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的斜阳,在谷口上透下,温暖怡人。

  简单加拘谨的中饭,在可口饭菜中落幕。

  一顿饭的时间,冬寒又听到了许多秘辛。

  跟随着老人家回木屋,老人家木屋的格局跟冬寒那屋稍有不同。

  老人家的木屋多了隔间,是书架做的隔离,显得房间的客厅小了些,也是一桌四凳,紫色的砂壶古朴细腻精致,几个小紫砂茶杯放在木制的茶盘里,没倒茶就有微微茶香溢出。

  老人家拿起茶壶斟了两杯茶,示意冬寒坐在一边〝这副茶具是祖父留下的,许多年下来,已有了茶香,这壶泡茶放几天亦不会变质走味。〞老人家一副追忆往事的样子,好似那人就在昨天才离开。

  在丛书架上拿一本小册子递过来,〝这是整个谷的图形,点红点的地方是历代前辈的墓冢,有的是衣冠冢,有些是骨灰坛,有机会去拜祭一下,谷内有密道通向那处地穴,灵泉水也从那里进入地下,没人知道这里是怎么形成的,是我家老祖进山游历时无意中发现这里的。〞〝父亲母亲不会修炼,还有个兄长的后人在外面过着平凡的生活,家丁也还算兴旺,我一生没嫁,一心向武道。在父母离世后便随祖父来到这里,这里对平凡人没什么作用,无非是水甜土沃而已,只有修炼的人才能吸收这的灵气。〞老人家好象在自言自语,冬寒知道她是说给冬寒听的,也免去冬寒心中一些不解的疑问!

  冬寒点点头,拿起那有两百来年的紫砂茶杯轻轻的喝了一口,清凉的茶香浓郁,忍不住又喝了一大口。

  老人家看着冬寒道;〝我相信‘小神算’的眼光,他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年,也是唯一在外面没有仇人,而且在外面的朋友很多,消息也算灵通的人,这次估计是回家陪护家人,安享天伦了。〞〝以后有机会你可去见见他,毕竟给了你一场造化,他的神算也是登峰造极,自己悟总没有那老小子亲身言教的透彻。〞〝好了,稍后回去看看他留下些什么没有,自己研习一下不明白就来问我。他的功法和神算技能,我也是唯一能帮你的人。〞〝喔,谢谢婆婆解惑。〞冬寒起身告辞说道;〝有事您老唤小子便是。〞老人家点点头。

  回到木屋,检查一下老先生留下的书籍都是些步法方面的,还有识面辨人方面的书籍,那几个药瓶,有创伤药,内服外用的,都是世面上没有的,还有一个密实的手掌大小的木盒装着的两颗干人参。

  最后还有个贴身的皮囊象古籍般大小,是挂在腰间的。正好冬寒适用,冬寒弯刀在左小臂上扎着,暗镖在右腿,其余的都在背囊里。

  推开窗子,药香涌入。

  冬寒信步出门,顺碎石铺的小路走向那中间的泉眼,清澈的泉水翻着花向外涌动,泉眼四围显然是经过人工修缮过的,四周用黑色石条围成一个水井型,旁边也用大的石条围成小的圆形浅水池,一边有留着流水通过的水道通向一边的石池里。

  (看正版xJ章P节:5上N酷X匠网

  顺着水道边,有石条小路,路旁的药材翠绿茁壮,长势强劲。

  一到泉边,灵气更加的浓郁,难怪叫‘灵泉古洞’十几丈的石路与那石池相连,再顺着石池溢出的水道前行二十丈就有一条围着泉眼一圈方形石子路。

  整个谷内有两条石路相交错成十字型,也就是说谷内所以的木屋都有临近的道路相通,在前行二十丈,又有一条圆的石路,在每个木屋前绕过,冬寒这下明白了这谷内的格局。

  就是已泉眼为中心,第一个小的石路内,是栽种的药材,外一圈是粮田。

  整个就是一个圆﹑一个方﹑再一个圆环相扣,是根据谷内的形状而建,图形很奇怪象是一个奇怪的圆盘。

  冬寒在古籍上看过这种图形的寓意,天圆地方。有点像铜钱,真是物尽其用,木屋后几丈就是崖壁,临近的木屋后都有一片或大或小的平地,估计是前辈们活动筋骨的地方。

  冬寒顺着水路前行到崖壁前,和进来时的山缝相似,就是多了一条水道在旁边,应该是顺着水道开凿的通道,冬寒运起〈神光诀〉,顺水道向内走去,这里那发光的石头要多一些,就着水流的反光,不是那么的太暗,进了石洞中就有些凉爽了。

