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四海楼装修大气,所用皆是上等材料,小厮也是八面玲珑,足以见得这里的主人是个有才能的。

  “赵二小姐,您还是要老地方吗?”刚一进门,一名小厮便迎了过来。

  “老地方,这次本小姐要宴请贵客,带我的吩咐让厨房动作快些。”赵纯熟稔地说,看来她是经常来这儿。

  “还没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刚一落座,赵纯便迫不及待地问卫旖。

  “这位是我大哥夏达,在下易云。”

  “易大哥,不介意我这样叫你吧?”赵纯笑得更甜了。

  “随赵姑娘,左右不过是个称谓。”卫旖丝毫不在意,只顾着喝茶。

  “纯儿!听说你也在这儿?”一名男子突然推门而入欢喜喊道。

  “哎?这是谁?”一偏头他就看见了赵纯对面的卫旖,这么个美少年在这儿难保自己的纯儿不被勾走。男子就不乐意了!

  “老八,你又淘气了。”另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有如淙淙泉水流过沁人心脾。

  “五哥,我哪有,只是看见纯儿太高兴了。”嘴里说着,眼睛却是死死盯着卫旖,似乎是在警告她离赵纯远点。

  “是吗?那你这眼睛是怎么回事?”说着,被称作五哥的人走了进来,只一眼卫旖就认出了他是谁,不是楚轻扬还能是谁!卫旖倒不担心自己的身份是否被楚轻扬识破,因为她扮作男子后是易了容的。

  “纯儿见过五王爷,见过八王爷。”跟着,夏达和卫旖也起身行礼。

  “赵二小姐这是?”楚轻扬语气清淡眼睛却看向卫旖,他眼中一道光芒闪过,她怎么在这儿?

  “王爷有所不知,我被二位公子所救,要不是他们恐怕我就要被歹人所害了。”说着,赵纯又要哭了。

  “纯儿,究竟是谁?你告诉我,我去杀了他们!”楚仪风一听就如炸了毛的猫,就要命人去将那些个歹人捉来。

  “老八,冷静点,怎么还这么莽撞。既然赵二小姐被二位公子救了就说明没受到什么伤害。只是,还未请教二位尊姓大名。”

  “在下名叫夏达,就住京城。”

  “易云。”卫旖头都不抬,说实话,真不想看见楚轻扬。

  “既然是赵二小姐的朋友,我们就不打扰了。老八,走了。”楚轻扬心里默念“易云“二字后转身率先走了出去,身边的护卫跟在他身后也径直向外走。

  “五哥!哎!”楚仪风似是为难地看了看那个挺拔的背影,又向赵纯说道,“纯儿,那我就先走了,等我得空就来看你,你自己小心些。”说着,还警告似的瞪了一眼卫旖。

  这时卫旖才明白他的怒火来自于什么,搞了半天是喜欢这国公府二小姐啊!卫旖垂下眼喝茶,氤氲中挡住了她狡黠的眼。

  一走出四海楼,楚仪风就摆出一副没讨着糖吃的模样,“五哥,那小白脸在纯儿身边我不放心!咱们干嘛要离开啊,就应该吃了饭再走,顺道让我好好会会那个小白脸!”

  “我倒是没看出来你的醋劲这么大,连个女人都要计较。”楚轻扬云淡风轻的脸上露出一个调侃的笑。

  “什么?!那小白脸是个女人!”楚仪风两只手按在脸颊上直把嘴巴按成一个大大的0,“那她女人的样子肯定超级漂亮!你说是吧,五哥?”

  “怎么?你喜欢?”楚轻扬虽是带着笑,可是楚仪风却没错过自家五哥语气中de丝丝冰冷。

  “五哥,你开什么玩笑呢,我可是只喜欢纯儿一人的。”楚仪风讪讪地摸摸鼻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李奇,你在暗处跟着那个叫易云的人,别被发现了。”楚轻扬吩咐身边的护卫,这可是他最好的暗卫,就不信还查不到她的身份!

  “走吧。”楚轻扬吐出两个字后帅气地跃上马向皇宫方向驶去。

  “五哥,等等我!”

