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雨绵绵,空气里满是雨水的味道,吸入肺中湿润绵密。

  卫旖站在书桌前正在潜心作画,长发只用一根银色发带捆成松松垮垮的马尾,几根发丝从耳后垂落。

  柏桑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不禁心头一震。

  “来了。”卫旖头都不曾抬就知道来人是谁。

  柏桑从未见她作画,还以为这个西域来的公主只会跳舞,不过跳舞他也没见过。

  “在想什么?”落下最后一笔就算完成了,卫旖放下毛笔来到窗边。

  E-酷TX匠np网唯/)一正Q版$,Q其…h他Fh都是c盗版?

  柏桑看着她的侧面竟一时忘了回答。

  “我要你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原来时间这么快,距离上次找红眉已经三天了。

  “毫无头绪,整个人存在的痕迹像是被谁抹掉了。看来她背后的人势力很强大。不过我还是找到一个东西。”

  “果然不出我所料,难道还是她?”说完后卫旖陷入了沉思。

  “对了,找到了什么?”卫旖急切地问道。

  柏桑严肃地从袖中摸出来递给她,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暗阁竟然也插手进来了?”卫旖的眉拧成一条线,没想到这个第一的杀手组织竟也会对这事感兴趣,那么暗杀的事会有他们的份吗?

  “这下难办了。暗阁这几年悄无声息地崛起,现如今江湖上谁人不知!况且阁主君炎向来是个冷情之人。”柏桑看卫旖陷入深深的沉思又立马转换腔调,“或许你色诱都不好使。”

  “色诱你个头!脑袋里净装些黄渣渣,真想撬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卫旖没好气地翻着白眼。

  还不是想要你开心点,眉头都拧成麻花了,真是!柏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费力不讨好,无奈地瘪瘪嘴。

  “夜里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今晚宫里就会有人来送衣服饰物什么的,你自己看着办。”卫旖像是下了是很大决心似的,拍拍柏桑的肩转身看书去了。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柏桑苦大仇深地抗议。

  最终抗议无效。

  其实不用她说,自己也是会愿意的。明日,就在明日,她就要嫁给楚轻扬了。

  柏桑慢吞吞地走回屋子,他是清楚卫旖的性子的,什么在她眼里都可以一文不值,除了自由。

  王府。

  “王爷,宫里来人了。”老嬷嬷轻声提醒道。

  楚轻扬放下书走向大厅,厅里坐着的正是皇帝楚云祁的心腹——徐公公。

  徐公公一脸慈祥的笑,站起身来向楚轻扬行礼。

  楚轻扬一身白衣,谦和有礼地说:“徐公公有礼。”

  二人坐下后,徐公公说:“咱家这次奉旨前来给王爷准备明日的喜服,待会儿还得去和硕公主那儿。咱家就先在这儿预祝王爷和公主喜结连理,白头偕老,早生贵子了。”

  楚轻扬面不改色,示意身旁的管家打赏。

  “本王多谢公公吉言,还请公公回宫替本王谢谢父皇的关爱。”

  徐公公走后,楚轻扬回屋就看见了送来的大红喜服,怎么看怎么碍眼。

  “李奇。”

  “主上,找属下有何吩咐?”屋子里凭空便出现了一个人,原来他就是被卫旖和柏桑暴打了一顿的李奇。

  “暗阁有消息了吗?”

  “回主上,人还是没找到。”李奇头微微垂下,他可不敢再看下去,主上这会儿铁定脸色不好看。

  “继续查!”楚轻扬语气冰冷坚硬,听得出来他在气头上。

  那个人的招式是凰族所特有的武功,难道凰族还有人存活?

