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喏,他让我拿给你。”柏桑把药瓶放桌上后一屁股坐在凳上也不说话。

  “算他还不是那么可恶!”榻上的人低咒一声,起身后又恢复了一脸冷清,趿着鞋来到桌边,轻巧握起瓶身把玩于手心。

  柏桑见卫旖吃下药开始运功也不做逗留,转身回了自己屋子。

  卫旖试着用心法快速恢复内力,可是药效没有内力促进发挥就很慢,没法子只好一边打坐一边冥想。

  这具身上得罪的人无非是丽娜、卫奫和卫媛三人,可他们杀了自己也得不到好处,同样的反而会招到东楚的不满。那么就只可能是东楚的人,这阵子姬茗野的所作所为自己也算是看清楚了,虽是花花公子游戏人间却未曾想要杀害自己。再说,若是西岐的人杀害了自己想要引起东楚与西域的战阵,那么它西岐将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既然能和东楚抗衡这么多年就不会是那般没脑子的。

  现在就只有其他小国了,观其实力是没太大可能的,光是安然潜入东楚这一条就很难做的,而且还是那么一群暗卫!

  东楚后宫向来不太平,又极爱干政,若是没猜错,就是她了……

  至于脖子上的吻痕,不用说是想阻止自己和楚轻扬的婚事,不是他本人就是爱慕他的莺莺燕燕……不论是谁,最好别被我逮着,否则的话……

  卫旖眯起眼思考着,如同一只高贵又危险的猎豹,眼中细碎的光芒正在述说她的好计策。

  这几日外间听得最多的就是关于她这个王妃。卫旖听见旁边桌子的说话声不由感到又气又好笑。

  “这西域小公主刚进咱东楚就遇上了劫匪,也不知道被掳去……”一名大汉说道。

  “还用说吗?清白肯定没有了,现在就是个残花败柳之躯!”另一名中年男子大声嚷嚷道。

  “你不想活命了!胡乱猜测。”

  “我这可是有根有据的!听人说啊,和硕公主是在巷子里被人发现的,被抬进青楼的时候已经是昏迷不醒了,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方才那名中年男子神气得意地捋了捋胡子。

  本来开始当事人还觉得有趣,越听越觉得胸口处的火快烧到脑门了!

  MD还用说吗?可不就是青楼那biao子,果真是“戏子无情,biao子无义”!摆出一副白莲花圣母biao的姿态!

  卫旖刚准备抬脚起身,谁想到后面听见的更劲爆!

  “这些算什么?清白没了若是皇家肯承认就还是王妃,可和硕公主压根就没去宫宴,据说皇上可是生了好大的气呢!”

  “是吗?还有呢?”

  “还有呢!听宫里的宫人传,战神五王爷亲自进宫求皇上退婚!五王爷的为人京城里谁不知道啊?定然是和硕公主失了清白且性子差劲,所以五王爷才会请旨的!”

  后面的人还在各种八卦,卫旖此时已经不平静了,她可不敢再在这儿待下去,恢复了内力的自己现在可是浑身有劲,若是打伤了谁还真不好收场,难道要把这臭名声坐牢了?就算自己并不在意这身外之物,可特么也得是真的才行!

  夜幕如期而至,皎洁的月光洒在院子里,卫旖换好男装带着乔装打扮了的柏桑上了街。

  “这么说,我们要去青楼?”私心里,柏桑是不情愿卫旖去青楼这等肮脏的地方的,但她的性子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决定了的事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倒不如先顺着她。

  “嗯,既然她敢做我就敢上门。”卫旖云淡风轻地笑笑,似是毫不在意,可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气得快爆炸了。

  “这些日子我去庄子上也听说了。”柏桑顿了顿,“既然敢散播这些谣言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

  ~酷匠网~正版^首◎发@.

  卫旖脑袋里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烦躁地甩甩头,甩开扇子大摇大摆走进青楼,俨然一副纨绔子弟的架势。

  “把红眉姑娘叫来。本公子今晚只要她伺候。”卫旖随手扔出一张银票就上了楼。

  身后的老鸨定睛一看,这么大一张银票,整整一千两啊!这公子出手确实阔绰!

  “哎呀公子,真是不好意思啊!”老鸨腆着一张笑脸拉住卫旖的衣衫,“不巧的是红眉姑娘前几日就被人赎身了,妈妈也是舍不得的紧!要不公子再看看其他姑娘,妈妈保准有公子喜欢的!”

  “滚开!”柏桑看着这样一张浓妆艳抹的老脸就想吐,一把推开老鸨挡在卫旖身前。

  “这位公子好粗鲁啊,妈妈只不过是想好好招呼二位嘛。”老鸨可怜兮兮地看向卫旖,在她看来这白衣折扇的小公子脾气更温和,况且一出手就是一千两。

  “既是这般我们就不玩了,走吧。”卫旖轻扯了下柏桑的袖子然后率先走下楼梯。

  “二位以后再来!”

  楼上雅间。

  “主子,属下亲眼看见他二人离开了。”说话的正是方才谄媚的老鸨。

  “吩咐下去,所有人加强防备,可不能让人进来扰了我的清静。”

  屏风后的人正是君炎,也是楚轻扬。方才在暗处的他就已经看完了全过程,没想到这西域不谙世事的公主竟还会逛青楼,身边陪同的护卫也是认得的。

  柏桑……楚轻扬细细琢磨。

  后巷中。

  卫旖和柏桑隐在树上,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看来他二人早已在幕后之人的监视中了。卫旖不由感到一阵头痛,才来到这时代,她哪儿有什么势力啊!会武的事也不能被太多人知晓,其实更主要的是她今晚没易容,若是被宫里的人遇见了怕是会暴露。

  “走吧。”卫旖轻声说,动作轻盈下了树。

  柏桑随之也跃下来,二人在黑暗中悄然离去。

  “禀主子,这一夜无人潜入。”

  楚轻扬眼里浮起一股惊异,难道料错了?听闻西域小公主体格赢弱从未习过武,她不会夜里潜入可她身边不是还有个武功高强的柏桑吗?

  又是一夜无眠,每个人都各有所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