  御书房。

  “儿臣参见父皇。”

  “起来吧,今日是什么风居然你两兄弟吹到朕这御书房来了?”上首的就是东楚皇帝来楚云祁,已经年近50看上去还如同30多一般,这就告诉了我们保养的重要性。

  “儿臣是来请求父皇为西域国公主和亲之事做主的。”楚轻扬面容严峻,似乎是透着浓浓的焦急。

  “哦?什么事说于朕听听。”楚云祁眼中冒着精光却笑问道。

  “相信父皇已经听闻市井流言了,儿臣心想这样的女子并不适合做天家的儿媳。”楚轻扬语气带有几分诚恳。

  楚云祁狐疑看向面前的人,这是他从来没信任过的一个儿子,因为当年的事情在他们父子间留下了隔阂,楚轻言也一直是一副不冷不淡的样子。自己还要时时刻刻提防他是否知道了当年的真相,本以为送他去战场上就可以很快得到他的死讯,没想到这个从前瘦弱的孩子竟是成为了战神且地位直逼自己!

  “父皇?儿臣恳求父皇允许和离。”楚轻扬看上首之人不断变化的神色就猜到了他在想什么,还真是多疑敏感。

  “朕再考虑考虑,你们先回去吧。”楚云祁沉声说道。

  走出四海楼卫旖就发现暗处监视自己的人,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玩!

  “夏大哥,小弟认识你真的很高兴,咱们后会有期!”卫旖抱拳爽朗说道。

  “好好好!咱们可说定了!”

  “一言为定!”

  和夏达分别后,卫旖开始在城中四处打转,趁暗处的人松懈后立马拐进一条小巷,没想到竟会遇见柏桑!

  点他。卫旖用口型示意道。

  其实不用她说,柏桑也知道。

  于是,可怜的李奇就被二人给制服了。

  “你丫的!跟踪姑奶奶很好玩是吧!看我今日不把你打的满江红我就不姓易!”卫旖推倒李奇脚就招呼上去了,边踢边骂把这些日子压抑的怒火都排出去后方才作罢。

  “回去告诉你背后的人,叫他等着,姑奶奶,哦不,本大爷迟早找他算账,好好给我等着!”卫旖本来已经走到巷口觉得还不过瘾又返回来补了一脚才高高兴兴地离去。

  走出皇宫,楚仪风才敢开口,“父皇还是在防着五哥,若是他不同意和离那五哥有何打算?本身这门亲事就是他给你强加在身上的,现在又反过来以为是五哥你有什么心思。”

  “你话这么多不如早些回去陪沐秋。”

  “我才不要!那个变态真是有各种怪癖,我不要回去啊五哥!”楚仪风可怜兮兮的说。

  “那就闭嘴。”楚轻扬上了马车开始闭目养神,楚仪风看五哥不说话自己也只好安分坐在一旁不出声。

  “主子。”一阵风吹过,马车里已经多了一个人,正是之前被派去跟踪卫旖的李奇。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楚轻扬还是闭着眼。

  “主子恕罪。属下被发现了。”李奇的头更低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女子而已竟是有这么高的洞察力。

  “把经过说清楚!”楚仪风插嘴道,他对那个叫易云的女子是愈来愈好奇了!

  李奇看了眼面容沉静如水的楚轻扬,见他没任何反对便开口将经过细细道来,“属下按照主子的吩咐跟在那人身后,见她在城里东看看西瞧瞧最后突然拐进了一条小巷,属下怕把人跟丢便上前查看,谁知道还有一名男子在那里等着属下,一个不察属下就被点了穴道。”

  y酷◇*匠网首、发

  马车里陷入了一阵沉默,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李奇额头上冷汗直冒,糟糕,主子生气了!

  “你身上的伤还没说清楚是如何来的。”一刻钟后楚轻扬睁开眼轻声说道,其实不用说也知道是那调皮任性的丫头所为。

  “回主子,就是那人造成的。她边打还边说……让您等着,迟早要和您算这笔账。”李奇说完后更不敢去看楚轻扬的表情。谁知道,那个谪仙一般的男子竟是勾唇美好地笑了,如同泉水破冰,楚仪风在一旁早已看呆了。

  “既是如此,就依她好了。”说着,楚轻扬眼中透着几分宠溺,这个女人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同那晚在桂香楼所见如出一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