  楚轻扬眼中浮现出悲痛,使他整个人看上去更是飘飘欲仙。

  大厅里,徐公公坐在椅子上喝茶却不忘偷偷观察周围的一切。

  “卑职见过徐公公。”陈稳身着铠甲从里间走来。

  “陈江君可是年轻有为啊。和硕公主呢?咱家奉旨打点明日的喜服,想要公主亲自过目。”徐公公笑得如同一只狐狸,说起这和硕公主,最近在京中可谓是名声大噪!却是烂名声。

  “怕是公公要白跑一趟了。公主因为这场雨偶感了风寒,现在还在床上昏睡。”陈稳不卑不亢回答道。

  “那咱家可得瞧瞧去,和硕公主可是金枝玉叶,咱家也好回去复命。”

  “公公这边请。”陈稳大手一挥带着徐公公走去卫旖的屋子。

  “卑职参见公主,宫里徐公公来送喜服,听闻公主身体抱恙特来探望。”

  “进来吧。”屋子里传出虚弱的回应。

  徐公公轻轻推门走进,粉色的纱幔放下挡住了里面的人,但看得出是名女子。

  “见过和硕公主,公主身体好些了吗?”

  “多谢公公关心,本公主身体一向虚弱,来到东楚又有些水土不服,恰逢今日这场大雨便引发了风寒。”卫旖断断续续地说着,听得出很吃力。

  “那公主就好生将养着,明日大婚怕是会更操劳。咱家就不叨扰公主休息了,先回宫复命了。”徐公公微微行了一礼又朝向陈稳,“辛苦将军了。”

  陈稳送徐公公出门去了。柏桑确定过关后立马翻身坐起,懊恼地抓抓头发,真丢人,陈稳肯定知道是他了。

  一处偏僻的院落。

  卫旖身手矫健,一个转身已经落在地上。

  “草民参见公主。”屋子里一名男子恭敬而激动地行礼道。

  “你是何人?为何会有……特有的联络方式?”卫旖心里已经有了大概的猜想,但还是警惕些的好。

  “草民问天是凰族后人。”男子直视着卫旖,眼里闪烁着泪光。

  “如何证明?据我所知,这个族群早已灭亡。”卫旖波澜不惊,泰然处之,只是逼视着对面的人。

  “公主,你看。”男子手腕处的符号让卫旖内心一阵激动。没错!这是凰族的标志,每个凰族人出生后都会用特制药水纹上这只青鸟,无论什么方法都洗不掉。

  “果然是真的……”卫旖仔细检查后感叹道。

  “其他人呢?”

  “他们都在密室里等着公主。”问天领着卫旖进入密室,果然见的20来人翘首以盼,每个人脸上无一不洋溢着喜悦,但细看会发现他们眼中还有抹不掉的伤痛。

  “参见公主。”

  “你们都起来吧,在这里我不是什么劳什子的公主,只是你们的族人。”卫旖坐下后开始打量在座的每一个人,剩下的族人多为男子,尤其是20岁左右的为多,看来当时逃出去的大多是孩子。

  “只是我不明白你们怎么会聚集在此,幕后之人还在寻找凰族逃出去的人。”卫旖困惑不已,她想不到是什么原因使他们再聚集在一起。

  “公主,这是族长安排的。前几日您的母亲已经把族长之位传给您了。”问天解释道。

  “参见族长。”所有人再次向卫旖行礼道。

  “母后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不是她遇上什么麻烦了?”卫旖脑筋一转就想到其中的问题,难道母后出事了?

  “娘娘她很好,只是担心公主您。”问天耐心劝慰着,“族长,让我向您介绍其余族人。”

  卫旖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和脸孔都记在心里。

  “现在,我只想问你们还想过躲躲藏藏的日子吗?”卫旖声音不大却饱含威信,使人不自觉想要臣服于她。

  所有人面面相觑最终下定了决心,齐声喊道,“全听族长安排!”

  “很好,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族长这个称呼改掉,从现在起,你们要叫我小姐。”卫旖顿了顿,继续说道,“明日我就要成亲了,所以很多事一时半会儿也做不成。”

  卫旖将这20余人分成四个小组,两个小组负责去之前柏桑找来的院落教那些孩子武功,至于另外两个小组,一组陪同自己嫁入王府,另一组就负责敛财。

  卫旖安排好后,胸有成竹地笑了。

  或许,京城的天就快要变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