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诀》入门的功法之「小丹轮回诀」九穴贯通算是初成。

  「小丹轮回诀」初成,便可习练天脉法。

  单间兽皮口诀上显示;〝无论你是那方人士,轮回诀初成,如不遇极其凶悍和阴险大奸之人,都能化险为夷。〞〝此诀注重内外兼修,内强化血肉骨骼皮肤,外可察身边几丈或几十丈内所有事物的细微变化。视:可明清方圆一里内生灵的外型﹑及活动的轨迹。随功法的厚积有无限扩大的范围效能。也就是俗话说的神识探察,本功法初级其灵气要求或是真气不是很苛刻,等到小天中境会有丹药辅助其修练。若到小天终境,就需要天地灵气充盈的位面来修炼,否则将无法寸进,小天境可增寿三十载。〞〝得此功法之人与本尊有不世之缘,也会身有福祸凶险相伴,望其安善好身后的亲朋好友。以便防患突遇无望之灾,以防有贪心之人窃视此诀。無自保功深,不可人前显露。最后是本尊望愿,武道孤单茫茫﹑前路渺渺,望其慢慢求索,愿其法身早成,早日与本尊金樽对月,把酒言欢。〞洋洋洒洒,刚劲有力的其具异风的上古字体让人赏心悦目,如饮甘露。冬寒明白其意是怕有贪心之人见宝起意,所以明示警言。

  接下来是天脉功法的内气运行﹑和练法以及功成效果作用,还有禁忌事项,研习几遍,熟记于心,合上刻记法诀的兽皮。

  ‘"最*@新《r章)p节u上…酷~#匠p网$

  爷爷在旁问;“可是极难修炼,还是有什么条件?”

  冬寒摇头说道;“是说行气于指尖,内气外发化形疑器的形式,进行攻击的修炼法,还没完全显现完整,应该还有后续”。

  爷爷点头,冬寒近距离细观爷爷面容,他已老态尽显,在一起时不太注意,可今日功成细观之下,方觉其身板不似以前那样挺拔了,好似几年的时光一下子在他身上体现出来。

  西阳垂暮,细浪淹沙岁月不可留。光阴如刀,割断世间烦情俗事催人以枯。

  冬寒心情低落,没有功成后的喜悦,也没有习练功法,感觉很紧迫。去路刚开始,爷爷却已现老意。

  爷俩闲聊着,屋外面寒气逼人,手足难抻,窗棂边角偶有冰挂,是因为内外温差太大而形成。

  冬寒望着窗棂发呆,爷爷好像看出来冬寒在感触,爷爷的身子骨已不那么硬朗了,稍后他说;“不用烦心,人生在世谁人永享安健,自然规律使然。看你武业有成已是幸事,可说已無憾事挂牵。放宽心练功不可分神,要心无牵拌,不可为凡尘常事忧心,让心境留下弥障,要安心去修练,力求早日大道生成,也许爷爷还能享你的福借你余光呢!〞眼泪在眼圈里转,再次感到时间的紧迫,冬寒还小,爷爷却等不了太久了,悲从中来服侍爷爷睡下,出门独静,让心境能暂时的平静下来。

  夜空深幽,远山如恒古荒兽盘桓在地平线上,连绵蜿蜒。

  星光闪烁,冬天的夜空总是干净如洗。心诀内气在九个如鸽蛋大小的穴窍里涌动。丹田的穴窍要大一些就像小鸡蛋,如筷子似的经脉连着真气在内自行的流动循环,宁心望向星空,夜空仿佛有了立体的感觉。

  由于心境不稳冬寒没有再练心法,拿出那九节鞭嗖嗖的走了两遍,现在的鞭法虽没到大成,但随心所欲已不在话下,收好鞭子,踢了几种腿法,就回屋就寝。

  〔三字真言〕早已经看出全身的微光,夜深人静,冬寒静坐黑暗里默念真言能感觉自己的身上发出的先是微黄光然后是蓝光的奇景,夜视早就超过了半里,也许是两个心诀相辅相成的结果已超出老先生当初所说的半里了,而其他方面也都超出了很多。

  清晨,洗刷完毕,服侍爷爷出门,爷爷年岁已大估计在公职所也快辞工了,得些铜钱就准备颐养天年。

  小弟也去读公学了,冬寒一人在屋内回想天脉法的习练和行气路线。

  近两尺长的外气里带着很细微的如丝的一根紫色内气,从各个指尖溢出,食指﹑中指﹑无名指要远些。

  小指和拇指近些﹑细微些,弯起拇指扣紧无名指和小指,食指和中指的外气疑实了不少,冬寒现在可以坚持大半盏茶的时间,冬寒试着按口诀行气于剑指,就感觉手指立刻有涨麻感,外气也象前推了近一尺,靠近指尖,好似气棒如小指般粗细,最前面的外气有点模糊,抬手向泥墙撮去在临近指尖半尺时才感到阻力,宁心行气向前面墙面快速点出。

  〝噗〞土墙面上出现了一个似铁钉钉的一个有黄豆般深浅的小洞,手指有点麻涨,似过电过般有点不舒服,体内的内气也一下就去三分之一。

  也就说冬寒还能发出两次,如果是点向普通人估计应该就会似中箭一般戳出个血洞来。

  接下来再回想一下口诀,是将气化形,就是想着刀枪剑戟缩小的型状,冬寒想了一下自己的镖型,两个手指的外气是成镖型了,但却是真正气型镖,有些像气泡,没有武器的质感,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可能是不熟练吧,休息了一下再继续,反正就是契而不舍的反复,镖型成型再来小刀﹑小飞剑,最后是镖枪。

  不断的辛苦反复总算是熟练了外气化形,真气还是可供三次全力出击,距离也没太增加多少,好像暂时也就这样了。

  冬寒看过兽皮法诀,不过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没办法,只有继续习练基本心诀,疑气化型。

  呼伦纪905年,年后十二岁的冬寒身高也有五尺半还高些,眼光清晰炯炯,伸手投足都有成熟干练的范。

  口诀的进度很慢,冬寒去镇上兄弟老大那看看有什么能进山做的任务和活计,以便寻求新的突破点。

  叫他帮着冬寒留意一下,冬寒想,一直在家里也好像到了极限已经没有了进度。去附近深山中去历练一下,正好兄弟的父亲是管路政这块的。

  深山中有许多简易路,每年都要捡修。是为了防春雷引起的野火,和人工采集上好的木料使用的,而每年分片的都要检修。

  不过要进六月份才能开始组建团队,兄弟老大说会放在心上。兄弟几个凑在一起总要小聚一下,大家也都从少年中蜕变的成熟了不少,虽大了,不是那时天天混在一起,但情分还在,相互间还如那时般的自在。

  一顿简餐很快就结束,道别,各要忙各自的事,冬寒回转继续习练法诀,爷爷也辞了公职在家喝喝老红茶,没事厢房里的香味会飘出来。

  冬寒和爷爷说了这事,他点点头示意想好了就去做吧。没事爷俩研究一下药典,草药。天脉法进度超级的慢,内气的积累也慢的让人咬牙。比冲穴还要叫人摸不到边际,一切都好像要停止一般。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