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至假山处,突然一个人影窜了出来,卫旖往旁边挪了一步目不斜视地朝前走,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男子诧异地愣在原地,一般情况下女子都会惊慌失措,眼前的和硕公主竟是这般别致动人!一袭制造精美的蓝衣衬得她白皙无暇,清华淡然,尤其是那双眼,像是能吸走他的三魂七魄一般!他几个跨步就追上了卫旖并拦住了她的去路。卫旖停下步子抬眼凉幽幽地看了一眼,样貌虽是俊俏但不成熟,孩子气重的很,看起来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穿得华贵应该是哪家望族的子弟。

  “孙二公子。”小核桃似笑非笑地打了个招呼。

  “核桃哥,你也在呢!在下孙立纹,是皇后娘娘娘的侄儿,公主这是要去御花园吗?我也正要去呢,不如一起吧?”他同小核桃打了招呼后跟着就同卫旖说起话来,殷切的样子看得小核桃一阵恼火。公主是他家主子的太子妃,虽然前路还很漫长,不过以主子的魅力怎么可能抱不回美人归呢?

  孙立纹贪婪地盯着卫旖,年纪轻轻已是色胚,真不知孙家是怎么养的!卫旖嫌恶地偏过头不看他,小核桃走到卫旖前面隔开她和孙立纹之间的距离,并将她挡在了身后,“孙二公子这是迷路了?为何从假山里蹦出来?难不成是孙猴子变的?”

  孙立纹被小核桃臊地有些不好意思,他怎么能说自己等在那儿还不是为了一睹和硕公主的芳容!他抓抓脑袋,眼睛看向小核桃身后,笑着道,“核桃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卫旖实在不想再浪费时间,她平静地转身,似乎眼前的人并不存在,小核桃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和孙立纹笑笑便转身跟上了,无情慢慢地走在最后,意在孙立纹跟上来就能隔开他接近卫旖的距离!

  孙立纹搓了搓手,若是有机会同这么美丽的女人行一番云雨之事,就是要他的命也值了!他贪婪色迷迷的样子被远处长廊里的人看进眼中,那人的面容隐匿在枝叶繁茂中看不真切,他水青色的衣袂被风轻轻吹起,就像他的气质一般,清清淡淡与世无争……

  一路上小核桃欲言又止,不时地偷看卫旖一眼,她实在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氛围,于是停住无奈地揉揉额头,“说吧,这一路你欲言又止为难的样子我不是没注意。”

  c)酷Nj匠g网w首)o发9

  “公主,你不生气?”小核桃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笑地可爱乖巧,如同孩子一般天真烂漫。

  “我在你们眼里脾气有那么差?”卫旖蹙眉看着他,见他不回答又看向无情,“你也觉得?”

  无情想了想,态度真诚地说,“主子的脾气不差,只是一般人摸不透而已。”

  小核桃捂着嘴欢快地笑了,这样的话也就这闷葫芦敢说,他用肩膀撞了撞无情,调侃道,“你也真够实诚的!”

  无情偏着头想了想,实诚?他依旧不明白小核桃为什么要笑,卫旖又为什么一脸黑线。

  御花园早已摆好桌椅,最高位自然是姬烈,他作为主办国的一君之主,自是该当的!左边下首是姬茗野的位置,其它各国来使则是依次坐下去。

  “旖儿,你来了!”姬茗野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他就站在自己面前,穿得大气隆重。卫旖笑了笑,“难得见你穿这么隆重!”

  姬茗野一听立即笑了,风骚地拨弄着头发,“那你觉得好看吗?”

  卫旖不作回答,无情的嘴角微微扯动,姬茗野眼尖地捕捉到了,他邪气地勾起嘴角,“小核桃,你带无情下去好好逛逛。”

  小核桃自然知道主子因为无情笑了所以恼怒了,公主缄默不语,间见她没有阻止于是拉着无情的手臂就往外拖。

  无情错愕不已,脸上总算有了些表情,“主子,您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属下被拉走?属下还得保护您!”

  卫旖挑眉笑了笑,和姬茗野的邪笑如出一辙,“我以为你的主子是别人呢!既然小核桃诚心邀请你,你也别驳了人家的面子。”

  无情一听就知道卫旖在生他的气,因为太子府的事情他没及时告诉她,他不作挣扎老老实实地跟着小核桃走了。

  “这下心情好些了?其实也不怪他,我是怕你担心而冲回去,所以让他先别告诉你。”姬茗野难得的为无情说起话来,他带着卫旖往位置上走去,宫女太监纷纷忙碌着摆放装饰物,这里就只有他二人,其它来使还在路上。

  “西域是谁来,你知道吗?”卫旖在位置上坐下,随意地抬手撑起脑袋,慵懒散漫,却给人以大气洒脱之感。

  姬茗野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他俩的位置是挨着的,这是那老头子特意安排的吧?他心想。见卫旖正看着自己,于是眨了眨眼打趣道,“你自己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