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方圆百里都是南山镇的地界,地多人少,女尊男卑,女子赚钱养家,男子守在家中,不能随意出头露面,虽是乡下,男子可以下田帮忙,也要妻主陪着,男子不许随意出门,尤其未婚的,结了婚的也不自由,家里的事都听妻子的。

  小北恶寒,她是讨厌大男子主义,但是女尊男卑也受不了,而且男儿有阳刚气才好看,虽不喜欢猛男莽夫,但是看不了太阴柔的,不会油头粉面吧?涂脂抹粉吧?恶心!自己能回去吧?怎么回去?再跳一次崖?万一摔死了?她怕死!虽不喜欢这里,但是不想死。

  大娘还告诉她,南山镇北面一百多里就是振林郡,大概是相当于现在的县城,再走几百里才是大城,这个国家叫威远国,地方人稀,周围还有其他国家,京城在千里之外。

  聊了半天,大娘打量小北的衣服,开口道,“小北!你的衣服料子看上去不错,但是太怪了,这样去镇上怕他们多问。”

  小北想起自己身上的衣服,在这里是奇装异服了,真会格格不入,进了镇上不会被当成异类吧?自己可不想引人注意,幸好有鱼和水果,自己虽有钱,可那是人民币,这里可不会有人认。

  小北开口道,“我没带钱,钱都在朋友身上,这也的卖了东西才能买一身!”

  大娘听了开口,“算了!我们认识也是缘分,我这里正巧有两身旧衣,是儿媳给我的,她是教书的,讲体面,穿了一年就不穿了,今天给了我,让我换了穿,可是长衫大褂,我干活穿了不方便,给你一件吧,就是旧衣,别嫌弃!”

  √看o正t~版dy章v节“$上,酷s匠网

  小北听忙开口,“多谢大娘,今天遇到您真是幸运,您帮了我这么多忙,小北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了。”

  大娘顺手从旁边拿来个包袱,拿出一件天蓝色的长衫,递给小北,开口道,“一件旧衣罢了,客气什么?我还要谢谢你送的鱼,给我儿子补身体。”

  小北忙接了,“大娘!咱们是有缘分,一会给您两条,好好给弟弟补补,我包里还有些稀罕的点心,是从外地捎来的,一会也给您几包,你带回去给孙子孙女尝尝。”说着也没有脱冲锋衣,直接把蓝色长衫套上,扣上布扣,正好遮住里面的长裤,看看自己的登山鞋,这几天穿的都是灰尘,凑合吧,没有会太注意吧?包里还有一双登山鞋和雨靴,就是没有布鞋。

  大娘大量一下小北,“不错!挺好的!像个学问人,我儿媳比你壮,衣服有些肥大,可以改一下。”

  “不用!很好!我喜欢宽松的,穿了舒服,我里面衣服也多,谢谢大娘!”小北打开背包,大娘赶车也看不见,她拿出四包饼干,两包牛奶糖,又拉上包,开口,“大娘!这是饼干,就是点心,外面有层特别的油纸,可以放很久不坏,半年都没有事,还有这是给孩子吃的奶糖,很好吃的,您带回去给孩子,饼干吃的时候拆开了就得早点吃完,打开就放不住了!”说完把东西塞给侯大娘。

  大娘忙开口,“这怎么好!这太客气了,这么精致的东西,一定很贵,我怎么好收?”大娘十分过意不去。

  “大娘!您这就见外了,我衣服都收了,这点点心,您怎么不收?何况是给孩子的,你记得吃完了,把外面油纸烧了就行,留着没有用。”小北怕这些塑料的东西在引人怀疑,毕竟自己来历不明,别被人当成坏人什么。

  侯大娘点点头,“那大娘收下了,替我孙子孙女谢谢你了,小北!若是有时间,记得去侯家庄玩,就说找候老四就行,就在庄东头,很好找。”

  小北忙点头,“好呀!小北一定去打扰!”反正是穿了,这里谁也不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小北一向喜欢交朋友,而且这个侯大娘人品也不错。

  侯大娘听了开口,“小北!镇子快到了!你的鱼稀罕,若守着卖比较慢,不如先去酒楼问问,还有这野兔子又是活的,酒楼应该愿意要,或许价格更高。”

  小北忙点头,“多谢大娘提醒,一会我去试试,不过我不知道价格。”

  侯大娘开口,“反正我也没有急事,我赶车和你一起,先去打听一下价格,再去酒楼卖,剩下我们再摆个摊子卖。”

  “还是大娘有主意,我一点也不懂,都听您的。”小北忙开口。

  “你聪明,会说话,一看就机灵,比我女儿强多了,我那女儿太木纳,只会干活,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就是个闷葫芦。”侯大娘埋怨开口。

  “那是妹妹淳朴这样的性子更好,而且妹妹是手艺人,一辈子不愁吃穿。”小北笑道。

  “哎!手艺人饿不着,咱山里人只能土里刨食,有个手艺多个进项,养活家人孩子,但是也赚不到大钱。”侯大娘感叹。

  “大娘,知足常乐!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的就是福气,何况妹妹才二十一岁,或许以后会有大机遇。”小北忙开口。

  “那就借你的吉言,小北!前面就到了!我们先去把鹿存下,再去卖东西。”侯大娘开口。

  “好!一切都听大娘的!”小北乖巧的开口。

  侯大娘对小北越来越喜欢,一路上攀谈,小北有礼又有见地,侯大娘把牛车赶到镇头一家院子外面,也没有遇到什么人。大概都去赶集去了。

  小北拿了一些水果,牵了小鹿,跟着侯大娘上前敲门,开门是个和侯大娘年纪相仿的女人,见了侯大娘开口,“侯大姐!这是来镇上赶集?今天来的晚了?”平时侯大娘也习惯把牛车放她家里。

  侯大娘笑了笑,“这不是儿子生了,我顺路去送点东西,就误了时辰,今天过来麻烦你点事,在你家存点东西,赶完集回来取。”

  “行呀!给我还客气什么?这位是?”她看了看小北开口。

  小北忙开口,“大娘好!我叫小北!真是麻烦您了,这是给你的水果,不要嫌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