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岛外围,一九岁孩童盘腿面朝大海而坐,一女子立于其后,“无论是失落大陆还是诸神大陆,亦或是魔域,每一个有修为的人都有自己的力量源泉,我们将这个源泉称为——念力之晶。不同种族的念力之晶都是不同的,不同的属性就会有不同的形状,修为的不同则分别出了不同的颜色,例如我,”月满弦右手浮出一枚晶体,晶体微晃,一分为二。一枚呈现古琴形状,而另一枚则呈现出半月状。“这便是我的念力之晶。”两枚晶体散发出紫色的光芒,而半月状的晶体更是发出黑色的光圈。

  修炼念力的人都会有等级之分。最初凝聚念力之晶的人称为念徒,而后分别是念者,念师,念宗,念王,念帝,念尊,念神,念神又被称为假神或是半神,而念神之后,则是真神。成为真神的人已经脱离了五行的束缚,可以融合各个属性而不会遭到反噬。不同级别的念力之晶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从低到高依次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到了真神之境时,念力之晶便会变成白色,而白色越是纯粹,则说明念力越精粹。

  “师傅,那每个人最多有几枚念力之晶呢?”尘远望向月满弦的眼中饱含着向往。

  “说不清楚,每个人念力之晶的数量取决于他个人的天赋,有些拥有多种属性的人会拥有许多枚念力之晶;相反,有些人一生都只有一枚。”

  月满弦手中的念力之晶慢慢去,“阿远,你现在屏气凝神,将注意力集中在识海,找到识海中不稳定的那股力量,再慢慢的引导它。这个时候不可以急躁,一步一步来,让那股不稳定的力量在你的识海之中游走。”望着专心凝结念力之晶的尘远,月满弦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很好,现在缓缓的分出你控制识海的力量,将这些力量一成一成的融入到你的周围,再感受周围的念力厚度,选取最浓郁的那部分,吸收它!”说罢,月满弦右手上翻,五指如拨弦一般在空中轻触。

  尘远四周出现的半月状的法阵,是诸神时代的聚念阵。月神一脉的传承者都会使用这个法阵来为自己的族人提供浓郁的念力,来使得凝聚念力之晶的成功率升高。

  观察到尘远的状态已达到最佳的时候,月满弦对尘远说道:“跟着我念:天下万物,化以冥合;有生之灵,念力成之。”

  “天地万物,化以冥合;有生之灵,念力成之。”尘远双目紧闭,额头冒汗,许久之后,尘远的身形一震,口中喷出鲜血。月满弦见状,立即扶起尘远的身体,右手并掌,置于尘远的后脑,念力从手掌缓缓涌入尘远的识海,双目微合:从念力的反馈情况来看,阿远并非是先天不能修炼念力的,那么又是什么让他被反噬的呢?

  月满弦的念力在尘远的识海中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的存在,正想收回念力,却在霎时间被一道强悍的力量震退。一股可怕的威压从尘远的身上升起。

  能够压迫到我的威压,必定是真神级别的,而且这股威压是有意识的,更可怕的是没有属性,莫非……,想到这里,月满弦起身伫立,左手微抬,置于右肩,“月神使者月满弦恭迎主神降临!”虽然有所怀疑,但月满弦依旧以最恭敬的态度迎接着虚空中的那团光芒。

  片刻之后,那团柔和的光芒在空中聚集,渐渐化为一个人影,眉目之间透露出威严。金色的长发被挽成了一个神玉髻,耳鬓处留出了两缕细发,无风自扬。身着七彩云锦所剪裁的长袍,腰间挂有一枚圆形的水苍玉……若说之前月满弦还对人影的身份有所怀疑,那么,在看到那块水苍玉的时候,月满弦已经肯定了人影的身份,正是前代主神——苍梧!

  看着低着头的月满弦,前代主神苍梧的脸上并没有露出满意的神色,反而是一种自责与懊恼。六百年前的大战,若是他能够早点制止,那么诸神大陆也不会一分为二,也不会被魔族压制……

  抬头望着苍梧心不在焉的样子,月满弦脸上露出些许的疑惑:主神在众神之战中已经身陨,那么现在又以神魄的形态出现,莫非是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正想着,苍梧已经开口道:“月神的继承者吗?你受伤了!”人影有时虚晃,有时透明,声音不大,却足以令人的灵魂震撼。

  “回主神,此前大陆曾临劲敌,诸位神邸的继承者联手抗敌,伤亡甚重。”

  “离众神之战怕是过去很多年了吧!这些年也难为你们这些神使了,你们能够在魔族的虎视眈眈下保住大陆,也是及其不易的!六百年来可曾有人晋神?”

  “回主神,除前任海神的神使墨仁被封为冥神外,未有一人。”一想到这里,月满弦便失落无比。失落大陆普通人的寿命大约有百岁,而修炼了念力的人则可以增长自己的寿命,每增长一级,便可以多一百年的寿命。月满弦虽是半神之躯,也多有七百年的寿命,可是在无尽的岁月之中,她所剩的寿命不过一百年,若是这一百年中她无法晋神的话,她也逃不过身死的结局。

  “果真是这种结局吗!是我的疏忽啊……既让如此,那我便助你晋神!”苍梧的目光先是充满了失落与愧疚,而后则被坚定取代,他已经找到了那个继承他的人,那么就可以放手去做了!听到苍梧的话,月满弦先是一震,之后便欣喜不已。她整整求了七百年的事,竟然在一夕之间成功了。

  “月满弦谢过主神恩典!”

  *!酷6'匠0网¤唯●P一正版,其}@他D都y@是9盗+版

  “月神使者月满弦听封:昔者月神,执掌月轮圆缺,于光消暗长时,指引世人。月神已逝,圆缺亦乱,尘世之人,陷于迷暗。为正圆缺,亦为世人,今月神使者月满弦晋为月神,望汝莫负苍天,无愧于心!”话语刚罢,一道光芒从苍梧的额头射出,在月满弦的身边围绕,光芒时而化为满月,时而化作弦月,上古的梵文忽明忽暗,数息后,月满弦的眉心出现了一枚月形。

  月神印再现,伽蓝神庙三神殿中的月神柱慢慢的变亮,月神殿中跪坐的一人嘴角闪过苦笑,“月神柱亮,月神印现,月神回归……你终于晋神了,终于有了保护你自己的力量了……”

  听到苍梧的话,月满弦眼中闪过泪花,百年修行,不过为求一朝化神……“月神月满弦谢主神晋封,吾自当恪守天道,不忘神职!”不让眼中的泪流出,仰头望着苍梧。

  “……”听着月满弦的话,苍梧并没有回答,诸神与魔域的这盘棋,才是它心中最担忧的。眼角撇到昏倒在地的幼童,此子年幼,但眉目之间却也透出坚毅之气,心中有志,又肯虚心受教,他日必定不凡,这盘棋……似乎心中下了很大的决心,苍梧右手在虚空轻轻一划,只见虚空的裂缝中出现了一枚棋子,右手翻掌,棋子落在了苍梧的手中,轻运念力,棋子被缓缓的送到了月满弦面前,“这个棋子,是神魔这局棋神方执棋者的代表,日后神魔交战,它也有不小的用处,你好好保管。”说罢,转头看向尘远,“这个少年,待他成长之时,便,是下一个执棋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