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满弦在尘远的念力之晶出现后便飞身来到了尘远的门前,”不错,能在我教导一遍之后就凝结出念力之晶,”听到月满弦的话,尘远引导识海中的念力使得手心的念力之晶慢慢消散。随后起身开门,便看见月满弦眼中透出了满意,“虽然天赋不错,但总归是耽搁了三年,这样看来,你的天赋也不过平常罢了……”

  原本尘远因为成功凝聚念力之晶而稍带喜悦的脸色也因月满弦的话消失了,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本洋洋自得呢,如果主神说的都成真的话,那么自己还有什么值得快乐的,所以一定要阻止,一定!深呼一口气,尘远缓缓开口道:“徒儿明白师父的意思,丢失的三年我会更努力的补回来。”捏紧了身两侧的拳头,“话说回来,师父你是不是晋神了?外面的的这些人……”语气之中没有疑问,反而尽是肯定。一从幻境里出来他就感应到了许多的陌生气息。

  感受到尘远语气中的肯定,月满弦的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又松开。“恩,刚晋神。这不,就有人来给咱们织月宫送礼来了吗……”嘴角微微向上勾起,这个小狐狸……“可惜为师比他们辈分大了不止一辈,这礼物还真不怎么好收啊,可惜了那些奇珍异宝啊……”意犹未尽的语气透露出月满弦的不舍。

  “额,师父,我看不如这样吧,我的年纪小啊,这礼我可以收的呀,您说是不是。”讨好的对月满弦说道,尘远心中不免为自己的机智暗暗叫好。

  “恩……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呢……”月满弦故意拉长了声音,低头看着一脸笑意的尘远,似乎考虑了半晌才说道:“也对,送来的东西哪有不收的道理。那你准备准备吧,等会柳依会来接你的。”说罢,便转头离开了尘远的房间。

  当尘远站在翼岛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而被接待的诸尊也惊呆了。

  师父真是……虽然是我想要那些奇珍异宝,但也没必要这样啊,别说冥神了,就是诸尊也不会把他们手里的珍宝给我。尘远心中默默为自己捏了一把汗。然而尘远没想到的是,今天的造势,为他后来的成长积攒下了许多的便利。谁不知道,月神几百年来一直是独自一人,而尘远却能够代替月神来见他们,可见尘远在月神心中的分量不低。

  ☆更S'新/最x_快&*上酷VN匠q网5

  看着柳依为诸尊上了茶,尘远就只好硬着头皮坐在了主位上。这一坐,便有一位虎背熊腰,身后背着一把大刀的男子站起身朝尘远大吼道:“小子,你可知这是谁的座位,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敢坐月神大人的位置,你活腻了不成!”说着,右手便伸到身后,作势要抽出背后的大刀。尘远没有理会持刀大汉,那人背后背着的是兵器排行榜第三十九位的狂啸刀,是蜀川游家的人。拿起右手边的天露泉饮,轻轻地抿了一口,目光却悠悠的飘过众人的神色,有人焦急,有人嘲讽,有人安然自若,可谓是各有姿态。半晌过后,尘远依旧端着泉饮没有说话,此时一道玄色闪进了尘远的眼里。有人终于忍不住了!

  “家中族人游虎未见过世面,冒犯了少宫主,游天还请少宫主看在游家的薄面上,不要与他计较才是。”玄衣男子左手轻拿着茶杯举向尘远,面上带着浅笑,从容而又友好,让人看不出敌意。然而尘远却知道,刀尊游天绝不是什么和蔼之辈。

  尘远也向游天举杯,“刀尊真是客气了,晚辈又怎么会计较长辈的过错呢。”说完,不等刀尊回答,起身向左右两边的诸尊轻揖。“诸位尊者能够亲临沧州岛,师父也是极为高兴的。只不过师父正在闭关中,无法亲自招待诸位,就嘱托我来招待诸位。若有不敬之处,想来诸位看在我年幼的份上,是不会与我计较的。”特意将年幼二字咬重,面带微笑的望向游虎,看见游虎气得通红的脸,尘远脸上的笑意更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