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梓昕无语的看着面前的两位美男:“要想在这里用晚膳也可以,先给钱!”

  呃……两人一脸黑线,随即陆惜南道:“蠢女人,你还欠我几百万两银票呢,所以我可以不付钱了。”

  “行,这一顿饭让你吃,就算还你那几百万两了。”上官梓昕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两人又是一脸黑线,陆惜南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太腹黑了:“有谁的晚膳一顿能管几百万两?”

  “我的啊!”上官梓昕道,“你若是不想吃,现在就可以走,又没人留你。”

  “你的晚膳又不是你亲自做的,管不了那么多钱。”陆惜南一脸臭表情。

  “我做的一顿饭就能管几百万两么?”上官梓昕挑眉。

  陆惜南似乎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过还是硬要面子的道:“当然,如果你亲自下厨做出来的一定能值几百万两。”

  说罢,陆惜南又拐了拐慕容明轩:“是吧,慕容将军?”

  慕容明轩浅浅一笑:“是啊,若是昕儿做出来的一定能值几百万两,不过嘛,凭我和昕儿的关系,昕儿应该是不会收我钱的吧?”

  “不收!”上官梓昕说完,慕容明轩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得意的看着陆惜南。

  陆惜南正不满的想说些什么,又听上官梓昕道:“才怪!”

  “哈哈,慕容将军,看来蠢女人对你也不例外啊。”陆惜南一句话将慕容明轩得意的神情打落。

  上官梓昕站起身向膳房走去:“本姑娘去给你们做晚膳。”

  “我来监督你,你可别想作弊。”陆惜南跟着去了膳房。

  “让我也来看看昕儿到底是何等厨艺。”慕容明轩也不甘落后。

  进了膳房,上官梓昕摒退了膳房里的人,然后自己动手做饭菜。

  “既然是你们都付了那么多的饭钱,想吃什么菜市场尽管点吧!”上官梓昕很是大方的说道。

  “清蒸鱼……”

  “紫叶烤鸡……”

  “炒鹅肉……”

  “闷鸭……”

  “飘香汤……”

  陆惜南和慕容明轩一起点了几十道菜,让上官梓昕很是无语:“二位大爷,你们点了这么多菜,是想让我从现在做到明天早上么?”

  “那我可管不着,你将我点的做好就行。”陆惜南势必是要吃到自己刚刚点的十几道菜。

  “没关系,只要是昕儿你做的,多久我都可以等!”慕容明轩也是舍不得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上官梓昕对两人翻了翻白眼:“那这样的话我还是不做了吧!”

  “你还欠我银票呢。”陆惜南以此相威胁。

  “日后还给你。”让她做那么多菜,她宁愿还钱。

  “好吧,看在实在菜太多的份上,我和慕容明轩所点的菜全部减半。”陆惜南退了一步。

  “是啊,如果真的做不出来就少做一些吧。”慕容明轩是真的想吃心爱女子做的饭菜。

  “不后悔?”上官梓昕看着二人问。那二人一起点头表示绝不后悔。

  “那我就动手了。”说罢,上官梓昕开始做起饭菜来。

  看着上官梓昕那娴熟的动作,陆惜南和慕容明轩都以为她的厨艺很好,可是不久之后,他们便知道他们都错了。

  一个半时辰后,上官梓昕将所有的菜全部做好,然后让人来端到了落花苑前的玉桌上。

  盛好饭,陆惜南与慕容明轩坐在玉凳子上拿起筷子准备用膳。

  陆惜南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然后“噗”的一下吐了出来:“怎么这么甜?”

  与此同时,慕容明轩也将吃外嘴里的东西“噗”的吐了出来:“这个也太甜。”

  “蠢女人,你不会将白糖错当盐来放了吧?”陆惜南张大嘴巴看着对面的女子。

  上官梓昕则是无所事事的道:“我怎么知道,以前我又没做过饭菜,这可是我第一次做饭菜哎,你们若是不想吃的话就算了,我自己吃!”

  上官梓昕拿起筷子就要夹菜,却被陆惜南给挡了下来:“这是我和慕容明轩出了钱的,只能我们吃!”

