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丰玄走后不久,墨仁也离开了。走的时候告诉尘远,尘远的父亲曾在绝玄之地待过十年,而绝玄之地正是丰玄出生的地方。大概猜到丰玄今天提醒自己的缘由,尘远也就不再纠结他对自己说的那些古怪的话了。

  离开翼岛,尘远在柳依的陪伴下来到了博识阁。“少宫主,此后的三年,您都将在沧州岛及其附属七岛中度过,月神有令,三年后,您要参加三年一次的青才榜,并夺得榜首!”

  \最新:章\5节xB上Z酷匠网

  “青才榜?貌似我大哥今年也参加的,好像排在了第四。”深思了一会儿,“夺榜首?别逗了,我今天刚刚凝聚念力之晶好吧!别说夺榜首了,能不能进前十都是问题。你在和我开玩笑吧……”听到月满弦的要求,尘远控制不住的对柳依问道。

  “您没有听错,我也没有和您开玩笑。夺得榜首是为了让您能够直接进入沧溯学院的内院。”柳依不急不忙的说到,同时推开了博识阁的大门。厚重的木门上雕刻着繁盛的花纹,似乎在讲述着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灰尘随着大门的推开落在尘远的肩头,一时间让尘远窒息。尘远的大脑还在思考着关于青才榜的事情,三年的修炼会让他远离尘世,虽然他可以知晓外界发生的事情,但外界的人却不会将他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记住。每届沧溯学院的学生,能够直接进入内院的人,一是由外院开始,不断修炼,等到本身拥有强大的力量;另一个便是青才榜的前三名。

  明白了月满弦的用意,尘远也不再对自己有所怀疑,毕竟,师父是不会让他去做不可能的事情的。

  “博识阁阁训:凡非修念力者入阁,死!携阁中之书出阁者,死!毁坏阁中之书者,死!”苍老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博识阁,尘远转头想问问柳依这是怎么一回事时,却发现博识阁的大门已经消失了,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墙壁。“师父你这是在逗我吗,书在哪里啊?……”尘远的吼叫声回绕在沧州岛上空,惊起阵阵飞鸟。

  抱怨完后,尘远开始仔细的观察博识阁。博识阁的构造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结构,没有窗户,一丝缝隙也没有,从外面可以轻松的找到博识阁的大门,但从内部却无法发现,也就是说当初建造博识阁的人为了让阁内的人看书时不被外界影响,在博识阁内布置了阵法。尘远将想到的一切暗暗记在心里:我所处在的空间并不大,换句话说这里根本无法放下博识阁海量的藏书,如果不是那些书被人施了念术,那就是那些书都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只是,会放在哪里呢……轻轻地敲打博识阁的墙壁,全部的墙壁都是实心的,没有机关。

  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尘远停下步子开始重新打量博识阁,脑袋中突然闪过他在尘家的天水阁藏书中看到的一段话:混沌之后,天地间出现了第一位神,后世之人都称这位神为祖神。传说祖神自降生以来便始终手持一本书,书中记载了各族的大小事件,祖神从书中获取有利的信息帮助其他的种族进化。这本书就是祖神的伴生神器——琅嬛。

  后来祖神因帮助神族逃脱天灾而羽化,留下了自己的伴生神器交给了一位上神,之后那位上神便是统领众神的主神。然而自上任主神泯灭后,琅嬛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世间诸多传言,有的说神器有灵性,去寻找自己下一任的主人了;也有人说,神器被用于铸就玄天法阵了……

  说法众多,没有人能够确定,但世间人总是在乐此不彼的寻找着琅嬛,只因为琅嬛的每一任主人都是主神!

  想到这里,尘远低头便朝前鞠了一躬,“月神弟子尘远,奉师命前往博识阁阅书,恳请琅嬛上神放行,若有得罪之处,还望上神不与我计较!”

  尘远的话说完许久之后依旧不见博识阁有任何的变化,难不成我猜错了,这琅嬛上神并不在博识阁内……正想着,尘远面前的空间开始扭曲,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雪白的头发被梳的一丝不苟,挽成一个老者的四方髻,饰以通天冠,白色的麻布袍子显得整个人干净利落,然而让尘远不解的是,老者看尘远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多年的老友,其中包含着惊喜,苦楚,怀念等多种情绪。

  似乎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老者很快的隐藏自己的情绪,再看向尘远时就只有默然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了,我也就不与你多解释我的身世了,我是博识之灵,或者说,我就是博识阁。”琅嬛伸手在自己身前的空地上一挥,一摞书便出现在尘远的视线中,“这是你今天要看完的,看完后每一本书会自动消失,你只有一次机会,不懂的就来问我。等所有的书都消失后,博识阁就回自动把你送往点将台。”说完后,琅嬛便不再理会尘远,双手缚在身后,背向尘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