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巧目光澄澈的看着她,“包括你与庆王的关系吗?和皇上现在所在之处吗?”

  宋明珠的脸色变了的一下,皇上是她手上的王牌,如果皇上出事她就会变的一无所有,所以她将皇上控制的很好,让其乐不思蜀,没有人知道他的所在,听到安巧的话,她眉毛轻挑,“皇上现在在哪?”

  “冷宫!”安巧吐出这两个字!

  宋明珠瞬间对其刮目相看,安巧素来不得她重用,甚至将她当成下等宫女使用,却没想到安巧还能暗中调查出她这些事情,果然是不简单,心中更是觉得若这次安巧能够为自己所用,很多事情会简单很多。

  她笑着道:“当然可以,他们想要找到皇上就是为了与本宫争锋,利用皇上来对付本宫,可惜这些本宫不在乎,除了这些,你还可以告诉宋千雅,皇上现在已经被本宫用一种毒药控制住,像一个木头一人一样只听从本宫的吩咐!”

  “如此,多谢贵妃娘娘!”安巧点点头,这个消息对于宋千雅等人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就算得不到宋千雅的信任,日后在东宫行动起来也会方便很多。

  东宫!

  点墨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安巧,小心翼翼道:“王妃,她怎么样了?”

  安巧身上的肋骨被打断了三根,头部有淤血,脸上有被刀划过的痕迹,虽不至于毁容,也有可能留下疤痕,她没想宋明珠还真是将信用,说三日之后将安巧送回来还真是送回来,且是以这种半死不活的方式送回来的。

  “她只是受了重伤,休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宋千雅将药房交给点墨,“你去按照这个方子去抓药,记住这些事情你一定要亲力亲为,切不可让外人插手明白吗?”

  点墨点点头,拿着药方走出去。

  宋千雅为安巧施针保住她的心脉,再加上药水,不多时安巧醒了过来,看到宋千雅坐在自己床边,拉着她的手,泪水不断往下落,嘴唇动了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什么都不用说,好好养伤就是!”宋千雅宽慰道。

  安巧挣扎着起来,满眼愧疚之色,“多谢王妃的救命之恩,奴婢做牛做马都难以报答!”

  “想报答,日后机会还有很多,不急于这一时!”宋千雅笑着道,“日后你就和点墨一样留在我身边,只要你没有异心,我不会亏待你!”

  安巧含着泪点点头,见宋千雅要走,一把抓住她,“王妃,奴婢有些话想要对您说,还请您先屏退左右!”

  宋千雅让其他人退出去之后,安巧小心的环顾四周,见没有之后,一颗心才放下,小声道:“这段时间王妃不是一直在寻找皇上的所在吗?奴婢或许知道他在哪里?”

  “在哪?”

  安巧看到她震惊的神色,心中十分满意,继续道:“就在冷宫!”

  “你确定?”

  “奴婢不确定,只是听贵妃娘娘无意中说起过一句,但既然皇宫所有地方都没有,也就只能是冷宫了!只是……”安巧咽了口吐沫,“只是奴婢发现贵妃娘娘好像会妖术,能够控制一个人的精神,奴婢担心就算王妃能够找到皇上,也于事无补!”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自有安排,你专心养伤就好!”宋千雅又象征的叮嘱几句,匆忙的走出去。

  冷宫她不是没有派人搜过,依旧是一无所获,看来还是他们有遗漏的地方,飞鸽传书给欧阳浩泽,让他马上回来,虽然她相信安巧不会在这件事上欺骗自己,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

  半个时辰之后,欧阳浩泽归来,看着她略带急切的神色,戏谑道:“你也有着急的什么?”

  “是关于皇上的!”宋千雅压低声音,拿出纸和笔,画出冷宫的地形图,指着几个地方对欧阳浩泽道,“你迅速去这几个地方看看,我担心皇上可能被囚禁在其中的某个地方。”

  欧阳浩泽将图纸拿起来,端详半天,“你确定皇上在这些地方,为何我从未在皇宫见过这些地方?”

  他自幼在皇宫长大,冷宫虽然算是皇宫禁地,他也并非没有踏足过,几乎可以说对那里的地形了如指掌,而宋千雅画出来的几个地方好像凭空多出来的一样,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之前没见过,不代表没有,现在你马上派暗卫去哪,看是否能够查出皇上的行踪!”宋千雅催促道,安巧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宋明珠心里也清楚,也正是如此,宋明珠才不会让安巧轻易离开皇宫,既然安巧离开,想必她也是做出了精密部署的。

  欧阳浩泽不断的上下打量她,“宋千雅,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天牢还有皇宫都如此了解?”

  “别忘了我是风月阁的弟子,你觉得还有什么地方是风月阁涉及不到的呢?”宋千雅反问道。

  话虽如此,但是欧阳浩泽还是觉得这里面有问题,盯着宋千雅看了半天,“我不可否认风月阁是很好的托词,但,风月阁向来不插手皇室之事,收你为徒已经算是破例,我可不相信风月阁会冒着被剿灭的危险来去皇宫调查这些事情。”

  “除了风月阁,你觉得我还能从哪来知道这些事情?”

  欧阳浩泽无言以对,的确,好像除了风月阁,宋千雅在外面也没有什么势力,如果不是有自己和沐青羽暗中帮她,宋千雅未必能够活到今天,更别提知道那些事情了。

  宋千雅见他不再多问的,催促道:“快点去办吧,如果你真能找到皇上,回来我给你摆庆功宴如何?”

  ?(更新lm最_6快}b上酷\匠网

  “你的庆功宴我可不敢吃,万一你要谋害我怎么办……”

  欧阳浩泽话还没说完,宋千雅一巴掌拍上去,“我要谋害你,你还能活到现在,看把你给能耐的!”

  欧阳浩泽撇撇嘴,“你居然真想谋害我,亏我还想着要不要这几天将宋子玉给你送到东宫,现在看来,还是不必了,毕竟手上有一张王牌总是好的!”

  “你告诉我宋子玉现在在何处,我自己去接他!”宋千雅柔声道,除了点墨,宋子玉是她在相府唯一的温暖,就算她为了与宋明珠相抗衡,需要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拿宋子玉做交换,但内心却从未真的想伤害过他。

  “我问你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我,不许生气,如果你回答的好,我就告诉你宋子玉所在如何?”

  “问吧!”

  “你对羽当真一点感情都没有?还是说你其实对他是有感情的,只是碍于身份不愿承认?”欧阳浩泽见她脸色起了变化,继续道,“说好了不生气,你不能言而无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