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路返回一直走到入口处,卫旖才发现小核桃和无情还在原地等着,她蹙眉问,“你家太子呢?”

  小核桃往后远远望去,不见人影,看来楚五王爷和公主谈崩了!那太子爷就有机会了!他兴高采烈喜形于色道,“主子让小核桃在这里等着公主,稍后侍奉公主梳妆打扮好去参加晚宴!”

  卫旖不置可否地点了一下头,又看向无情,“哥哥在府中如何了?”

  无情自然知道卫旖的意思,了然于心地答,“主子放心,二王子的消息并未走漏风声。不过就在您进宫后不久有帮人马埋伏在太子府外,看样子似乎是为了监视。”

  “是姬茗野让你不告诉我的?”卫旖有些恼火地看向他,这么大的事怎么能瞒着她呢?“我不问你就不打算说了,是吧?”

  卫思羽逝世的消息在各国已经奔走开来了,还是她让卫羏下的旨,如今他一行人一进太子府就有人意在监视,看来是个强劲的对手!

  “算了,你解释了我也不想听!”卫旖摆摆手,止住了无情接下来的话。她的凤目锐利的眯起,朝外走去,走了两步又停下。小核桃和无情正奇怪呢,就听她烦躁别扭地说,“小核桃,带路!”

  小核桃愣了一下后立马上前,憋住笑道,“公主,这边!”

  一路弯弯绕绕还算平静,没遇上些胸大无脑的女人,卫旖的心情才算好些。屋子里,卫旖正在沐浴,无情和小核桃在门外守着,几名宫女正好进门伺候就听的里面传出清冷的女声,“谁也别进来。”

  那几名宫女为难地互看一眼,小核桃想起主子的话,便对她们道,“公主是西岐的贵客,更是太子殿下的朋友,你们就听公主的吩咐,下去吧。”

  “是!“她们朝小核桃福身后恭敬万分道,“奴婢告退。”

  卫旖将脑袋埋入水中,今日所发生的事让她心力交瘁,姬烈和她所想的不一样,可谁又能保得准他就是真的想她做儿媳,毕竟她目前在所有人眼中除了和硕公主外还有一个身份——东楚五王妃!而那个人……她曾经有那么一段时日尝试着相信他,可是他像刘牧一样让自己失望了!

  或许她注定了孤独,注定了不能信任任何人……

  b更新最1o快上*酷`匠网%!

  卫旖猛地从水中钻出,一手抓过衣服另一只手朝窗子出掌,来人反应敏捷很快地躲开了,他站在浴桶外,眸光紧紧锁住站在桶里的卫旖。

  外面的小核桃和无情听得里头的动静,立即问道,“公主,发生什么事了?要我们进来吗?”

  “主子,怎么了?”

  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脸颊上水珠不断滚落,直到到达尖细的下颚,精致的锁骨更是迷人不已,衣服随意地裹在身体上,红唇轻启,“无事,不过是一只野猫罢了,我已经把它赶跑了。”

  她死死地瞪着楚轻扬,可那人正痴痴地望着,一向冰冷的俊脸上一道可疑的红霞飞过,卫旖低头一看,衣服被水打湿了,所以变得很透!她淡定地捂着胸口,手指着窗子,“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可她声音里些微的颤抖还是出卖了她真实的情绪,楚轻扬发觉后柔和地笑了,还真以为她真像面上表现的那么不在意,其实还是害羞了!他犹如看稀有生物的眼神看着她,半晌才道,“原来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卫旖抬手想要出掌又想起方才的一幕,堪堪地放下手,将身子埋入水中,只露出脖子以上,“你不出去是吗?”

  楚轻扬居高临下地将手撑在浴桶边沿,心情颇好地耍起无赖,“不出去,我就在这儿守着你,以免心怀不轨的人进来!”

  “难道你不是吗?乌合之众!”卫旖啐道,长了一幅如玉的面孔,平时冷着面,外面的人都评价他谪仙,如今耍起无赖来倒是十分娴熟!

  卫旖自己都不知道她刚才那一眼妩媚极了,配上湿漉漉的空气让人心头一滞,楚轻扬眸中一暗,她的这一面只能自己看,其他人,休想!

  “我决定了,不管你心里装着谁,我都要把他剔除,从此以后你的余生只能有我一个人!”他霸道又深情的语气让卫旖背脊僵硬了片刻,他就在桶外静静地看着她。

  “王爷是在说笑吗?我的余生?属于你一个人?可你的生活中却不止一个人!可笑万分!”卫旖冷笑着,眸中的某些东西是楚轻扬看不透的,她仰着脖子高傲地看着他,像是随时要离去般。

  楚轻扬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认真地抓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在楚轻扬看来女人就是麻烦,他从小就见惯了后宫女人争宠的手段,连他的母妃……最终都没能幸免死于非命!所以他那时候就决定不会爱上任何女人!直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出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