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旖见他似乎陷入了回忆还是什么中,看着自己就满足地笑了,像是猫见到鱼,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于是推开他嫌弃地说,“你能别用这种眼神看人吗?我浑身不舒服!”

  “你不相信?联姻的事其实是我父皇安排的,可我不愿意按照他的意愿生活,那时候一心想着退婚的事所以伤害了你!自桂香楼那晚后我就一直在派人找你,却寻找无果。若是早些知晓易云是你,我也不会做那么多伤害你的事了!方才我对你的承诺都是出自真心的,若你不相信,我就用一辈子来证明,可好?”楚轻扬说了一大堆,他想自己解释得这么真诚,卫旖至少不会那么气愤了吧?可他错了,错得离谱!

  卫旖凝眉看了他一眼,说了半天,还是没交代最主要的事!“就这些?”她挑挑眉。

  楚轻扬疑惑地望着她,呆呆的样子看上去乖巧可爱,没想到冷面的他还有如此呆萌的一面!

  “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美人在怀的日子吗?今日宠幸这个明日换那个?好不潇洒自在!”卫旖坏笑着,似乎真是如她所说一般。

  楚轻扬一言不发走出去了,卫旖以为自己说中了所以他走了,没想到过了会儿见他抱着外间床上的被子走了进来,困惑不已,“你要在这儿睡?”

  “水凉了。”楚轻扬抓住她的手用力,卫旖整个人就被带入他的怀中,情急之下,她伸手捂住他的双眼,“不准看!”

  楚轻扬感受到眼皮上覆着的柔软的小手,暖暖地笑了,这一笑连卫旖都看呆了,原来帅哥笑起来这么养眼,尤其是这种禁欲系的!她大力地甩甩头,脑子是进水了吗?怎么尽在胡思乱想!

  楚轻扬抱着被锦被裹住的她走出去,将她放在床上后,轻声说,“我只要你一个就够了!”

  说罢就也不管卫旖什么反应,扣住她的下颚印上一吻,这次不同以往,只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而已,趁卫旖推开他之前,他如同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从屋里消失了。

  卫旖伸出手背擦了擦红唇,赤着脚走出锦被慢悠悠地穿上衣服。半晌,穿好后她眼睛不经意扫过一侧,突然走至门边唰地拉开门,见小核桃正贴耳附在门上,门开了他正尴尬得不知作何解释,卫旖也不恼他,他想要姬茗野胜过楚轻扬这她是知道的。

  “听到的还打算告诉他?”卫旖倚在门框,无所事事地玩弄着大拇指上的扳指,清润细腻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

  “小核桃还是不说了,公主您别生气!”他摆摆手,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看的人头晕,卫旖指了指自己披散着的黑发,然后转身进了屋。

  小核桃一边往里走一边嘟囔着,“太子爷肯定会说,早知道他就先来了!”听语气很是遗憾可惜,走在前头的卫旖本就耳力过人,听到小核桃的自言自语后步子顿了一顿,还真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手下!

  小核桃手很巧,他几下就梳好了一个飞天流云髻,他拿起梳妆台上事先准备的玉饰给卫旖一一戴好,镜中的她不施粉黛依旧明艳动人,嫣红的唇和幽深的眼眸,果真是“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

  “公主,搽些脂粉吗?”小核桃拿起脂粉盒子放在她面前,卫旖轻瞥一眼后摇了摇头,“懒得洗。”

  整理好后,小核桃被卫旖惊为天人的容貌震惊了,他呆呆地立在原地张大了嘴,卫旖随意地扫过他一眼后起身朝外走去。无情尽忠职守地守在门口,她满意地挑挑眉,“记得路吗?”

  2$酷匠P网正√版◎u首发n

  “记得,属下给主子带路!”无情恭敬道。

  “走吧!”卫旖抬步行去。

  小核桃找回神智的时候发现卫旖已经不在了,一追出门见无情正带着路!这可是他的职责,居然被无情这闷葫芦给抢占了!

  一路上宫女太监神色匆匆,庄重肃穆,看样子姬烈把今晚宴请各国来使的活动看得很重!她倒觉得没必要过于庄重,因为明日才是秋菊盛筵,秋菊盛筵名义上是赏花,实际上是各国之间通过联姻拉近关系的一个渠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