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婆婆稍停了一下接着说道。

  〝之所以说你功法不错,并不是窥视你的功法,是从你能够在来路上的行进中,紧随我而不落下看出来的。〞〝身体再强悍,也有个极限,没有深厚的内气支持,是无法支持那么长时间的疾行的,何况那种地形你又不熟,从这点来看你的功法等级很高。〞老人家看着冬寒,冬寒表情一囧。

  〝是爷爷救了一个垂死的老人家,那人临终前,给了爷爷一个法诀,其余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我不是想知道什么,只是要告诉你,在谷里没有人会怎样,在外边就不同了。不出手则罢,出手就要一气合成,不留余地,以免后患无穷,你明白了吗﹖〞〝喔,冬寒记下了,谢谢婆婆。〞回到自己的木屋,盘坐在床运转功法,刚刚的内气,消耗严重,要赶紧修炼补充回来。

  两个时辰后内气充盈,冬寒决定现在就去拜访那几位老前辈,不过先去那一个呢﹖冬寒在心里斟酌了一下,还是先去看看果叔。

  第一个见到是果叔,那就从果叔开头吧。

  冬寒出门收回被褥,关好门窗,来到那间吃中饭的房间。

  果叔没有做什么事,只是拿着一本书再看。

  冬寒见礼,〝果叔好,可有什么事要冬寒做的?〞果叔一笑道;〝暂时没有,时辰还早呢!来娃娃,果叔好多年没出谷了,说说外面的新鲜事。〞冬寒点头道;〝小子,才第一次出门,就碰上那位神算前辈,后来冬寒也是没有去处才来这里的。〞〝喔,看老姐对你很器重,可见你并非一般。好啊!年轻就是好。想当年我在外行走时可是都二十好几了,也是一心向武道,打抱不平,连个家室也没成,就被仇家下了‘金帖’是大陆上‘黑煞’下的帖,不见人头不收帖子的那种,后来我一人扫平那个下帖的仇家,但‘黑煞’碍于江湖规矩还是不放手,这时遇上了在外游历的老姐,是她出面击败了‘黑煞’的第一高手,才免于無尽的追杀。〞〝还记得吃午饭时那个长胡子的瘦子不,眼里有阴历的那个吗﹖他败了以后就一直跟随老姐身后,反正我也没处去,也跟着老姐游历,后来就到这了。〞冬寒本来心想,那个人的眼睛里杀气隐现,应该是心黑之人,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原来是这么回事啊!那人应该是杀手出身。

  冬寒有些不解的问道;〝果叔金帖是什么回事?〞〝就是黑煞的最高追杀令,他们有三个等级,金帖﹑銀帖﹑铜帖。而金帖是要见人头,定金就是黄金十万两,提供线索五百两。所以说,被下了金帖的人是基本上是无处藏身,那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世人有几个能经得住那份诱惑。〞〝所以我就决定跟着老姐了,了去了尘世的烦忧,现在想来有四十年了,至于做菜是到这来以后才迷上的,看着大家吃着自己的饭菜,心里特踏实,感觉好像入错了行是的,不过在行火烧菜中也有道法奥妙在其中,所以就着迷了。哈哈,至于銀帖和铜帖就要少些银子了。而一般也就是铜帖,就是必死无疑了,我是老姐给的造化!〞冬寒没想到,谷内还住着一对仇家,就问;〝那么两位前辈,谁更高些呢?〞果叔叹了一口气道;〝明面对战,我们是平手,要是他来暗的,那么我就没有把握了。听他说他七岁就杀人了,从不曾失手过,只因败在老姐手里,所以很服气的就脱离黑煞那个组织。也因此‘黑煞’的名气,也受损不小,从此转为地下,现在也不知有没有了?〞〝娃娃有机要跟那个老小子学些东西,对你以后有好处啊!那家伙的暗杀术真是如冤鬼缠身啊!招数层出不穷,都不知到他是怎么炼出来的!〞〝好了,果叔这里现在没什么能教你的东西,只有学些吃的方面的东西,烧饭了,你来打下手。〞〝好嘞…!〞果叔的烧饭的程序,就象一套功法一样,一会厨刀翻飞,一会手勺乱舞,不管是米面、还是蔬菜,在他手就如活了一样。就连小菜出锅都要在空中翻两个身用瓷盘缓缓的接着,汤汁一点也不外溢,那真是一种享受。

  晚饭,冬寒特意注意了那个老者,那老者也是瞄了一眼冬寒,杀手出身就是警觉啊!

  那个女孩子,还是那样,没说什么话。饭桌上老人们也就是闲聊些家常话,就象一大家子在一起一样,气氛安宁祥和。

  饭后收拾利索,冬寒告别果叔回屋,先在屋后走了几圈,活动开来,先踢了一路弹腿,现在出腿和以前已是天壤之别,能听到空气中啪啪的爆响,象鞭子抽打空气的声音。

  拿出那唰亮的九节鞭,已经有几天没有习练了,呜呜的风声环绕左右,鞭影似灵蛇吐信,那红稠如火团随身连转。一套鞭法练下来,浑身舒爽清透很多。

  自从一进谷里,冬寒的内气就开始很容易补充,而且一直都是很充盈,以前在外面练一趟下来,有些微喘,现在都没什么感觉了,收起鞭子,修炼内功心法,那道紫气亦如往常,内气倒是很兴奋的在流动,身体百孔都在自行的吸收着灵气,运起〔三字真言〕后,感应一下谷内灵气的特性,是水属性灵气,正好和冬寒的身体属性相匹配,有鱼入灵水的亲切感。

  抬头望星空,上边才能看到几颗闪星。头顶四周显示,有如是在一个倒扣的圆盆里面,木屋的位子正好在与上边岩壁内围边壁里面一点,就算下雨也不会临到所有的木屋,它是上面小,而下面是向外扩的形状,如此的形成还真是一个谜团!

  拎了两桶泉水,在屋后隔的澡间泡了一会,尽管是泉水但水温却不凉,温度适宜,而水质也好似比外面的水要稍浓炼一些,稍有些乳白色云朵状的云影在水中隐现。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只一会,几天的乏累和不畅就踪影全无。那特殊的东西顺着毛孔游进身体里,整个身体都在雀跃,就象大补的药汁。

  一炷香,换上清爽的衣衫,把那套带汗的衣服泡在里面,搓了搓,过了两遍水,就搭在屋前的晾衣杆上,这时的天已完全黑了下来,每个木屋都有灯光显现。

  冬寒这几天赶路,急急火火的今夜就想早些休息,反正功法是自行运转的,也没升起油灯,冬寒就上床入睡。

  …更新最1快上S酷f匠网、

  睡梦中,冬寒好似看见爷爷在看着冬寒微笑,很欣慰的样子,冬寒正要上前。

  突然,身体里的紫气疯狂急窜,好是下一刻要透体而出,冬寒身体一紧立刻清醒,刚要睁眼,就感到一道剑气,穿过空气直射而至。

  下一刻就到了胸前,冬寒眼也没睁,法诀急转,掀起被子,全身向上弹起,来了个〝旱地震空〞。

  身体飘起一尺高向左侧横移的同时,右手一只暗镖就顺着剑气的方向飞射出去,下一刻〝叮〞的一声交响,镖与铁物相撞声传来。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说:

  书友粉丝群:541889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