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远还未坐下,门外便响起了一声娇笑:“呵呵呵呵……奴家倒是没想到,这月神冕下平时不声不响,倒是教出了一个伶牙俐齿的徒儿。”只见一名身着红色洛仙纱裙的女子妖娆的走进大厅,女子先是走到冥神墨仁的座位前腰身微侧,“墨汐见过冥神”。墨仁左手虚扶南宫墨汐,“是南宫家的丫头啊,怎么,你的老祖宗舍得放你出来了?”打趣着南宫墨汐,墨仁脸上尽是笑意。、“呵呵……您老可真是会开我玩笑,上次不过点了司徒宇轩那家伙的衣服罢了,爷爷就关我的禁闭了,我还没找那家伙算账呢!”双目横瞪着门外的一道人影。

  “哈哈哈哈,南宫丫头,你想怎么找我算账啊?”笑声伴着司徒宇轩跨进大厅,不等南宫墨汐回答,司徒宇轩双手相交,朝着座位上的诸尊一一行礼。最后特意走到尘远面前,右手撩起袍子右膝着地,右手置于左肩,“剑门关司徒家,恭贺尘家少主成为月神弟子。”说罢,双手前托,一个玉盒便出现在他手中,“两株七品降珠仙草赠予月神冕下与少宫主,此物可助月神冕下巩固神魄,亦可助少宫主他日突破念帝。”

  尘远唤来柳依接过司徒宇轩手中的玉盒,“宇轩大哥客气了,代师父与我谢谢司徒族长。”转头看向柳依,“为司徒公子上茶!”

  “诺。”说罢便将司徒宇轩迎向左边的位子坐下,并上了茶。柳依做完这些事后重新站回了尘远的右手边。

  “哼……不过七品降珠仙草罢了,也值得这么开心?”南宫墨汐看着柳依手上捧着的玉盒,眼中嘲讽的意味显而易见。

  =,酷l匠…$网唯一正版of,^其他都Qa是☆L盗版

  “哦~想必南宫小姐这么说,一定是给我师父带了更好的礼物喽!”尘远转向南宫墨汐,“也对,连这样偏远的剑门关司徒家也能拿出七品仙草,想来居于帝都的南宫家,送给师父的东西必定要优于司徒家才是。”看着南宫墨汐骄傲的神色,尘远又缓缓的开口道:“不如拿出来让诸位开开眼界?”

  姿态袅娜地走到尘远的面前,南宫墨汐一脸鄙弃地看着尘远,“小孩,你还是叫月神出来吧,这份礼,可不是你和你那个丫鬟可以接受的。”

  “织月宫从来不肖想自身无法接受的事物,若是南宫家的礼我尘远要不起,那么织月宫自然也是不会要的。南宫小姐,门在你身后,慢走不送!”尘远做出送人的姿势,嘴角却扬着不明的笑意。

  “你……哼,礼物是送与月神的,自然不是你可以接受的,至于织月宫,哼,织月宫的宫主可不是你啊……”南宫墨汐转身走向诸尊,“想来诸位来此,除了恭贺月神晋神外,不过是想知道赐封月神的主神在何处吧!在这里与这样一个毛头小子耗着,诸位的时间可真多哪!”

  南宫墨汐的话刚说完便有许多人在底下附和,“是啊,少宫主,不如你请月神出来吧,再不成,直接请主神也行啊,大伙说是吧!”

  “就是啊,这样耗着不是耽误大家时间吗……”

  “没错,我们要见月神……”

  “见主神也成……”

  尘远冷笑着看着厅中的人都在不停的埋怨,又看见南宫墨汐得逞的笑意。“诸位,本少早就说过了,师父在闭关,不见外人!希望诸位体谅。”

  “诶,少宫主,话不能这么说,我们九尊如今只有你师父一人晋神,”说话的人瘦如骨柴,正是排名第八的骨尊者——锦晟,“我们剩余的八人也都想着能够更进一步,月神该不是担心……哈哈哈哈哈哈”

  “锦兄说的没错,你师父不会害怕我们都晋神了超过她吧,这还真是……”说话之人指尖跳跃着一簇灰色火焰,火焰的出现使得大厅内的温度升高了不少。

  “骨尊者想的倒是周到,只是,这主神是诸位想见就见的吗?诸位若想晋神,不如勤加修炼。至于火尊者的话,更是令本少啼笑皆非了,一位神会惧怕一个凡夫俗子超过自己,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啊!”尘远不动声色的说完这些话是,大厅里已经安静下来了。骨尊者听到这些话时深深的看了尘远一眼,并没有做过多的动作,然而……红色的火焰直奔着尘远的眉心,带着凛冽的杀气。

  尘远一直冷静的看着火焰飞速的划现,在射入眉心的前一秒,右手将一枚玉佩举在了身前。玉佩一出现,周围的众人都表现出了诧异的神色,而前进的火焰也被玉佩吸收,只见玉佩闪过一道月白色的光芒,大厅的温度便开始回升。在火焰被吸收之后,火尊者喷出了一口血,目光恶毒的盯着尘远。

  “怎么,诸位是不认识这月神配吗?”尘远从座位上悠悠的站起,看着已经呆愣的众人。

  一瞬之后,刀尊游天,毒尊安无优,医尊安无弈三人已经率先单膝跪地,片刻后,除墨仁外的众人都低头单膝跪在地上,“我等见过月神冕下!”

  尘远感受着众人跪拜的快感,望着伏身的众人,慢慢开口道:“诸位请起。”在众人都坐好后对火尊者说道:“火尊者往后还是不要这么注视本少的好,否则本少担心自己一没忍住,就收了你这双眼睛了,到时候可就不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