“是!”

  “王丞相,这是先皇遗旨,你过目。”花公公将那份伪造的遗旨递给了王嘉。

  王嘉接过手一看,居然没能够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是了,是了,这的确是先皇的字迹!”

  说罢,王嘉跪在了地上:“臣王嘉参见皇上,皇上万岁!”

  百官一看连丞相都叩头了,他们那你能不叩呢,一起跪在了地上山呼万岁。

  “众爱卿平身。”陆惜墨仍然语气淡淡。

  “敢问皇上,先皇遗体在哪?何时安葬?皇上又什么时候举行正式的登基大典?”王嘉问道。

  陆惜墨听闻这一席话后,认真的思考了起来:“各位爱卿认为该如何呢?”

  皇宫门口,陆惜建骑马走到上官梓昕与段星陵对面:“段公子与上官姑娘带了这么多江湖人士到皇宫门口,是想要造反么?”

  “不敢!”段星陵回答道。

  “那就赶快撤回去,本王还可以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要不然的话,就别怪本王以谋反之罪杀了你们。”陆惜建其实也是心里担心到了极点,这皇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现在都还不知道呢。

  “那建王带兵在这皇宫门口,也是可以说成想要谋反了?”上官梓昕挑眉,这陆惜建想吓唬她,怕是本事还没到家。

  “哼,不知好歹的黄毛丫头,你要是不走,我立刻杀了你!”陆惜建眼神恶狠狠的道。

  “那就看建王殿下有没有这个本事了。”上官梓昕很是不屑。

  “六弟,废什么话,直接杀了她!”陆惜荣的声音从上官梓昕等人背 后的四千多人身后响起。

  放眼望去,陆惜荣的身后应该有一万人之多。

  “五哥!”陆惜建一脸兴奋的看着陆惜荣。

  上官梓昕见到那人的确是陆惜荣后,用质问的语气说道:“宗王不在前线打仗,怎么回来了?”

  陆惜荣冷“呵”一声:“这天汶江山都要易主了,若是再不回来的话,只怕我不久便要命丧九泉了吧!”

  “宗王现在回来难道就敢保证自己不会命丧九泉了么?”上官梓昕挑眉。

  “最起码比坐以待毙来的要好!”陆惜荣道。

  “呵,宗王殿下还真是本事啊,远在千里之外,却都能知道京城的消息!”上官梓昕原本觉得陆惜南与陆惜墨的手段已是高明,如今看来,这陆惜荣也是不遑多让。

  “有什么遗言,现在交代吧!本王可没时间和你们啰嗦!”陆惜荣似乎有些心急。

  “宗王就敢断定赢的人一定是你么?”上官梓昕不知道陆惜荣那里来的自信。

  陆惜荣却是反问道:“难不成还能是你?我与六弟加起来一万五千人,你们不过四千人,有赢的可能么?”

  “原来宗王打仗是用人数来算的?”上官梓昕取笑道,“难怪会被北亭小国都打的节节败退啊!”

  “你找死!”陆惜荣就要下令发动攻击,可是却听得“枝呀”一声,宫门被打开。

  陆惜南带领着两千人从里面骑马出来:“五弟六弟真的是好威风啊!”

  “哼,再威风哪能微风的过四哥啊,我还以为如今的四哥已经龙袍在身了呢!”陆惜荣没想到陆惜南居然还没称帝。

  “我也想啊,不过父皇还是觉得我不能胜任。在遗旨上传位了我们的七弟。”陆惜南道。

  “遗旨?”陆惜建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难道父皇……?”

  “六弟,四哥不过是说谎罢了,父皇的确已经驾崩了,不过根本没有遗旨!”陆惜荣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陆惜建感觉自己真的无用,明明自己就身在京城,却不知道,五哥身在千里之外,却是比自己清楚。

  “五弟怎么知道没有遗旨呢?你身在千里之外,还能比我这个亲眼见到父皇闭眼嗯人还清楚么?”陆惜南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等同造反?”

  “造反?”陆惜荣挑眉,“造反的是你吧?”

  “我今日来这里,只是想给你一个机会,你若现在撤兵,或许皇上还能看在往日兄弟的情义上不予追究。”陆惜南还是希望能够不动兵力就解决了问题。

  “陆惜墨做了皇帝,能够放过我们?简直痴人说梦!”陆惜荣才不相信这样的鬼话。

  “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就不为身在凤栖殿的皇后考虑么?”陆惜南故意以此相威胁。

  “你将我母后怎样了?”陆惜荣担心的问。

  陆惜建也是焦急:“四哥,你不会对母后动手吧,那样的话你可是大逆不道。”

  “我对不对她动手,看你们如何做了!”陆惜南道。

  “五哥?”陆惜建看向陆惜荣。

  陆惜荣微微眯了眯眼睛:“成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六弟,如果我们现在投降的话,我们和母后都要死。如果拼死一博的话,一切都还未必。”

  “五弟果然好气魄,我说了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机会,至于要不要,随便你们,兄弟做到这个份上,我也仁至义尽了。”陆惜南早就料到陆惜荣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陆惜荣言落,对身后的士兵命令道:“将士们,给我杀。”

  陆惜荣身后那些士兵听言向着上官梓昕与段星陵的方向冲去。

  上官梓昕领着人也向陆惜荣冲了过去。段星陵也跟着帮忙上官梓昕。

  “将士们,成败在此一举。杀敌十个赏千金,杀敌一百封万户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陆惜南拿捏住了这点,大声命令着。

  果不其然,他身后几千兵士朝着陆惜建冲了过去。

  几方人马霎时间厮杀在一起,不多时,便见尸横遍野。

  皇宫,金銮殿。

  陆惜墨坐在龙椅上:“既然都商量不出个解决的方案,便等宫廷外的战争结束再说吧!”

  百官齐齐唱“诺”,然后陆惜墨起身:“我去宫廷外看一看战况!”

  “皇上,万万不可啊,保重龙体啊!”王嘉阻止道,“皇上如今不比从前啊!”

  陆惜墨听言却仍然坚持:“不过就在城楼上看看而已,不碍事!”

  “皇上三思啊。”王嘉说罢,百官齐齐道了一遍:“皇上三思啊。”

  陆惜墨突然就没有了耐心,大怒道:“究竟你们是皇帝,还是我是皇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