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半个多时辰过去,宁氏父女领着数百侍卫到了无回崖。

  “上官梓昕?”宁品柔被吓了一跳,胆怯的问:“你……是人……是鬼?”

  “宁大小姐希望我是人呢?还是鬼呢?”上官梓昕看都没看那说话之人一眼。言棠则是十分眼红的看着宁品柔,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你这个贱人。”宁品柔完全没有淑女形象的破骂一句。

  “品柔,休要口无遮拦!”宁然没想到平日里端庄贤淑的妹妹居然说出这般不堪入耳的话语。

  “哥哥,快过来。那边危险。”宁品柔还在担心着兄长的安危。

  “贱人骂谁?”上官梓昕毫不动怒的问。

  “贱人骂你。”话刚出口,宁品柔便发现自己貌似中计了。

  “哈哈哈哈……”在场人不禁大笑,连宁氏侍卫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很好笑么?都给我闭嘴。”宁品柔怒火中烧,骂了宁家侍卫,宁家那些侍卫顿时乖乖闭了嘴。

  宁致虽然也动怒,不过还算比较冷静:“上官梓昕,你想怎样?”

  上官梓昕看了看宁致,缓缓道:“还能怎样,侯爷几个月前和我玩了一个游戏,我已经死过一次,今天这个便想请侯爷也父女也死一次,如果你们从这里跳下去没死的话,我就既往不咎,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

  “让我去死?你是在痴人说梦么?”宁然道。

  “侯爷若是不想自己跳下去也行,那就得看你有多大本事了,能不能从我手中逃脱,想必侯爷也是清楚我的手段的,就你带的这点人能不能帮助你从我手中逃掉,你心中应该有数。”上官梓昕道。

  “哼,想吓唬我,没门!”宁致一字一顿的道。

  “侯爷果然好胆量,那就试试吧。”上官梓昕话音未落,慕容明轩已经飞起,眨眼之间,已经将宁致擒下。

  “昕儿,那用的着大动干戈呢,擒贼先擒王嘛。”慕容明轩永远都是那浅浅的笑容。

  “爹!”宁然与宁品柔都一齐惊呼。

  “还有你。”蓝天云一道真气向宁品柔打去,宁品柔根本来不及躲闪,中招倒地,嘴里喷出一口鲜血。

  “品柔。”宁然忙不迭的跪倒上官梓昕面前,“师傅,品柔年幼不懂事,你就放过她吧,她有什么冒犯你的地方我来替她承担。”

  “然儿。”宁致大叫一声。

  “你来替她承担?如何承担?替她去死么?”上官梓昕摇摇头,“不需要。”

  “师傅,我知道,我没为你做过什么,没尽到一个做徒弟的本分,可是看在我毕竟叫了你那么多声师傅的份上,你就饶过我的家人吧。”宁然几近哀求。

  可是上官梓昕却如铁了心一般:“一人做事一人当,他们既然做了,就应该自己承担,你若是现在起来,我还认你做我徒弟,若是不然,你也不要在管我叫师傅了。”

  可是宁致仍然不肯起来:“一命换一命。既然师傅执意不肯放过他们,那就让我来偿命吧,只希望师傅能放过他们其中一人,至于放谁,就全由师傅决断了。”

  说吧,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宁然已经从无回崖上往下跳了去。

  “宁然。”上官梓昕大叫一声想要阻止宁然,可是那里还有宁然的影子呢。

  本想叫慕容明轩去救人,可是他正擒着宁致,蓝天云的轻功不好,也追不上。看来,宁然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上官梓昕闭眼叹息一口气:“宁致,宁品柔,既然宁然为你们偿了一条命,你们父女决定一下谁生谁死吧!”

  “我活到这把年纪,还断了命根,活在世上也已经没有什么期望。索性就杀了我吧。”宁致亲眼看着儿子死在自己眼前。已近崩溃的边缘。

  “不,爹,都是因为我的嫉妒心才害了你,您养育了我那么多年,我还没位您尽过孝道呢,这一次,就让女儿我替您去死吧。”宁品柔知道反正是活不成,还不如替父去死。

  “我只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选择。”上官梓昕道。

  “女儿,好好活下去,为父先走了。”言落,宁致咬舌自尽。

  “爹!”宁品柔眼泪夺眶而出。

  “我答应了宁然留下一人的性命,可是也没答应就能这么轻易放过。阿棠,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只要留下她的性命便好。”上官梓昕道。