  行至二十丈时前面出现了亮光,不过还是有很远的距离,到了亮光处,一共要有四十丈的距离。

  眼见前面云雾蒙蒙难见其详,也不知是什么发的光,脚下是无底的深涧,灵泉之水落下后也不见其踪迹,就好象一道天险相隔了两个世界。

  冬寒的〈神光诀〉也不能透过,又运起〔三字真言〕外放心神。而后心神就象撞到一块吸金石上。

  下一刻,就好似要抽干心力魂识一样的感觉传来,冬寒赶紧放弃心诀,一股无力感袭来,心脏都在狂躁的悸动,好象落在无尽的深渊刚刚爬上来一样。

  那道紫线倒是没什么变化,内气也失去了大半。

  〝这是什么回事,看来还要问问婆婆才好,刚刚差点吃了大亏。〞回头,看向两边的崖壁。

  两边各有一丈见方的空间,石壁上凿刻有一个个的上圆下方,一尺深,两尺高的石窟,有几排、两面一起有几十个,上面一排十几个石窟里面有的有个石坛,有的是黑色的木箱,下面的石壁上刻着年月和名字,这就是衣冠冢了。

  石坛是骨灰,那么木箱应是衣冠了?冬寒想了想,没有正确的答案,还是先祭拜一下吧。

  〝前辈们好走,小辈向各位先贤敬礼了。〞

  …………

  回到谷内,冬寒又去婆婆哪,婆婆很奇怪。

  〝留给你的东西都看完了,没有你能用的吗﹖〞〝喔,不是的,我刚刚去了,那些前辈们离开的地方。有些事情不明白,特来问问婆婆。〞〝什么!你去了那里﹖可有什么意外。〞婆婆一下子站了起来。

  〝没有。就是吃一点小亏。〞冬寒说了事情的经过。

  〝唉!还好你反应快,要不然要出大事的。你有些莽撞了。〞随后说了原因:〝之所以,那里是衣冠冢。估计就是那里可能与另一个世界是相通的,但要达到一个界限,你突然探察,岂不是自讨苦吃,境界还差的远呢﹖你这娃娃险些闯祸。要是收不回魂力岂不是变成痴呆了!〞冬寒一缩脖子有些窘态,这无意中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婆婆又说〝按着这世界的规则,要达到全身诸脉皆通,身轻如羽,真气化形如水,丹田内疑结丹珠,内气积累的圆润鼎盛才可沟通那层弥障。还要看你功力深浅。功法的好坏,一般都是寿缘将尽之时再去突进。你才什么什么境界,就去试量,好在收功及时。要不后果不堪设想!〞〝不过这么看来,你的功法应该不错。至于那些,木盒是成功突破的,在这个世界一切都已经结束,所以是衣冠冢,而那骨灰坛就是失败的。〞说完有些伤感,很快就恢复过来,〝这世界的寿龄,修炼的人一般在一百三十岁,我们几个老家伙都有一百二十岁了,所以时日就在眼前。才找些你们年岁小的,去在外行走照拂后人。有了造化的同时也有了责任,救人于危难要对的起本心。不要你去尽做所有的除暴安良,但大奸大恶之人碰上亦不要放过,这是修炼之人的道心纯正的根本。〞冬寒一直以为她们的年龄都在七八十岁,这么一听,面相只是表面的假象而已。

  这也跟修炼的功法有着很大的关系的,或许这预示着她们突破至浩时的年龄。

  冬寒虚心的点头应下老人家的教诲。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冬寒雪说:

  书友群:541889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