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月宫内,尘远从床上苏醒,只觉得脑海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无法平静。盘腿做起,“天地万物,化以冥合;有生之灵,念力成之。”口中不断重复着这一句话,他感觉到那股力量似乎被什么所牵制,在不停的旋转。

  “不要分心,师傅说要屏气凝神,念力之晶要有属性,”想到这里,尘远便尝试着去控制那股力量,引导那股力量化为一把剑的形状。

  月满弦透过水晶球注视着正在凝聚念力之晶的尘远,这个孩子,比她想象的有天赋。

  “启禀尊者,冥神及诸位尊者在织月宫外求见!”柳依单膝跪地,目光炽热的望着月满弦,尊者求了几百年,终是晋神了。

  “柳依,往后你记住,这沧州岛,除了我与远儿外,便只可以让你们七子踏入,其余人等,一概留在翼轸二岛。”月满弦感受着殿外多股强大的威压,是来下马威的吗?哼,不自量力!

  “是,尊月神令,”柳依左手置于右肩,神色虔诚而又恭敬,“那月神是否接见外面的诸尊等人?”

  月满弦不答,转身望向水晶球中的少年,“等少主醒了,你去向少主诉明原委,再由少主定夺吧!”月满弦感受着识海中白玉棋子传来的波动,真是个麻烦啊……目光从水晶球上离开,右手翻出一枚月形玉佩,“柳依,你将月神佩交给少主,并告诉他,自今日起,他便是这织月宫的主人。织月宫的一切大小事物都由他处理。而我,三日后便会离开这里,回到月神殿……”

  “主上……”回到月神殿,就意味着回到大长老的监视下,时刻充满着危险,处处暗藏着阴谋。

  “你不用说了,我意已决。既然我晋神了,那我就必须回到月神殿,否则……更何况,你莫不是天真的以为,大长老不会亲自来迎接我这个新晋的月神吗?”淡薄的语气掩不住月满弦内心的痛苦,几百年前的经历,已经化为她一生的噩梦……“你们七子是二十八星宿,替我照顾好少主。切记,南方朱雀七宿,绝不可踏出南方,否则四方天地的平衡将会被打破。”月神佩轻轻的飘落在柳依的手中,闪烁着柔和而又神秘的光。

  “柳依尊月神令,此生绝不踏出沧州岛……”柳依眼中充满着不舍与留恋。当年朱雀七宿刚刚降生被魔族的星魔神追杀时,是主上不惜重伤救下了他们,并不断地培养他们……

  与此同时,尘远正陷在幻境众无法脱身,额头冒出层层冷汗。收入眼底的是无尽的染满了鲜血的土地,接连着血色的天空,充满着死忙与肃穆。行走在幻境中,尘远愈发体会到了浓重的死亡气息。正当尘远寻找着脱离幻境的方法时,目光注意到了一个身着金色长袍浮在半空中的男子。男子双手负于背后,腰间缀有一枚青色玉佩,神色悲痛。顺着男子的目光看去,尘远霎时心中一惊:烈火在四周焚烧着,天空中时不时劈下一阵阵惊雷,伴着落下的雨点,冲刷着流溢的鲜血,数不清的尸体横散在烧焦的土地上,有些更是四肢不全。眼前的场景让尘远不得不心惊:之前这里发生的战斗该是如何的惨烈,才会有这样的杀戮。

  v:更B新最快}1上酷C/匠网fl

  突然之间,尘远听到天空中传来的声音,“这里,便是六百年前的战场。诸神大陆中所有的神都聚集在这里,两派之间相互杀戮,直到最后,只剩下了卜祝之神,她向我讲述了征战的原委,并自毁神魄,永不入轮回。”声音到这里有些许的停顿,男子周围的悲伤似乎更加浓重,“神历一万七千年,魔族的魔神皇魔尤打通了连接诸神大陆与魔域的魔神之井,七大魔神中的星魔神后卿,血魔神萨浮率领魔神军攻入诸神大陆。神族军队誓死抵抗才阻止了魔神军的进攻,神魔两军在诸神大陆的极北之地交战,双方伤亡惨重。三年后,魔族退兵,本以为大陆可以开始修养调整,却因为征战一事神族一分为二。此后的数百年中,两派人马不断暗自交锋,私底下的争斗也从未停歇。终于,在我前往封印魔神之井时,两派开始了决战……再后来的事,便是你们后世所了解的那样了。”男子轻叹了一口气,目光缓缓地看向尘远。

  感受到男子的目光,尘远也抬起头望向男子,消化了千百年前发生的事后,尘远开口道:“那么,您就是前代主神苍梧了吧!尘远拜见主神!”

  “恩,你可知道为何你会出现在这个幻境中,而我又为何在你凝聚念力之晶的时候进入你的神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主神冕下是想帮我凝聚念力之晶,也是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做吧。”嘴角微微的上扬,从一开始主神的现身包括后来的魔族进攻,尘远就已经猜到了主神的意图,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师父现在已经晋神了。

  尘远肯定的语气使得主神的眉头微微一皱,现在一个少年也敢用这样的语气与神交谈了吗?“不错,我确实有事情需要你去做,不仅是你,你的师父也同样。等你出了这个幻境,你的念力之晶便会自动凝聚。现在,认真记住我下面说的话……”

  片刻之后,尘远便从幻境中醒来,理了理脑中的思绪,心情也渐渐从激动与不安中平静下来,右手并掌,微微调动识海中的念力,一枚剑形的晶体浮现,放射出火红的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