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巧这几天被宋明珠关在一间小黑屋里,由于惊吓和恐惧,有些精神恍惚,跟在柳儿身后,眼神没有一点光亮,傻了一般。

  宋明珠对于她这个样子十分满意,走到安巧跟前,用手将她的下颚抬起来,“这几天你反思的怎么样了?”

  面对她的提问,安巧的神色有些僵硬,嘴唇动了动,什么都没说。

  宋明珠冷冷一笑,掐着她下颚的手不断收紧收紧,“你以为不说话本宫就不能耐你何了?”

  安巧被她捏的脸色血红,眼睛的瞪的十分大,仿佛要凸出来一般,饶是如此,安巧依旧没有人表情,似乎整个身体都不是她的一样。

  宋明珠松开她,“来人,给她上大刑,什么时候开口,什么时候再将她放开!”

  “不用了!”安巧的声音极其虚弱,“你想让我做什么尽管说就是,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终于舍得开口了?”宋明珠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容,“本宫还以为你变成了行尸走肉呢!”

  安巧轻轻瞥了她一眼,“受到一点惊吓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

  “好!”宋明珠点点头,“本宫要你去东宫监视宋千雅的一举一动,她若是有什么行动,你马上前来向本宫汇报!”

  “你觉得她还会相信奴婢吗?”安巧苦笑道,“奴婢现在是各方势力的牺牲者,尤其是大皇妃,如果她信任奴婢,当初也不会将奴婢送给贵妃娘娘!”

  “本宫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有聪明人的办法,本宫相信你不会令本宫失望的,否则你的亲人朋友都会因你而死!”

  “你将他们怎么了?”安巧神色有些激动,“你想要奴婢做什么,奴婢尽力就是,求贵妃娘娘不要伤害他们!”

  “本宫从来都不会伤害自己的人,但,若有人想要对本宫不利,本宫也不是吃素的!”宋明珠朝侍卫摆摆手,他们将安巧放开,“不过你在临走之前,本宫觉得还是有必要让你见见他们,否则你走的也不放心!”

  话罢,侍卫将安巧的哥哥一家还有其邻居全部带过来,安伟等人被请到皇宫之后一直战战兢兢,看到安巧,安伟的脸色一下舒展开,“安巧,你请我们来的?”

  “这位是贵妃娘娘,还不行礼?”安巧瞥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看在安伟是她一母同胞的份上,她都不愿多看安伟一眼。

  安伟等人听到这话,急忙朝宋明珠行礼,宋明珠笑着道:“不用那么客气,这次安巧为本宫立了大功,本宫特意恩准你们前来皇宫一聚!”

  安伟等人千恩万谢之后,宋明珠继续道:“你们亲朋好友好不容易见一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本宫就不打扰你们,稍微本宫会令宫人给你们准备出客房到时候你们可以在这多住几天!”

  安伟等人脸上露出喜色,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来皇宫就是天大的恩赐,宋明珠离开之后,安伟打量着安巧,“上次的事情是哥不对,哥向你道歉,你就原谅哥这一次吧!”

  说着朝他媳妇李氏使了个眼色,王氏急忙跪在安巧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嫂子有眼无珠怠慢了你,你就看在咱们是一家人的份上原谅嫂子这一次吧,嫂子保证日后无论你贫穷富贵,都一定会将你当亲妹妹看待!”

  宋明珠没有理会他们兄弟,对王大娘叮嘱道:“王大娘,宫中不比外面,规矩繁多,在这一定要千万小心,尤其是不要轻易去触碰皇宫里的东西,那些东西贵重不说,且都是贡品,一旦有损坏就是满门抄斩的大罪,还有千万不要与宫人起冲突,否则将他们惹怒,后果不堪设想!”

  她拉过王大娘的手,往身上仅有的碎银子交给她,“如果与他们起了冲突,可以给他们一点好处,这样他们就不会过分为难你们了!”

  王大娘看看手上的五十两银子,不安道:“你请我们来宫里,还给我们银子,这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就当是我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安巧硬是将钱塞给她,“我一会还有些事要办,就不多陪你们了,你们在这一定要小心再小心明白吗?”

  王大娘看看手上的银子,点点头,“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李氏看着王大娘手上的银子,眼睛开始冒金星,朝安伟使了个眼色,安伟具足无措的走到安巧身边,小声道:“你看我们……”

  酷#匠{网正#Z版(首{发/$

  “你们怎么了?”安巧反问道,“这些年我接济你们的钱还不够多吗?尤其是你们私自侵吞了我给王大娘的钱,如果不是王大娘说,我还不知道,现在还想在我这要钱,你是在做梦吗?”

  “你看着皇宫这么大,玩意我们有点什么事没有钱可怎么办才好?”安伟也只能硬着脸皮上了,“好歹我也是你大哥,你难道忍心看我出事?”

  “只要你管好自己这一家人,就不会出事,如果出事,也是你们自作自受!”安巧冷了他一眼,“你这样的大哥,对于我来说,有还不如没有!”

  “你……”安伟指着她,“这是你对大哥应该有的态度吗?”

  “你当初气死娘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她是生你养你的母亲呢?现在你给我打亲情牌,未免有些言过其实!”安巧不再理会他,拉着王大娘在一旁说话。

  半个时辰之后,太监从外面进来,对安巧道:“他们住的厢房已经安排好了,娘娘让我带他们去看看!”

  “好!”安巧朝王大娘等人点点头,“去吧!”

  他们走了之后,安巧心中七上八下,她知道这次事情的严重性,稍微有一点差池,不仅是她,她这些亲朋好友都会因为她而丧命!之前她进宫是为了能够为家里争光,让家里过上好日子,现在……

  呵呵!

  她在心里冷笑一声,能保住命就不错了,哪里还有那么多事。

  宋明珠走进来,似笑非笑道:“现在你应该知道怎么抉择了吧?”

  “奴婢一定努力完成贵妃娘的差遣,还请贵妃娘娘善待奴婢的家人,奴婢在此感激不尽!”安巧跪在地上,朝着她磕了三个响头。

  宋明珠将她扶起来,笑着道:“这就对了,你要早是如此,本宫何必费如此周折?”

  安巧心里对她恨的咬牙切齿,表面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奴婢知道错了!”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宋明珠点点头,“稍后本宫会派人送你出宫,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得到宋千雅的信任,付出再大代价也在所不惜,明白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