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钦天监会插手这件事?”宋千雅反问道,据她所知,钦天监的确有预知的能力,但从来不会插手皇室内部的事情,这是钦天监的门规,不容许任何人更改,哪怕是至高无上的皇帝也不行。

  “这个嘛……”欧阳浩泽食指不断相碰,“我不确定啊!”

  看着他这个样子,宋千雅怎么就觉得他这话那么不可信呢?

  她好奇的看着欧阳浩泽,“你是不是跟钦天监有什么关系?连钦天监内部的事情都了如指掌!”

  “我随便说说,你千万别当真!”欧阳浩泽急忙摆手,“钦天监可是凌驾于皇权之上,你这话要是让钦天监的人知晓,我下半辈子怎么活都是一个未知数。”

  他平日不靠谱,说起话来也是玩世不恭的样子,唯独提到钦天监,欧阳浩泽的神情中会露出些许崇敬,这一点宋千雅在他身上还是第一次见到,见他不肯言,也就不好在多问。

  沐邵民遇刺之后,宋千雅一度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焦点,各种猜疑都朝着宋千雅而来,最令人信服的说法就是宋千雅与沐青羽之间的暧昧关系,毕竟宋千雅未嫁之前,沐青羽曾向她提过亲。

  点墨将这些话说给宋千雅,宋千雅只是一笑置之,解释就等于掩饰,掩饰就等于事实,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人们只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而不是去听谁的解释,对于这一点宋千雅知之甚深。

  不过这件事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皇后上次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至少她现在与沐邵民达成了一种平衡,两个人各忙各的互不影响,这样宋千雅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也会减少不少麻烦。

  因此无论外界有怎样的传言,她都毫不在乎,自己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完全当自己是个局外人。

  “宋千雅,你给我出来!”外面传来婉音怒喝的声音。

  她在这个时候前来令宋千雅多少有些震惊,她三步并两步走到宋千雅跟前,厉声道:“交出解药!”

  “什么解药?”宋千雅被她弄的有些愣神。

  “你少在这装蒜,快点交出解药,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婉音命人包围了云烟阁,“邵民对你那么好,你竟然要杀他!”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没想过要杀他!”宋千雅目光沉静,“带我去看他!”

  “你休想,难道你伤他伤的还不够深吗?”婉音拦住她,“从今往后,我不会让你再靠近他半步,识相的就交出解药,否则我让你为他陪葬!”

  “婉音,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搞清楚的谁才是这里的女主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吆五喝六?”宋千雅说着淡淡看了一眼身后的侍卫,一字一句道,“给我退下!”

  侍卫一时间不知该听谁的,毕竟他们二人这些人都得罪不起。

  见他们没有离开的意思,宋千雅继续道:“我数三声,如果你们还不离开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她上一世是皇后,身上有皇后的贵胄之气,不怒而威,让人心中不自觉的对她起了敬畏之情,不少人心都在心里打了退堂鼓,加上大皇子对她一昧的宠爱,这些人就算再傻,也不会与沐邵民为敌。

  只是婉音……

  婉音是皇后的人,他们总是要权衡利弊,做出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择。

  “一、二……”

  她“三”还未出口,侍卫统领走到她跟前,恭敬道:“王妃,并非我们可以刁难你,而是这件事关系到大皇子的安危,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请王妃见谅!”

  “你们也是为了护主,这次我不会与你们计较,若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宋千雅冷冷道,“马上带我去见大皇子!”

  “宋千雅,你给我站住!”婉音抽出侍卫腰间的佩剑指着宋千雅,“就算邵民死,我也不会再让你见他。”

  “我想做的事你觉得你能拦得住吗?”宋千雅将身体往旁边动了一下,“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说着宋千雅对侍卫统领道:“看住婉音姑娘,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她离开云烟阁!”

  “是!”侍卫统领走到婉音跟前,“婉音姑娘得罪了!”

  婉音本来是想要利用这件事置宋千雅于死地,没想到事情来了一个逆转,她到成了阶下囚,没有身份就是没有身份,就算你有再强大的靠山,也无济于事。

  婉音冷哼一声,对侍卫统领道:“你别忘了大皇子是怎么受的伤,你带她去见大皇子,不等于是将大皇子往死里推。”

  “这个……”侍卫统领有些为难,目光从宋千雅和婉音身上不断徘徊,心中也是万分纠结,有些后悔今日出门没看黄历,以至于现在陷入这种两难的境地。

  宋千雅见他如此,轻声道:“反正我也跑不了,如果大皇子真出了什么事,我愿意交给你们处置。”

  侍卫统领为难的看着婉音,“音公主,你看……”

  酷匠@m网正+版首P发

  婉音瞪了他一眼,对宋千雅道:“既然如此,我就给你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后邵民还没醒过来,你就提头来见我!”

  “婉音姑娘你怎么这个样子?”点墨不悦的看着她,“你分明是想公报私仇!”

  “你一个小丫头也敢来教训我,当真是活腻了不成?”

  点墨缩缩脖子,往宋千雅身后躲了躲,宋千雅淡淡道:“我答应你就是,你何必跟一个小丫头计较,岂不有失身份?”

  见婉音没有再开口,宋千雅对点墨道:“我们走!”

  大皇子躺在床上,呼吸游离,脸色与正常人无异,只是略微憔悴一些,她将手附着在沐邵民的脉搏上面,眉头皱起,沐邵民的身体根本就没事,不应该昏迷不醒。

  她取出银针,分别扎入沐邵民身体上的几处大穴上面,沐邵民一点反应都没有,这种病症宋千雅见所未见,心中思量着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即她将沐邵民的衣服解开,露出那道伤口,伤口处于愈合的状态,只是他这伤口愈合的速度远比正常人要快几倍,这一点让宋千雅匪夷所思。

  她拿出匕首,再次插入沐邵民的腹部,伤口处流出青黑色的血液,里面还有一些虫子从里面爬出来,样子十分恐怖,宋千雅将伤口划的更大一些,虫子开始源源不断的从里面爬出来。

  “啊……”

  点墨看到这个,吓叫出来,宋千雅瞪了她一眼,“若是害怕就转过去!”

  “小姐,那些……那些虫子……”点墨指着沐邵民伤口处的虫子,颤抖道,“王妃,那些虫子怎么消失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