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大娘也开口道,“老姐妹,这丫头是我亲戚家的孩子,想到镇上卖些杂货,带着这个小东西不方便,就想先放你家里,可以吧方便吧?”

  “可以!这点小事,客气什么!还带什么东西?这是什么?是马?不太像!”对方显然不认识鹿,疑惑开口道。

  小北没有敢回答,忙把水果放到对方手上,开口道,“我从小养的宠物,性格很温驯,真是麻烦您了!”

  “不麻烦,小事!你们进来坐坐!”对方忙让两人进了院子。

  侯大娘开口道,“小北!把它牵到那边圈里去!”指了指里面牛圈,侯大娘怕那鹿太扎眼,尤其那对大角,小北点头,牵着小鹿到一边的牛圈里,悄悄喂了它两个水果,还留下一些面包给它,嘱咐小鹿要听话,很快就回来领它,这才才出了牛圈,谢了对方,两人没有多停留,告辞离开。

  侯大娘赶了车,路上找熟人问了鱼和兔子的价格,赶了马车,便去镇上最大的酒楼,到了酒楼前,麻烦让小二姐叫来掌柜,掌柜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浓眉大眼,一看就是个精明的商人,看看小北带来的鲜鱼和兔子,开口道,“这鱼很新鲜!兔子是山里的野兔吧?”

  “是的!掌柜!这兔子都是在很远的深山里捕回来的,费了很大劲才捉到活的,鱼是朋友快马从几百里外带回来的,请我是帮忙卖掉,这鱼我尝过,味道很鲜美,鱼肉很细嫩,口感非常好。”小北忙开口道。

  掌柜打量一下小北,开口道,“这妹子长得文气,是个读书人吧,不像是做生意的人。”白白净净的小北,身材纤细,和女尊的女子差别很大的。

  小北点头,开口道,“是的!读了十几年书,小妹是学医的,这才出师不久,对生意一窍不通,这也是给朋友帮忙。”

  掌柜听说她是读书人又是大夫,眼中带了几分敬佩,这两个职业在这里都是备受尊重的,都是很稀罕的,这里偏僻,读书人少,大夫更少,这镇子不小,可是只有一家医馆,因为是独家经营,不论是药金诊金都很贵,一般小病小痛都不去医馆,穷人更去不起,忙开口,“你的鱼不错,但是太多了,我要一半,一斤算五十文吧?可以吗?”

  小北刚才打听过了,猪肉才十几文一斤,这鱼的价格已经不错了,忙开口,“掌柜,价格我不熟悉,我这是帮朋友卖的,她也是上百里带回的,又是车费又是人工,您给高一点吧?”她笑眯眯的看着掌柜开口,讨价还价她可是高手,自己虽没有卖过东西,但是上街买东西,一向是砍价高手。

  掌柜见了开口道,“好吧!算我们交个朋友,以后你的朋友有鱼你在送我这里,给你算六十文一斤,真的不能再高了,不然我也不赚钱了。”

  小北点头,同意了“好!掌柜爽快,以后再有鱼一定给您送来。”

  “我姓刘!你叫我刘姐就行!”刘掌柜是生意人,自认愿意多结交一些朋友,小北一看不是一般的人。

  小北忙点头,真诚道,“刘姐好!我叫李小北!刘姐叫我小北就好,这位是候大娘!”小北忙介绍旁边的侯大娘。

  掌柜有礼点头,眼中没有轻视之意,让小二姐搬鱼篓到厨房过称,一篓五十二斤,小北算了五十斤,有两条已经死了,一共买了3000文,兔子也留下,连兔笼给了三两银子,野兔子稀罕,又是活的,桃子这个季节更少,显然山里和外面的气候是有差异的,十斤桃子,三百钱,小北已经收了一包铜钱,小北又想起自己背包还有不少饼干点心,自己也吃不了,这些天老吃鱼和虾,这些点心没怎么动,尤其那个女孩包里带得多,如今到了异世,自己的多赚点钱才是正道,这晚上还不知道住哪?她让掌柜等一下,自己提了一袋子食品进了店里,找来盘子,打开一包饼干,让刘掌柜品尝,掌柜子人没有见过现代的饼干,吃了两块开口,“味道不错!颜色和花样也好看,主要这纸特别,我还是第一次见。”她指的是透明的包装纸。

  小北开口,“这是我朋友从很远的地方带回来的,这是一种特殊的油纸,不透水,不透气,你只要不打开,最少能放半年不变样,你若想要,可以留些,反正客人来,也会点一些点心的。”

  刘掌柜笑了笑,开口,“妹子!你倒是有做商人的潜质。”

  小北听了也笑了,不还意思开口道,“这不是受人之托,又看刘姐待人真诚,俗话说一事不烦二主,再说朋友的事,小北怎么能不尽心呢?是不是?”

  }酷匠网`正sU版"首发

  刘掌柜听了点头开口,“想必你的朋友是在异国做生意的,这些点心我真没有见过,更没听过,好吧!我留下八包,给你四两银子吧!”

  小北忙点头,“行!反正是顺路带回的,这些可以放很久,你慢慢卖,送人也不错。”

  小北收了银子,又让掌柜把铜钱换成碎银子,这样好拿多了,这才告辞离开。

  刘掌柜把她送到门外,说以后有什么新鲜的货直接送来就好,尤其是山里的野味,她都会高价收,小北忙应了,热情和刘掌柜告辞,拿了鱼篓上车,侯大娘驾了牛车离开,小北从另一个鱼篓拿出两条鱼,放进空鱼篓,开口,“大娘!这两条鱼给你留着,今天要多谢您了,不然我没有这么顺利。”

  侯大娘听了开口,“不用给大娘这么客气,鱼挺贵的,我要一条给儿子补补身子就好。”

  “大娘!你还说我们有缘分,我又坐您的车,又拿您的衣服,两条鱼而已,你还给我客气?再说这东西哪有情谊贵呀?”小北认真开口。

  “那好!听你的!我收了!女儿一条!儿子一条!这里还有不少,我们再去另一家酒楼问问吧?”侯大娘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