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新绿渐来,风柔柳顺。

  清水映山,天蓝云淡。

  兄弟老大不知用什么计策和方法,说通了老爷子,硬把冬寒给内部安排到了那个筑桥的团队,是路政部门的一个下属,专门以修缮、造桥的团队。

  是一个郝姓微胖,脸略红的壮汉总负责招募管理的,他的脸色估计是在太阳下晒的,看其说话举止其性子略急,属风风火火型。

  当然,也有镇上各个差门的关系推存来的人。

  老爷子心里没底,冬寒没有在镇上的团体中历练过,其实际能力不清楚,可架不住自家儿子软磨,是自己孩子的兄弟,实在也是架不住兄弟老大的磨啊。

  其实在老大家厮混,老爷子是见过我们的,老人家威严不言笑,我们都远远的绕开。

  对老人家来说有点担险,按说这只是小事,但也有利用职权的小嫌疑,万一冬寒拿不下来,会有人质疑他的眼光。

  在路政所一排挂着各个牌子的房间里,桥联队在第三间。老大把冬寒的名单交给有点微胖的郝姓壮汉,房间有四个座位,两个没人,壮汉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女士,端庄,脸相温和,正好象在账本上记着什么。

  通过交谈,其看向冬寒说道;“行,就是有时任务量满重的,先磨合几天和大家熟络一下,能坚持下来就行了。还有几个队员没到位,一两天后大家到位,一起先练练手,准备些材料,总之一句话,一切看自己的努力,没问题吧?”

  冬寒点头“没问题。”

  和队员初次的见面是在第二天的下午,桥联队的那间房里。

  (路政所)是负责小镇上方圆两百多里的所有道路基建﹑维修养护的部门,再加是桥联队是专门造桥和护桥的,主要是在有山水﹑河流和容易积水的路段修建,防止路基毁坏。

  小的桥涵有三尺见方,大的几十丈,百分之九十是木造的,基本是就地取材,其难度在于破土第一道工序,经年沥雨﹑车压人踩。

  其土面坚硬如山石,厚的地方有六尺,靠人工是不行的,要用专业的开山炮手,先用土制的火药打洞把土炸松再行清理。

  冬寒听老大说过,队员有十三个,听说还有外请的大师傅没来,大家简单会个面熟悉一下。

  接下来几天大家在一起,采石﹑备料进过磨合也熟悉了起来,也知道了名字,队长兼炮手,郝汉。

  车夫;华英雄,人瘦﹑脸微黄,小胡子,其特点是说话有点慢。

  伙夫是一个李姓老先生,胖瘦适中,干净利索。

  锯手,王新,瘦高,脸稍长。

  匠师,德安,活宝级人才,幽默﹑嘴里俏皮话溜的没得说,眼睛精明唰亮,也是车夫的小舅子。

  力工,郝林,白胖子,脸微红,其人心肠热。

  力工,老黑,真的挺黑很健壮,是郝林的铁杆搭档,人称黑白搭档,老黑的最大特点是惧水,不下水。

  力工,保连,也是骨灰级的活宝,其人四肢柔软皮松,常能做些常人不能的动作和事情。

  力工,有胜,是冬寒上几届的学兄,其人门牙正中少了一小块,酒到好处时会用手做梳子梳头发。

  力工,小鼻子,其实鼻子不小,人是帅哥,说话慢声慢语,有点小幽默,其人不吃荤腥。

  力工,三任,其人酒后稍有点磕巴,一点点而已。

  力工,瘦臣,其人瘦,蔫声蔫语,老实敦厚。

  力工,最后一名就是冬寒了,是队里最小的队员,他们都是有几年经验的青年了,所以很照顾冬寒。因为大家知道参加的武体团所以有个靓号‘练武人’属于打哪捂那的那个捂,呵呵…。

  采购了粮﹑菜,带齐了装备,帐篷风风火火的开进群山深野,选好靠水地高干爽的驻地,而最主要的是附近有许多要修缮的危桥,才会在安营扎寨的。

  更新B/最4!快上酷…x匠QB网x

  大帆布的帐篷,分四面就像房子的拼接版,搭好架子,个八时辰一个长三丈左右,宽一丈半的帐篷就以完毕,隔出五六尺做伙房,在做两张桌子,至于床就自己动手了。

  联队的伙食,那是没得说。大家没事还能捕点鱼,猎几只飞鸟来改善一下伙食。

  晚饭时大家还弄两盅‘醉倒熊’的烈酒。饭后一阵胡吹乱侃。

  伙夫老先生有一句经典名言是;“就算是狗,也要给我装两天人。”

  说起来,是大家闲聊,说起谁家的女孩漂亮了,婚嫁没有,老先生有俩个女儿,大的已经嫁为人妇,小的还没有,大家就问老先生对女婿的要求是什么,老先生就说;“不管干啥的,模样过的去,只要女儿相中了,是狂是野,没成亲之前他就算是狗,你也要在老子面前装几天人。”

  老先生是东山倔县人士,比较倔犟,心直,其话语简单,却很有道理,在追求女孩时要低调点,老实点,装也装的像些,简单经典。

  清晨,山鸟欢鸣,露滴晶莹,晨雾随热气上升。

  冬寒,短衣襟小打扮,简单利落,随着林间土路延伸的方向开始练功,先是心诀还是方寸难进,〔三字真言〕也到了一个顶点。

  跑出半里,路边的矮山脚下,山岩交错,石鼠在上面,时而忙碌时而驻足拱起前爪警惕的张望,阳光出现,火红中有点刺眼,路的另一边是几十丈宽的河流,水位很低,也是在冬寒的营地旁边流过的。

  不知名的水鸟,来回飞过,有时也有难见白鹤驻足在浅滩处小歇一会,雪白的羽毛展现出超凡贵气,使人不敢大声的喘气,生怕打扰到它们。

  桥联的营地是在隶属‘文吉镇’辖区的一叫‘库吉’林场西南外五六里的地方,林场是为镇上采集上好的木料、草药、以及一些山货的。有几百户人家,山间的早晨时而有狗叫声传来。

  身处山野之中,不很险峻的群山蜿蜒连绵。

  翠绿的雪松林间偶尔有几棵杂树林立,碧草随晨风轻摆,河水悠悠流过,花香野绿,草木的幽幽的清香自鼻而入,如甘露让人迷醉,让人的心情瞬间开阔不少。天边晨云片片,朝红撒满清晨的林间。

  内气流动壮实了不少,很长时间的不断的冲击‘穴窍’和脉络。似有壮大的征兆,天脉法化型也疑实了不少,也可疑炼出各种器型,距离能在五六尺的地方不散,再远点就不行了。

  静心感察体内的‘穴窍’,气流涌动循环不息。身体血肉也增强了许多,虽然在进步但还是缺少了些什么,冬寒说不出来,但那感觉好象就在眼前,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抓道。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