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卫旖早早唤来柏桑,屋子里点着薄荷香清冽醒神。

  “我说,陈稳也许有难言之隐所以逼不得已去做了那个什么姬茗野的手下,这名字真娘!”说着,又把话题扯到了姬茗野的身上,“他也就长得好看些,不过没什么阳刚之气,估计有断袖之癖!”

  “你说完了没有?”软榻上的女子黛眉轻瞥,委实无语之极。

  “还没呢。”柏桑习惯性点头,却在看见卫旖不耐烦的表情急忙改口,“哦不,完了。”

  “夜里你去城外找些乞丐,在村镇上找个院子安顿他们,至于这人嘛……最好是12、13岁的孩子。”

  “这容易,待会儿我就去找院子。”

  “谨慎些,别被人发现。人不在多,要精。”榻上,她姿态慵懒悠然,说出的话却是不容置疑。

  这些孩子就是自己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培养的第一笔势力。若你解决了他们的温饱问题,在这些孩子心里你就是拯救他们于水火中的恩人、唯一的主子。

  卫旖换上一身锦色长袍,玉冠系着两条白色玉带,一把银色铁质折扇轻握在手,玉树芝兰、纤尘不染,翩翩公子形象犹如从画中走来。

  内力虽是因为姬茗野的药被封,不过近身搏斗可是自己的强项,躲避身形也是在前世学过的,难道千年后的文明还比不过古时候?

  绕过院落附近的西域士兵,走在大街上卫旖还觉得像是在做梦,来到这个世界有一阵子了却从没好好在外肆意玩乐过!

  全城最大的赌坊。

  “买断离手!买断离手了啊!”

  “这位公子,请问你想玩点什么?我们这里骰子牌九比大小任你挑!”掌柜的一眼就看见了白衣公子,周身的气度必定不是平常人。

  “就骰子吧。”卫旖在胸前摇摇折扇潇洒不已,随手扔给掌柜的一锭银子复抬步走去。

  桌子前围了不少人议论纷纷,“兄台,怎么不赌了?”卫旖随手拉住一人问道。

  “小兄弟,你是不知道啊,这夏达可不是一般的赌手!这不,你看,他身前的银子都是从我们这儿赢去的!谁还敢和他赌啊?”

  果不其然,每个人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看来输了不少嘛!上首坐着一名黑黝黝的大汉,身侧围着几名小厮正在服侍他,端茶的端茶,捏肩的捏肩,捶腿的捶腿。

  “你就是夏达?”卫旖甩开折扇兴味十足地问道,“在下姓易名云,我要向你挑战!”

  话音刚落,四周的人眼里燃起了希望,终于有人要替他们出头了!可很快的又焉了气,这可是夏达,城里谁人不知啊!这位小公子应该是外地人所以不知晓罢了。

  “好,我夏达就欣赏果敢的人,咱们就比大小一局定胜负!如何?”夏达站起身,声音浑厚,犹如草原上的汉子——豪爽真性情。

  “你先来,来者是客!”夏达挥手示意道。

  “我很少玩骰子,还是你先请。”

  夏达也不再推辞,抄起骰盅熟练地摇起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听说有人要挑战夏达这难道不算劲爆消息吗?

  随着“啪”的一声,骰盅打开,四周传来一阵抽气声,两个六!

  “这已经是最大了,就算这小公子也摇出两个六不过打个平手。”

  “是啊,况且这小公子看上去年纪轻轻怎么赢得了夏达。”

  ……

  卫旖不理会人们的议论,还是怡然自得地站在原地,手中的折扇依然轻摇不停止,嘴角缥缈的笑让人猜不透她的想法。

  “换你来。”夏达豪迈说道。

  卫旖“唰”地收起扇子踱至桌前,“先说好,今日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这还是夏达第一次听见这么稀奇的说法,扬起憨厚的笑脸,“得,就依你!”

  卫旖同样行云流水,骰盅传来她所喜爱的声音。说起来,在前世时,她摇骰子可是一把好手,若是她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卫旖放下骰盅,人们都屏息凝神目不转睛盯着桌上的骰盅。

  “开!”卫旖清冷的声音响起,当人们看见骰子后陷入了一片寂静,而后热烈的呼声爆发起来!

  一粒骰子被卫旖用内力震成两半,盅内赫然两个六,一个一!试问人们怎么能不激动呢?

  “承让了。”卫旖浅笑着向夏达点头。

  “你这小子有些意思,这朋友我交定了!”夏达开怀大笑,大步走来便将卫旖揽入怀中。

  “小三儿!今晚我要宴请贵客,下去备好宴席!”夏达吩咐完后复转头看向卫旖,“走,大哥带你四处看看!”

  夏达和卫旖有说有笑行至巷口,女子的哭声传来,一看竟是几名流氓正在轻薄她二人。

  夏达本就是嫉恶如仇之人,听闻娇弱凄惨的呼救声怎么能视而不见,“易兄弟,你且等我解决这些腌杂泼材,我们兄弟二人再一醉方休!”

  卫旖只是冷眼旁观,未想到其中一人竟是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随着那人的污言污语和逐渐靠近,卫旖内心的厌恶翻滚着。丫的!实在忍不住了!

  卫旖出手狠辣,招招打在要害上,痛得那人不住叫喊“大侠饶命”。

  “大爷今日心情本身挺好的,你倒好,鬼主意打在我身上,看我怎么收拾你!长这么丑还调戏姑娘!丑就算了,身手竟还如此差劲!”

  卫旖一记后旋踢完美结束了这场以大欺小的打架,衣袍一甩潇洒走开。

  “易兄弟,你这招式我怎么从没见过?难道不是东楚之人吗?可其他国家也不太像啊。”夏达一脸好奇,一次性这么多发问卫旖自觉真是招架不住。内心不断呐喊:柏桑,我找到你哥哥了!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感激不尽。”

  更!N新最h快Yb上酷&0匠N网?6

  卫旖看向朝自己行礼的人,小脸上还有半干的泪痕,大大的眼睛配上一脸委屈确实惹人怜爱,可惜自己并不好这口。

  “救了姑娘的人可不是在下,要谢就谢我这位夏大哥吧。”卫旖语气冷淡,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女子虽是出自大户人家,但所用脂粉确是有如青楼女子般甜腻。

  “可是方才公子出手替小女子教训了这些地痞流氓,若不是公子相救,小女子哪会完整站在这里?”

  “我家小姐可是国公府二小姐,别人想救还救不来呢,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春桃!休得无礼!公子也是你能顶撞的?”

  卫旖勾唇邪恶又无奈地笑笑。国公府?这小丫鬟口气真大。

  “哦?既然姑娘这么诚恳在下就却之不恭了,只是不知姑娘要如何谢我?”

  “不如就让我在四海楼设宴款待二位公子以表谢意?”

  国公府二小姐眼神勾人,不住大胆朝卫旖看去,若卫旖还看不明白那就是傻子!

  这女人要勾引我!卫旖不由感到一丝好笑,没想到这皮囊这么好用。

  卫旖看向夏达征求他的意见,见他没反对便点头说好。

  于是三人一同去往四海楼用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