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 脚踏七星 下

  正所谓,心有牵绊诸事难焉。

  那口诀上的安善亲朋好友的一段警言,时刻如萦绕在心海的扁舟,在心底积压紧坠着。

  看着爷爷那慢慢清瘦的身体,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却无法摻挽。

  就如鲠在喉,咽不下,吐不出。

  一股烦躁涌来,心魂如急鼓般咚﹑咚的鸣响,脉络中内气有些暴躁,运行的速度加快了好几倍,全身的皮肤有点烫手般的通红。

  冬寒立刻寻路边清静的地方。急运转双诀,〔三字真言〕有安浮躁,扶正本心的效应,瞬间就使心神安宁下来,内气也缓缓的平静如常。

  不过,先突破的四个穴窍有发胀如针扎的刺痛。宁心内视,丹田已经壮大一圈,充盈丰贮﹑圆润也实质不少,好象有了透明的质感。

  其余几个先突破的穴窍,也有微变,都比原来大了一圈,圆润了许多。

  相连接的脉络也比原来粗了一倍,似如小指般,内气运行也畅快了不少,而后面的穴窍还是老样子,好象上下分开一般,刺痛是由下面的穴窍和脉络引起的。

  就那么一瞬间,全身就细汗如雨。加紧意守丹田双诀不停的运转,穴窍脉络和周身针刺入肉感慢慢减轻,一盏茶的时间后才消失如初,丹田的内气也有了通透感,如一团气流在丹田里不停的顺时针在旋转,那种更近一步的突破感虽不强烈,但也能感到是壮大不少。

  运起口诀,剑指向前丈八远的路扬挥去。一道镖形的气劲如飞燕过水般在空气中荡起一条细线式的波动,电射而去,临近两尺时其速稍减,然后‘噗’的一声,一个筷子大小的小点出现在树皮表面。

  路扬一般都是比较直,成长先期比较快,其树质较软,不如雪松密实,硬度软轻。

  冬寒近前查看,通过如杯盏边壁般厚度的外皮,有一指甲深浅的小洞。

  似箭射,虽力道一般,可对于冬寒来说也是大进步了。

  内视丹田,内气消耗近半,冬寒明白,器型越是疑实发放的越远,也就更消耗内气。

  其也就是说,一丈内的距离,现在只能外发两次,而其威力也是有限,如遇危险还不可使用。

  假如要用,那就要面临内气枯竭的困境了,就真的危险了,没了内气体力再好也有力尽之时,那就要面临着不可知的危险了。

  冬寒的脱手镖也是可以在二三丈内列无需发,杀伤力是完超器型的,而且是顺手省力了很多。

  宁心顺气,呼出浊气。

  路杨树边,也不知是怎么枯死的树根上,有几枝嫩芽在树表皮中冒出,在满目的绿野中显得单薄,微不足道的缈小,尺八高的细枝依然挺拔翠绿。

  看着是那么的不协调,但其依然生长的那么认真,也许只能活一个春夏,也依然是一丝不苟生长着。

  就如生命的权利是相同的,不相同是生长的地方。相同的时间﹑阳光﹑雨露,都一样的目地,就是新鲜的活着。生命如不屈的种子,入土就要生根,就要顶天立地,那怕抅不到天,至少还在地上有个坑呢!

  哪怕就一春或是一瞬间也要彰显生命的价值。看着那细枝,冬寒心情激荡,那不屈的韧劲由然而生,暂时的停步,是为了更强的爆发。

  正如自身穴窍厚积丰盈后的突破,虽有些小痛,但进步却让痛来的那么值得,痛的很欢心。

  @5酷mC匠4网首发_

  上路回转,营地轻烟初升,华英雄在一旁哦啊的反着胃水,昨晚应该是‘闷倒熊’整多了,瘦身板在那勾着,脸憋得黄白,冬寒去伙房,弄了一瓢水递上。

  有一点要说一下,冬寒在队里是年岁最小的,大家都是有经验的,冬寒没有,许多都是现学,大家也都非常的照顾冬寒。

  冬寒的力气还是有点的,不用心法口诀也能合上大家的拍,抬啊,般啊,抗啊,虽是单薄点但不会倒下,所以酒桌上又给起了个绰号‘干晃不倒’不是喝酒,是负重时候,直径小头,达到二尺的雪松根茎有三尺多,长有最短要一丈二尺,这是最短的,四个人可以把它给悠起来,一个人两三百斤还是有的,关键是配合步法一致,嘿哟﹑嘿哟的号子走起来,就算不稳也就是不倒,也不能放手,要不其他三个人就危险了。在团队冬寒学了除去武道以外的许多东西和见识,心境也成熟了许多。

  那宝连也不知跑到那里,玩什么古怪去了,其他人也陆续起来。饭后大家出发。

  今天去的目的地,是一条路经‘文吉镇’辖区去‘河甘’镇的路主路,公﹑私﹑旅,都从这边过,其路面也是双车可并行,我们做任务是一边的一边的修缮,已便通行。

  刚开始没有一个时辰,就见远处来了一队皮甲黑亮整齐,脚踏军靴,手拿有倒勾的精钢铁枪有六尺多长,腰挂两尺多长的弯刀,背着精钢箭头的箭蒌,乌黑弓箭挂在马鞍旁,清一色的黑马。

  前后有一二百号人,中间还夹着几辆大号精铁的囚车,自南往北去,一会就经过我门面前,一看就是正统的军队,有两人上前问我是干什么的,队长拿出官家的文书,两人看过后扫了一下大伙,然后说道;“后退到路边,双手放在头上。”

  一人回去,一会,队伍从我们面前过去,那两个询问的,就在我们面前连马都没下,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冬寒疑神。只见六辆黑铁囚车里,各有一人黑布蒙面,手脚扣着链条与颈上的枷板扣在一起的囚犯,其脚上也是很重的链条锁着,没有穿鞋,几个人脚上都有伤用粗布裹着,有血迹渗出。

  马队经过后,有肃杀清冷的煞气一掠而过,让人紧张。

  待一队人全部过去后,那两个人也没说话打马而去。

  电话就问车夫和队长问是什么人要这么多人看押,队长摇摇看向车夫,车夫想了想“应该是极重的重犯,而看其双脚的伤,应该是飞盗,其脚上功法了得,飞檐走壁日行百里,夜行八十。

  还有脚踏七星的说法,就是脚掌下长七个痦子的人,这种人最大的本事是脚程好,而且其不是侠盗。就是大奸,大恶之人。”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