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神色颇为无奈,“什么算是回答的好,说我喜欢他?你信吗?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还来问我!”

  看着她略带伤感的神色,欧阳浩泽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这也算是印证了他的猜想,在心里为他们二人惋惜,很多时候人果然是不能跟命争。

  “那个……刚才的话你就当我喝多了说的胡话,千万别放在心上!”欧阳浩泽溜的比谁都快。

  宋千雅嘴角轻微上扬,笑的有些苦涩,她可以为了报仇,为了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步步为营,却没有办法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任何事情,因此她只能像沐青羽展示自己绝情的一面,让沐青羽对自己死心,这也是她保护沐青羽唯一的办法。

  想到沐青羽,她的心还是会忍不住疼痛起来,有些痛不欲生之感,她蹲在地上,泪水慢慢流出来,她已经许久没哭过,这次不知为何,泪水竟然止也止不住。

  这种感觉她已经好久都没有过,痛的就好像心被掏空了一样,空虚中充斥着无奈,却避无可避。

  “敢挡本郡主的道,真是活腻了!”外面打闹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敢说出这种话的人,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真是麻烦一个接着一个,东宫现在已经有名无实,任由她这样闹下去,东宫就会成为京城一个笑话,她迟疑了一下走出去。

  凤清灵见她出来,用鞭子将周围的侍卫打倒在地,看着宋千雅冷笑道:“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安平郡主每次出场都是如此惊艳,让我不得不叹为观止!”宋千雅呵退侍卫,对凤清灵继续道,“不知这次郡主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我为了什么,难道你心里不清楚?”凤清灵目光狠厉,“识相的交出羽王爷,不然我让你们东宫血流成河!”

  “好大的口气!”宋千雅点点头,“有本事现在安平郡主就让东宫血流成河,最好先杀了我和大皇子,以消你心头只恨!”

  她神色平静,目光深邃,看着凤清灵的神色也一点一点的往下沉,凤清灵对上她这个目光,心忍不住颤了一下,她来只是想给宋千雅一个下马威,让她日后不要再靠近沐青羽,被她的神色镇住了,定定心神,佯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你真当本郡主不敢动你吗?如果你再靠近羽王爷,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

  “呵呵……”宋千雅冷哼一声,“郡主似乎忘了我已经嫁给大皇子的事情,你管不住自己的夫君,便将事情推卸到我头上,未免有些牵强,就算你说出去,也不占理,你要识趣现在就离开东宫,非逼我让人将你轰出去,没脸的可是你!”

  凤清灵站在门口的位置,听到东宫传来打动的声音,不少人站在外面看热闹,宋千雅这话一出,凤清灵的脸上多少有些尴尬,指着宋千雅半天才吐出一句,“你以为你巧舌如簧就能掩盖你的水性杨花吗?要知道在普通人家,你这样要被浸猪笼的!”

  √E看!正版章节;P上…酷匠{网

  宋千雅瞥了她一眼,“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何要被猪笼?还有你说我与羽王爷有私情,你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就马上离开东宫,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你……”凤清灵本想硬气的说“你就是勾引羽王爷”,触碰到宋千雅盛气凌人的目光,她后面几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

  宋千雅继续道:“郡主想好了没,是自己走还是让我派人送你走?”

  凤清灵嚣张跋扈惯了,就算是沐邵民都要给她三分面子,现在被宋千雅逼到了绝境,但真要这样离开,又心有不甘,脸色憋的通红,盛怒的神色多少有些尴尬。

  宋千雅也不着急,她知道依照凤清灵的性子,想要让她知难而退还需要一些手段,上次凤清灵打闹东宫,这笔账她还没跟凤清灵清算,正好这次新账旧账一起算。

  凤清灵手不断挥动着鞭子,“派人送我走,也要看这些人有没有这个本事,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就休想让我离开!”

  谁都能听出她的话里的牵强,她发现众人看她的眼神依旧有些不对,眉头紧皱,对那些看热闹的人厉声道:“看什么,滚,要不然本郡主连你们一起的打!”

  “真是嚣张跋扈,真想不明白羽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泼妇!”人群中传来鄙夷的声音。

  凤清灵脸青一阵白一阵,对着人群道:“谁,给本郡主站出来!”

  众人生怕她将怒火撒在自己身上,一哄而散,欧阳浩泽站在人群中,玩世不恭的看着安平郡主,耸耸肩,“我站出来了,你能奈我何?”

  “大言不惭!”凤清灵挥动着鞭子朝他而去,被欧阳浩泽拉住,凤清灵扯扯鞭子,狠声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在本郡主面前嚣张?”

  “我的确不算什么东西!”欧阳浩泽猛然一松手,凤清灵连人带鞭子全部倒在地上,他继续道,“我是比不了郡主这个东西,成天做一些没脸没皮的事情,我都替你羞的慌!”

  安平郡主气急败坏的看着他,为了不自取自如,只是死死盯着他,欧阳浩泽指着她的眼睛,“别再盯着我了,万一我忍不住对你做出点什么不好的事情!”

  “流氓!”安平郡主被他逼到一定地步,哇的一声哭出来,声音越老越大,震耳欲聋。

  欧阳浩泽拉拉宋千雅,无奈道:“现在怎么办?”

  “祸是你闯的我怎么知道!”宋千雅别过脸去,“汝阳王府家族势力强大,你得罪了她,就等着汝阳王与你为敌吧!”

  “你……怎么能这样?”欧阳浩泽完全被凤清灵哭的晕了,看着她半天才道,“姑奶奶,你就别哭了,刚才跟你开玩笑的,何必当真呢?”

  安平郡主看准时机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拍拍手,“怎么样,被本郡主骗了吧?”

  “你……你……你……”欧阳浩泽捂着有些红肿的脸,“说你是悍妇一点都不奇怪,下手这么重,活该羽一直躲着你,我要是娶一个你这样的悍妇回去,我也会躲着你,以免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凤清灵举起鞭子往他身上抽过去,欧阳浩泽不与她一般见识,飞身坐在一旁的树上面,对着凤清灵道,“有本事你就上来!”

  凤清灵正要上去,被宋千雅拦住,“郡主你还没闹够吗?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你是羽王妃,在外面与陌生男子纠缠让人看到会说闲话的!”

  “用不着你管!”凤清灵瞪了她一眼,“你有什么资格在这教训我,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

  话罢,朝欧阳浩泽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