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 特殊礼物

  没有间歇。

  〝叮、叮〞冬寒第二支第三支连发,借着这一瞬间,外放心神,在墙角处,一瘦高的黑影,身前因剑与镖相遇碰撞出的火星微光让冬寒看到了那个人是谁。

  星火一闪而逝,也借着飞镖抢攻,冬寒有机会落床下蹲,双脚紧绷呈前屈的进攻式。

  左手紧握短刀,右手三只飞镖在手,没有动,属防守式。

  因为一时间,还不知道有几人夜袭自己。

  夜很黑,屋内更是漆黑如濹。

  外放心神之后就感知到了,就墙角一人,冬寒心里很紧张,不知具体是什么情况。

  不知是有人窥视自己什么,还是其他原因,要说是功法,不该剑气直击心脏啊﹖自己要是死了,功法不在身上,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

  是要害命啊?

  也不对啊!婆婆他们不象是坏人,而眼前也只有一个人。

  说不通啊!难道是来错了地方?

  如果是那样!那就危险了,也不知外面还有多少人等着呢?

  冬寒的手心有冷汗溢出,一瞬间的想法在冬寒的心里一闪而过,现在不是找原因的时候,先解决眼前的危机再说。

  说实话冬寒很紧张,这算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险况,也是第一次出手对敌,要说不怕那是骗自己。

  另外还是在这种环境下,退都没地方退。这次真是玩的有些大意了!

  正想着,那黑影向前一步,剑花一闪,又有两道剑气袭来,这次很快,只是一闪,就到了近前,一道咽喉,一道是眉心,招式狠辣,而且这人在黑夜里能辩出冬寒的体位,出手是很准确很决断。

  冬寒上跃二尺,脚踏木墙,借力前窜。同时三个点、三支镖疾射而出,落地回右手,抽出枕边的九节鞭,左手短刀倒握,潜行步集气于双脚,发力同时九节鞭一个〝灵蛇吐信〞前刺那人的咽喉。

  在三声飞镖与剑刃相撞的同时,那如钢镖的鞭头也到了那人的近前。

  那人一愣,似乎没想到,冬寒会近身,腰向后摆,剑尖点开鞭头,顺势剑尖前送直刺冬寒前胸。

  冬寒靠着本能左手短刀外旋荡开长剑,右转身一个〝鞭扫沧海〞。

  〝呜〞的一声,鞭身就奔着那人右脑扫去,同时右脚提膝后踹,那人用剑挡住鞭身第三节,前两节顺势弯转再扫向他的头部,也几乎是同时折射的两节就到了。

  黑影左撤步让开鞭头,冬寒的〝虎尾腿〞也擦着他的腰间的外衣踹空。

  收腿下蹲再右转身,左手短刀内旋奔着他膝盖就划了过去,他再后退,剑光直刺向冬寒的小臂,冬寒再次右旋身下蹲回收短刀,右手的九节鞭一个〝指后打前〞,手腕一抖鞭头就奔着那人前胸就点了过去。

  那人似乎已经靠在木墙上,退無可退,又是用剑从右向左划开鞭头,同时右脚就奔着冬寒的面门踹下来。

  冬寒后滚,双脚落地发力上跃三尺,九节鞭由上往下就抽了下去。

  黑影右撤两步,险险的避过,剑尖再前刺冬寒的小腹,冬寒提气短刀回旋倒握,刀锋下压架开剑刃,双腿相踏,借力又上飘了两尺。

  鞭身回缠右大腿上落地的同时,就来了个〝脚送长蛇〞,鞭头用脚前甩,又顺着剑光刺向黑影右手手腕。

  黑影收剑,剑身荡开鞭头。

  冬寒刚要突进,那黑影一闪,下一刻剑尖就到冬寒的面前,清冷的剑尖似在星光下在眼前急速的变大。

  冬寒左手短刀上旋,险险的挡开,右手的鞭头一抖,又是直取那人的丹田,同时短刀顺着剑身前走近身贴近。

  这一切都是几吸之间的事情,都来不及思考,冬寒只是觉得不能后退,木屋里空间狭窄,距离拉开了,那把剑的威力就全部发的挥出来了,那时会更加的被动,就算现在都能感受到剑身的杀意十足。

  这时也没有什么想法和招式了。

  就是本能的要贴身近战,冬寒也不敢冒然退出屋外,到现在都不及感应外面的情况,只有先解决眼前的危机,这一刻所有反应都是本能。

  那道紫线,一直都在身体的穴窍脉络疯狂的循环,好象随时都准备着进攻。

  又是〝叮〞的一声,鞭头与剑身相撞,那人借力后退,长剑前刺挡住短刀,〝呲啦〞的一声,短刀与剑尖麽擦相撞后。

  冬寒的左手一股巨力传来,手腕一麻,短刀险些脱手,冬寒停住脚步,收刀入鞘,晃晃左手,又麻又胀痛有些手握无力感。

  下一刻手一翻一抖,两只精钢的飞镖,就电射而出。

  黑影好像知道冬寒的想法,后退的同时身影又消失。钢镖‘噗’‘噗’的两声射入木墙中。

  冬寒法诀急运转到极致,同一刻身后出现了剑气,九节鞭向后点射,人前跃到离木墙壁三尺处转身,左脚立地,右脚后翘踏在木墙上。

  又是借力进攻的姿势。

  右手收鞭紧握,〈神光诀〉运起,黑夜如墨的木屋里,冬寒的双眼如两道璀璨的星光射出。

  此刻冬寒就象受到惊吓的豹子,疯狂的紧盯着,那瘦高的身躯。

  冬寒知道是那个果叔说的杀手,那人此刻在〈神光诀〉攸现时,好象受到了震慑惊吓一般,精神表情稍有微頓。

  冬寒左手的明镖一闪,同时右脚用力就要借力前窜出手,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那婆婆的声音。

  〝娃娃住手。〞冬寒在最后一刻停下,收右脚,左丁八步,右手紧握九节鞭,只留鞭头和那块红绸在外,左手后收背后,全神戒备。

  半吸的时间,那杀手也后退,迷茫的看着冬寒,脸上和眼中有些不解,掺杂着稍许的忌惮,然后点点头道;〝娃娃很不错,没想到几十年来大陆人才辈出,真是老了,要不是大姐最后出声,老夫的脑海还是在呆涅之中,我想下一刻身上就会多出两个洞了,你用了什么法术可摄人脑海心神,使人身手微顿,脑海呆木,没想到老夫又吃了一败,小娃娃前途无量啊!〞说完,拿出火石点亮了木墙上支出来的油灯。

  冬寒看着他,老人家的脸上已见细汗。只是不知是冷汗还是一系列的进攻累的。阴历的眼睛里多了一丝黯淡。

  婆婆的声音又响起,〝枯影,你先出来吧。〞那瘦高身影,没有了中饭的清烁,好似有些泄气似的,走出了冬寒的木屋。

  这时外面也亮起了灯笼,冬寒迅速穿上外衣扎好板带,跨上贴身皮囊,无意中扫向刚刚被冬寒掀飞的被子,没有剑孔,也没有破坏。

  冬寒出门,看见谷内所有的人都在小院外,果叔和婆婆看着冬寒笑着点头。

  冬寒,也微微还礼,也向其他人见礼。

  …A酷匠o网v正\版L}首发B

  〝娃娃你的表现已经超出了我们在场所有人的期待,而且已经成功了考验,也许你会是卧龙沟的福星,这也是卧龙沟的第一份礼物,你已通过了大家的考验,此刻你正式成为卧龙沟灵泉古洞中的一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 说:

  书友粉丝群:541889734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