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刚回到房间,卫旖就迫不及待地问。

  “我的能力你还不相信吗?就说刚才吧,要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怎么有机会痛扁那人一顿!不过那人是谁啊?”柏桑得意洋洋,但一想起跟踪卫旖的人就不自觉皱起好看的眉。

  “不过是些不敢露面的小人罢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不过看样子应该不是那天晚上那拨人,因为他只是在暗处跟踪监视自己。

  “你怎么会这么凑巧出现在巷子里?”卫旖感到很不可思议,歪着脑袋看向坐在身旁的柏桑。

  “我刚刚安置好他们就回来找你,哪曾想你不在屋里,那日夜里的事故就已经昭示着有人不想要你活下去,所以我就去街上寻你,正好看见你神神秘秘的钻进巷口所以就在那儿等你咯。”说完后,还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似乎在说快夸我快夸我!

  “哦,这还比较符合我对护卫的要求。”卫旖点点头不做过多回应,这小子一向是得意忘形惯了,多夸他两句尾巴还不翘到天上去!

  “卑职有事要禀告公主。”陈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你怎么还没走?难道本公主说的话就这么不值钱?”卫旖不咸不淡的语气透过空气传到陈稳耳中,他顿时竟不知道如何解释。

  “不是说有事吗?就在那里说吧。”卫旖没给他思考的时间又问道。

  “是。东楚皇宫派人来了,想邀公主参加明日的赏花宴,不知公主如何回复?”

  “就说本公主身体抱恙,不去了。”卫旖听闻只是单挑眉毛就简单粗暴地拒绝,这倒是让陈稳有些吃惊,在他以为西域小公主虽然和从前有些变化但不会这么胆大自我。

  “可是公主这样驳了东楚的脸面,怕是楚云祁会不高兴。”

  “我是公主还是你是公主?怎么,莫非是你想嫁给楚轻扬?这也不失为一门好亲事,本公主倒是可以帮你。”卫旖语气里满是讽刺,自从自己发现了颈上的吻痕就料到了民间的风言风语。

  在四海楼用膳时就听楼下好几桌人议论纷纷,说西域和亲的和硕公主被贼人玷污了亲白,自然是不能进入皇家做儿媳的。

  “公主,卑职没有这个意思。”陈稳急急地辩白,他怎么从来不知道卫旖如今这般大胆,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没有这个意思就下去,本公主的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是。”

  待到陈稳退下后,卫旖才继续交代柏桑晚上要做的事。

  是夜,深蓝的夜幕宛若被一袭轻纱笼罩,朦胧间闪烁的星光美不胜收。

  一袭黑影划过,身姿矫健优美,优雅落在精致的院落中。

  “你还敢来,不怕有去无回?”虽然她知道他有能力安然无恙离开。

  “你可是我未来的太子妃,难道要叫本太子眼睁睁看着自己娘子嫁人?那岂不是太窝囊废了!”姬茗野一身暗红烫金的袍子映衬地他更是邪魅高贵,狭长的狐狸眼似笑非笑,世间万物皆因此黯然失色。

  “你摆出这表情勾引不了我,我知道你的目的,陈稳是你的人我也知道。把解药留下后你就走吧。”卫旖懒得和他计较,毕竟自己还需要解药。

  “我对你越好越好奇了,曾经不懂武功的单纯公主如今身怀浑厚内力,招式奇特,你说说,我要拿你怎么办?”伸手抚了抚柔顺的长发,黑瞳里无奈的笑意逐渐蔓延。

  “看呆了?我就说我魅力无人可挡!”

  好吧,卫旖承认自己看呆了,不得不说,姬茗野是她活了这么多年看见的最妖孽的男子,就连现代那些男明星都比不过他五官的精致。

  造物主果然是不公平的!卫旖腹诽着。

  姬茗野看着眼前的女子表情由最初的呆滞再到纠结最后愤愤不平,他情不自禁的笑了。

  “想什么那么出神?”姬茗野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弹了一下卫旖的脑门,看见她震惊的表情他笑眯了眼。

  “凭什么跟你说!你谁啊你?不给解药就滚,从今天起,姬茗野和狗不得入内!”卫旖气急败坏,一脚就踢向坐地心安理得的那个人。

  “这可是你说的哦?那解药我就一并带走了。”姬茗野故作可惜摇了摇头,起身整理了衣服作势要走。

  卫旖不禁暗恼应该等到解药拿到手再爆粗的!

  “我真走了?”卫旖一转身就撞进他的眼里,触碰到眼中的调笑卫旖又是一阵火大,不要就不要!

  “滚犊子!”一把将那个骚包推出门,只听“砰”一声巨响,门在姬茗野鼻尖种种关上。

  MY看4正版Uh章(节!上酷匠di网

  他摸摸鼻尖,还好引以为傲的鼻子没受伤!

  “姬茗野?”柏桑惊讶的长大了嘴。果然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姬茗野勾着不变的邪笑,“你就是她身边的小护卫,看起来挺可爱的。”

  “小屁啊!本大爷成年了!”只要一碰到“小”字他就像炸毛的猫。

  “你把这个给她。”姬茗野掏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柏桑,看了看紧闭的大门又朝远处站着的人点点头。

  “你自己怎么不给?”柏桑没好气地回道,却还是将瓷瓶收入怀内。

  只是一个眨眼间姬茗野就消失在浓厚的兴趣夜色里。只留下柏桑在原地目瞪口呆,这男人的武功和传闻的不太一样啊,不是说轻功是他的弱势吗?果然传言就是传言,骗傻子的!

  柏桑转身间看见了墙角站着的陈稳,他的脸在月色下一半明亮一半处在阴影下,虽是看不清表情,可是柏桑能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骇人的悲伤,好像是心脏被一只大手紧紧攥住不能呼吸。

  陈稳也看见了柏桑。或许是因为姬茗野的出现使得他想起了肩上背负的仇恨与重责,陈稳一句话未说,只留给他一个萧条的背影……

  柏桑压下心头的阴霾,走向屋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