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会不会耽误您赶集买东西?”小北开口。

  “没事!这些东西你一个人拿不了,时间还早,我又不着急,何况要买的东西不多,先送你!”侯大娘坚持道。

  小北没有再推辞,自己还真拿不了,二人又去了另一家比较大的酒楼,也是六十文又卖了是条鱼,剩下几条鱼和一筐水果,侯大娘便带她到集市,找个地方,摆个摊子,牛车放后面,其他东西还放车上,自己去买东西了。

  小北真没摆过摊卖过东西,好在鱼很新鲜,水果这时候有稀罕,一会便有不少人围过来,问价。

  小北见有人问,热情招呼,人美嘴甜,一口叫着姐,忽悠不少人来买,毕竟镇上的人生活水平还要高一点,有钱人自然不少,水果虽不便宜,但是也买了不少,渔业卖了两条,还剩三条,这才中午,小北也不急,这回没有人问价,坐着休息,旁边传开来几个人议论声音,小北闲着听听,似乎是说不远处有人卖身?这世界还可以买卖人口?这也太过分了!把人当动物了?这古代就是落后,小北心里嘀咕,旁边不少卖粮的买菜的,仔细听她们说,卖身是个男子,想卖身为奴,救治患病的母亲,但是大家的态度很怪,眼中和语气都是不屑和恐惧?小北不是好奇心重的人,可是这卖身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女尊男子极少出门,自己半天也没有街上有男子,偶尔有几个,还戴了纱帽,连眼睛都没有看见。

  小北忍不住问旁边的一位卖粮的女人,“大姐!你们说的是什么好玩的事呀?能给我说说嘛?”说完不忘递上一个甜杏。

  对方见了忙接过,开口,“这位妹子客气,谢谢!”对方见小北秀气,还带着微笑,很有好感。

  “我姓李,大姐贵姓?大家在说什么事?”小北有礼开口问。

  “不敢当,我姓王,原来是李妹子!其实没有什么,那边有个男人,来了一上午了,说是母亲病重,想卖身救母!”对方开口。

  “卖身?怎么不想别的办法?倒是个孝子!”小北开口。

  王姓女子摇头,“你不是本地的吧?看你这气质打扮倒像读书人,怎么会来卖东西?”

  “读了几年书,也没有什么天分,我今天是帮朋友的忙。”小北心想自己怎么也上了十六七年学,当然是读书人,又开口,“我确实不是本地人,刚来这里不久。”

  “那就难怪你不了解情况,那个男子十里八乡都知道,他今年二十岁了,还未出嫁,可是个命硬的,一出生就克死父亲,没几年母亲又病了,身体就没有好转,为了治病,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如今是一贫如洗,这男子不但命凶,而且很丑,人家儿郎都是白净秀气,他偏偏生得凶眉厉眼的,身材还粗壮,又顶着克父母的名声,连做妾夫都没有人愿意要,这不!二十了,也嫁不出去,怕是一辈子也没人敢娶。”王姓女子解释开口。

  “丑?二十不算大,他卖身怎么回事?”小北奇怪开口。

  “怎么不大?这里男子十三四就可以嫁人,二十岁就是老男儿,不可能嫁出去,何况她又丑,命又硬,至于卖身,听说他母亲病的太重了,大夫说最少的五十两才能救,五两他也没有,家里地都卖了,庄户人家,没有地就得饿死,可他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卖身,还要五十两,哪可能?先不说他那名声和相貌,就是好人家的儿郎,干净漂亮的少年才十二三两纹银,长得一般的最多十两,他要五十两,傻子也不买的,就冲他那名声,五两也没有人愿意买回去做苦力。”王姓女子不客气开口。

  “挺可怜的,生死有命,他爹的死也不该怪他,他为了救母亲自卖自身,也是极孝的人。”小北一向心善,最为一个现代人,她自然不信什么命硬、克父母的说法,都是害人的迷信说法,不知道害死多少无辜的人。

  王姓女子听了开口,“妹子!你倒是心软,可怜的人多了去了,不是我们这些人管得了的,他就跪一天也没有人敢买,你是没有见到人,男子哪有那般丑的?”

  小北不禁有点好奇,心想这人到底有多丑,等会卖完东西去看看,自己怎么说也是个大夫,会许可以帮帮他,给她母亲看看病。

  这时有人来买果子,小北又卖了些,看看背篓里还有些桃子,鱼还有二条,一下子减少了负担,自己只有两个背包了,一会让小鹿背着就好,只是晚上该去哪?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身上倒是有些银子,看来这里物价也不高,短时间饿不着,何况自己还有鹿茸,身上还有几件首饰,小北喜欢玉和水晶,脖子带的白玉是十八岁,父亲给自己的礼物,右手的水晶手链,是同事去国外帮忙带的,不知道在这里值不值钱?左手是个古式的金镯子,这是母亲的家传的,很宽带字那种,据说是外婆的嫁妆,后来传给母亲,母亲又给自己,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卖的,自己虽不喜欢金银首饰,但是这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念想。

  不过自己还没有沦落到卖首饰的地步,大不了去山里打猎,反正自己有麻醉枪,生活怎么可以维持下去,作为一名现代人类,还能在古代饿死不成?而且还会医术,学的又是中医,应该可以用的上,就算去山里挖药卖也饿不着自己的,别人怕迷魂山自己可不怕,自己有指南针,迷失不了方向。

  过了一会又卖了一条鱼和一些水果,看看剩下的一条鱼,不卖也无所谓了,这时候侯大娘买好东西回来,小北忙迎上去接过她手中的东西,放到牛车上,侯大娘开口,“小北!东西卖得差不多了?我该买的都卖了,该回去了,你想去哪?我再送送你。”

  酷;*匠?1网h永久“u免}费6看T9小说s“

  小北开口,“大娘!我有点事,您先等我一会,我很快就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