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火尊者从位置上站起,对着尘远怒目而视。

  “熔简,坐下!”游天侧着脑袋看着火尊者,语气虽然严肃,却听不出半分的责怪。“冥神冕下在此,你也敢放肆。”说完转头看向正把玩着月神佩的尘远,起身一拜,“既然月神没有空见我等一面,那本尊便下次再来拜访。还望少宫主能代我转告月神冕下。”左手的空间戒指闪过一丝光芒,一个水晶宝盒出现在他的手中,“此乃九阶宝物,名为破水星。由九阶魔兽破水兽的念核熔炼而成,持有此物,可在江海中破水而行,乘风破浪。”

  介绍过宝盒中的物品后,刀尊将宝盒交给了柳依,“这破水星便是天墟城送给月神的礼物了,还有游家的礼物则是与这破水星相辅相成的凝水珠了,也一同交给月神了。”

  游虎双手奉上了一个木质的盒子,看得出,那凝水珠的品质定是不如破水星的,但也是大陆中不可多得的珍宝,难得的是,凝水珠可加持破水星踏水而行的功效。尘远命柳依接过凝水珠后,与游天相互寒暄了几句便送其离开了。

  在游天走后,诸尊等人也纷纷送上了礼物,其中毒医二尊除了送与月神的固神丹外,也将一瓶的洗髓丹与进阶丹交给尘远,并嘱咐他要勤加修炼。尘远将众人一一送走后,就又重新坐回到主位上,上扬的嘴角显示出尘远此时极好的心情。不过……

  酷wS匠☆网"永})久0免费看q小^=说#

  “诸尊以及各大家族的人都已经走了,冥神现在有什么话可以直说了吧。”尘远笑眯眯地看着墨仁。从冥神墨仁坐下之后,他就没有任何的动作,既不说话,也不表现。尘远虽然从他身上感受不到恶意,却也不敢放松。

  “还冥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家伙,你也就比我家的玉儿大个两岁,不如也叫我爷爷吧。”冥神右手捋了捋胡子,眼角尽是笑意,“在你小时候,我还见过你呢,那时候那才从须臾台出来,才这么点点……”墨仁两手做出婴儿大小的样子。

  “额,那什么墨爷爷,”听着墨仁讲述着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尘远整个人都不好了,“我以前小时候事,我都不怎么记得了,就不要在说了吧!”小时候的事情,自己确实是没记得多少。

  “都不记得啦,那你小时候说你要打败宇航迎娶玉儿的事,你还记得不?”墨仁听到尘远的话马上就变得很严肃,一脸担忧的看着尘远。

  “……老实说,真不记得了!”汗,自己小时候怎么这么猖狂,敢肖想神的孙女,真是够胆大的呀。

  “不记得了啊,这我怎么和玉儿交代啊……”墨仁盯着尘远许久,脸色由开始的吃惊变成了失望,又变成了苦恼。

  “要不这样吧,下次我碰到玉儿再和她解释怎么样?”嘴上说着,心中却造俳附,那个玉儿不会很丑吧,不然怎么会担心嫁不出去呢。

  “对,就这样办,话说回来差点忘了正事,”墨仁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本来想找你师父的,现在看见这月神佩在你手中就和你说了吧:神魔的棋在你师父成神后就开始了,我们神方有两名执棋者,其中一人就是你师父,另一人则是伽蓝神庙的大长老,所以……”话语未完,墨仁看向尘远。

  “所以师父要回到月神殿,毕竟,攘外先安内!”尘远依旧笑着回答。

  墨仁对尘远的回答感到满意,点了点头又开口道:“正是如此,天墟城一直是伽蓝神庙的附属,想必一定会找你织月宫的麻烦的,你要沉着的应对,不要失了分寸。”语重心长的告诉尘远失落大陆的形势,“还有一方要注意的就是东北方向的魔修,他们之中有一人在你师父成神后也跨入了念尊的境界,你要小心……”一声阴冷的笑声打断了墨仁的话。

  “小心什么呀,原来失落大陆第一人也会在背后碎嘴啊,今个我邪帝也是见识了。”一道黑影飘进大厅中,停在了尘远的边上,“少宫主,你说这人真是不可貌相哪,是吧!”黑影渐渐显出本来的面目,只见来人一身黑袍,宽大的斗篷遮住了整个人的身形,脸上带着银色的狐狸面具,除了一双眼睛,整个身子没有露出一点皮肤。被尘远打量着的黑袍人慢悠悠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少宫主这么看着我……会让人误会的吧,哈哈哈哈哈。”

  尘远没有回答,反而对黑袍人说道:“不知天魔宫邪帝来我沧月岛所谓何事?”

  邪帝丰玄,天魔宫宫主手下第一人,传言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虽然他隶属天魔宫,却从不为天魔宫做任何事情,也不会听从宫主的命令,“所谓何事?哼,我来此不过是顺带看看有没有人欺负你罢了,毕竟你是他的儿子嘛。”没有等尘远做任何的回答,丰玄接着开口道:“虽让世人都说正邪不两立,不过嘛,我是从来不会理会世人的看法的,小家伙,你呢?你会不会理会?”

  被丰玄死死的盯着,尘远当时就觉得头皮一麻,却依旧开口道:“尘世之人的想法与我何干?我只管循着我的心罢了,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又何必一定要理会世人的想法呢!”话刚出口,尘远便能感觉到自己心境的变化,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变得从容坦荡。是啊,又何必纠结是否成功呢,都没有去尝试过,就开始担惊受怕。真是没出息啊!

  在尘远深思之际,丰玄已经向门外走去了,“小家伙,不要忘记你今天的话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