  言棠听言,拔出平日里佩戴的剑,施展轻功飞至宁品柔面前。毫不犹豫的一挥。

  “嗖”的一声,宁品柔双目流血,被言棠毁了眼睛,成为盲人。

  在场之人不禁唏嘘言棠的狠辣,可是一想到言棠被无数男人玷污了清白,又觉得言棠这么做还不够。

  果然,又是“嗖嗖嗖”的几声,言棠砍掉了宁品柔的一只耳朵,一只手。

  上官梓昕都没有想到言棠出手会如此狠辣,看来她真的是伤的体无完肤,上官梓昕内疚感再次油然而生。

  可是言棠仍然不肯罢手,又用剑划伤了宁品柔的脸。宁品柔原本一张漂亮的脸蛋如今满脸是疤。

  “阿棠!”上官梓昕叫道,“我答应了宁然留她一条命。”

  言棠听言,又是狠狠的划了几剑才肯住手。

  那些宁家的侍卫此时全都傻眼了,担心自己还能不能活。一个个脚都在抖。

  “今日的事情与旁人无关,若是有想要为你们主子报仇的,现在就可以动手了。”上官梓昕看着那些宁家侍卫说道。

  宁家那些侍卫一听,明知自己都不是对手,齐齐逃命去了。

  上官梓昕慢慢的走到言棠身侧:“阿棠,如今仇也报了,就不要整日拉着一张脸了,开心些,给点笑容。”

  言棠默默看了上官梓昕半晌,没有说话。

  “走吧,回蓝府。”上官梓昕拉着言棠的手准备离开无回崖。

  那料言棠却是不肯走,当上官梓昕回转头看她时,只听她道:“少主,我想回谷了。”

  这一句话再次让上官梓昕的心痛了起来,她又何尝不想回谷呢。不过还是笑着道:“快了,我们出来四个多月了,再有几个月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我现在就想回去了。”言棠真的是不想再待在天汶了,她一想起天汶,便会想起那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地下室。

  “你如果真的想回去,也再等几天吧,我安排你去别的地方,暂时不要回谷,好么?”上官梓昕小心翼翼的道。

  言棠湿润了眼眶,半晌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只要能离开天汶这个鬼地方,去哪里都好。

  “我们现在先回蓝府住几日。”上官梓昕仍然拉着言棠的手,徒步向蓝府走去。

  蓝天云,慕容明轩也跟着徒步走去。而睡在地上的宁品柔则是学着她的父亲宁致一样咬舌自尽了。没了耳朵,眼睛和手,还不如去死。

  走到半路,正好遇上赶回无回崖的陆惜南:“这么快你们就办完事了?”

  慕容明轩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陆惜南,陆惜南也只是道了一句:“没想到平日里一无是处的宁然还在最后关头做了这么一件事,倒是让我对他刮目相看了。”

  慕容明轩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听上官梓昕问道:“陆惜荣出征了么?”

  “出了,我亲眼看着他出征的。”陆惜南道,“不过现在我貌似要去皇宫禀报朝廷命官,皇亲国戚文平侯以及宁氏兄妹死在无回崖了。”

  上官梓昕冷“呵”一声:“北亭公主前脚死在天汶,后脚死了宁致,和宁致的一双儿女,你就不怕气到你的父皇?”

  “气到又能这样,这种事情想瞒也瞒不住,纸包不住火。早晚他都会知道。”陆惜南道。

  接下来,一路无话,直接到了蓝府,陆惜南则是进了皇宫。

  半个时辰后,皇宫御书房。

  皇帝一章拍在桌子上,响声震耳欲聋,足见皇帝之怒:“放肆,这些逆贼,居然胆敢杀害朝廷命官。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如今不是愤怒的时候,我们要做的是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好给百官和百姓一个交代,要不然真的是太让民心惶恐了。”陆惜南装模作样的说道。

  “这件事情,朕就交给你和墨儿了,半个月的时间,一定要查明真相,给百姓一个交代。也给百官一个交代。”皇帝道。

  “儿臣遵旨。”陆惜南道,“若是没有其他事情,儿臣便先去查案了。”

  皇帝手一挥:“去吧!”

  s更新K最#◎快*上#%酷匠YJ网

  陆惜南行了个礼:“儿臣告退。”

  出了御书房,陆惜南便飞身向蓝府而去,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蓝府找上官梓昕,因为不知道上官梓昕住在那个角落,一时间还真没找着。

  直到将整个蓝府都逛遍了,才听到上官梓昕与慕容明轩说话的声音。

  “你还不走么?”

  “昕儿是要赶我走?不打算留我吃晚膳?”

  “蠢女人。”陆惜南飞身落在落花苑。

  慕容明轩见状扶额苦笑:“昕儿,你看,你刚要赶我走呢,这就又多来了一个。看来是老天都不想让我走呢,你又何必赶我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