  上官梓昕放下了筷子:“那就快点,我今日想休息了。”

  “一定。”陆惜南不再说话,因为他要抢菜吃,就在他说话这会功夫,慕容明轩已经大口大口的吃了好多菜。

  不久后,二人用筷子打起驾来。

  慕容明轩想去夹鱼肉,被陆惜南挡下:“这盘菜是我点的。”

  陆惜南趁着慕容明轩不注意,夹了一块烤鸡,慕容明轩发现之后,硬是要夹一块鱼肉,要不然就让陆惜南赔钱。陆惜南无奈,只好让他夹了回去。

  上官梓昕在一旁看着两个美男像几岁小孩一样的打闹不由觉得好笑。这两个男人,简直就是一对活宝。

  不多时,十几道菜便被二人一扫而空。

  慕容明轩摸了摸撑起来的肚子:“除了味道稍微有点怪以外,其实还是蛮好吃的。”

  “小心晚上回去吐死你!”陆惜南碎骂了一句话。

  “明王的意思是这饭菜很难吃咯?”慕容明轩将了一军。

  “不说难吃,也不好吃。不过本王爱吃!”陆惜南也怕得罪自己心爱的女子啊,所以话还是说的很中肯滴。

  “用完了晚膳,你们还不准备走么?”上官梓昕开始下逐客令了。

  “蠢女人,你一直急着赶我们走,这让我很好奇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陆惜南打量着上官梓昕的表情。

  慕容明轩刚开始还不觉得,经陆惜南这么一说,他也是仔细的看着上官梓昕的反应。

  而上官梓昕则是很随意的回答:“随便你怎么想,反正你们赶快走,我要休息了!”

  “那就是你怕我们偷看你的身子。”陆惜南一句话说的很是轻浮。

  慕容明轩也没想到陆惜南说话居然这么直接,这么大胆。

  好在上官梓昕也没说什么,只是怒瞪了陆惜南一眼,便吓得陆惜南连忙起身告辞。

  慕容明轩看着陆惜南离去的背影摇头笑了笑:“明王从不近女色,在天汶更是无人敢不尊敬他。可以说他名义上是王爷,实际上……没想到如今会怕了你。”

  “说完了么?”上官梓昕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道。

  慕容明轩知道上官梓昕的忍耐已到了极限,连忙起身:“告辞,明天再过来看你。”

  言落,慕容明轩步伐不急不缓的出了落花苑,回了将军府。

  上官梓昕在慕容明轩刚走出落花苑后,就回了房间就寝了。这一夜,言棠没有来。上官梓昕也没去找她,随她吧,只要她开心,在哪都好。

  又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这一个月里,陆惜南与慕容明轩每天都会来蓝府走一遭。

  这日,上官梓昕刚起榻,就见到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

  “上官姑姑,主子让我来给你送棉袄。”一个仆从在落花苑叫道。

  上官梓昕推开房门走出去,只见那人捧着一件黑色棉袄。刚想伸手接过。场外便响起了陆惜南的声音:“要穿棉袄也得穿本王送的。”

  上官梓昕看向陆惜南,陆惜南仍然跟往日一样,一身黑衣,并没有穿棉袄,只是手里倒是拿了一件。上官梓昕奇怪,他不冷么?

  “蠢女人,这是我给你做的棉袄。”陆惜南将棉袄递到上官梓昕面前。

  上官梓昕挑眉看着那件和雪一样白的棉袄,没想到陆惜南的语气也能如此柔和:“你做的?”

  “不可以么?”陆惜南反问道,“还是你嫌弃我做的不好?”

  上官梓昕没有说话,伸手将棉袄接了过来,然后披在了身上。

  “你可以回去了。”陆惜南对那蓝府的仆从吩咐。

  那名仆从道了声“是”便回去交差了。陆惜南看着上官梓昕穿上哪雪白的棉袄,与此刻正在落下的雪相得益彰。

  “这棉袄穿在你身上真好看,与这冬天的雪相得益彰!”陆惜南第一次微笑的对上官梓昕说话。

  “最近一个月,陆惜荣连连传回败报,你还不出手,天汶就要被北亭小国给灭了。”上官梓昕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

  “不急,就算海辰再破我天汶十座城池,我也能将他们赶回老家去,甚至灭了他们!”陆惜南丝毫不将败报放在眼头。

  “自信虽好,可若是自负,怕要出大麻烦!”上官梓昕道。

  “你不相信我?”陆惜南挑眉。

  上官梓昕摇摇头:“倒也不是,只是死了那么多的士兵,你就不心疼么?陆惜荣此次带去的士兵里可能有些曾经和你一起并肩战斗过!”

  顿了顿,上官梓昕又接道:“就算不考虑他们,你就不考虑百姓么?天下兴亡,苦的都是百姓。”

  陆惜南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上官梓昕考虑的居然如此之多,她这样的人,只可惜是女儿身:“你说的有道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一会我就去皇宫请父皇让我前去。”

  上官梓昕听言道:“救天下百姓与苦难,怎可懈怠,还是越早越好。”

  “也好,那我现在就去。”言落,陆惜南出了蓝府,赶往皇宫。

  陆惜南前脚刚走,慕容明轩就来了落花苑。手里拿着一件棉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