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浩泽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次皇后娘娘这次是有备而来,草民再厉害,也是一拳难敌四手,只有等死的份了!”

  皇后冷笑一声,“你知道就好,束手就擒本宫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草民什么都害怕,就是不害怕死,且草民死了,皇后娘娘似乎也捞不到什么好处,不过我有这个在手,我看谁还敢动我!”欧阳浩泽从腰间拿出一块令牌来,上面写着“免死”二字。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见此金牌如同面见皇上,侍卫纷纷跪下。

  欧阳浩泽将金牌伸到皇后跟前,“难道皇后娘娘要蔑视皇权吗?”

  免死金牌自开朝以来,只赏赐过开国大臣魏辽,魏辽死后,免死金牌也被收回,自此再没有出现过,因此免死金牌也成了一个象征,皇后没想到皇上竟然对欧阳浩泽宠爱到这个地步,连免死金牌都赏赐给了他。

  皇后对此嗤之以鼻,她这次是打定主意要血溅云烟阁,岂会轻易罢手,对侍卫道:“这个免死金牌是假的,他假传圣喻,伪造金牌,此罪当诛。”

  侍卫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听谁的,跪在地上起也不是,不起也不是。

  “住手!”人群外面传来沐邵民气喘吁吁的呻吟。

  皇后自来将他放在手心上疼爱,这次见他伤成这样,这才瞒着他前来,想要让宋千雅知难而退离开沐邵民,没想到宋千雅远比她所想的更加难对付,加上还有一个欧阳浩泽,这件事就拖延下来,现在看到沐邵民前来,她的心猛然动了一下,走到沐邵民跟前,关切道:“你的身体还很虚弱,怎么不好好休息,来这做什么?”

  沐邵民目光看向宋千雅,一字一句道:“我不知道母后从何处听到的传言,说孩儿是被千雅刺伤,但,我今天要告诉母后,这件事与千雅没有一点关系,是孩儿来这看望她及她肚子里的孩子,被刺客刺伤的,如果母后再为难她们母子,就踩着孩儿是身体过去吧!”

  “你是不是傻?”皇后厉声呵斥道,“本宫看你是被这个狐狸精迷失了心智,以至于忘了自己是谁!”

  “母后!”沐邵民跪在她跟前,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我是她的夫,理所应当保护她。”

  皇后气的咬牙切齿,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只能暂且忍下来,将他扶起来,“你先起来,这件事母后会查清楚,与她无关也就罢了,若真是她所为,不仅是她,她的家族都要受到株连。”

  “多谢母后!”沐邵民说完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皇后哪里还有心情管别的,忙命人将他扶回去,临走时狠狠看了宋千雅一眼。

  宋千雅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坦然面对,让皇后搞不明白她到底是何居心。

  欧阳浩泽自顾自的倒了杯水,“你还真是会惹麻烦,刚才,就刚才只要沐邵民再晚来一步,咱们二人可就都死翘翘了。”

  “皇后这次来并没有真的想要让我们死,而是想威慑我们一下,如果不是你贸然出手,皇后也不会有鱼死网破之心!”宋千雅云淡风轻道,“不过这次皇后来的远比我想的还要快,看来形势很快就会发生逆转了。”

  “你是说这件事还有人在背后操纵?”欧阳浩泽眉头皱成川子形,“皇后已经下令让羽赶回京城,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上次皇后在我面前提到过这件事,看她的样子,对羽王爷很信任,不像是要对羽王爷下手,且羽王爷手握重兵,就算她是皇后想要对羽王爷下手,也并非明智之举,除非她想先一步发动政变,让沐邵民登基为帝!”

  “就沐邵民那个孬种,有什么资格登基为帝,要是他登基为帝,江山早晚要败在他的手上。”欧阳浩泽不屑道,“可惜羽没有夺嫡的意思,否则所有的皇子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羽。”

  +F看E正版章h'节;{上Wo酷匠网*

  “好了,你就别发牢骚了,还是想想这件事怎么处理吧!”宋千雅眉头紧皱,“若是皇后真在这个时候发难,我们该如何自处?”

  “是你,不是我们!”欧阳浩泽讪讪道,“不过我可以去投奔羽,在岭南过逍遥快活的日子,你嘛,成则为皇后,败则为阶下囚,难道还有第三种选择?”

  见他这个时候还开玩笑,宋千雅懒得再理会他,沐邵民发动政变,虽然赢的机会很渺茫,却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只要把控好朝政,将沐子宸的势力控制住,一切也就都水到渠成了。

  只是沐邵民现在被仇恨包围,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做皇帝,怕是会血流成河,帮与不帮,宋千雅也是摇摆不定。

  欧阳浩泽见她不理会自己,贱乎乎的拦住她,“我话还未说完,你就走,这对我很不尊重啊!”

  宋千雅还是不理会他,他撅撅嘴,“刚才是玩笑话,何必当真,其实我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你想不想听?”

  “说!”

  “我还是想让羽登基,这样咱们二人日后就能衣食无忧了,你说对吧?”欧阳浩泽对她抛了个媚眼,“反正现在各位皇子也是蠢蠢欲动,如果沐邵民想做这个出头鸟就随便他,反正他最后也当不了皇帝。”

  “什么意思?”宋千雅有些不解他这话的意思,沐邵民现在是普通的皇子不假,但他是嫡出,且居住在东宫,待遇与太子无异,若是他真要以清君侧为名政变,众位大臣也定然会定力支持,毕竟现在不少之前的旧臣都被宋明珠打压的不成样了,也都希望能够有一个人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他们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欧阳浩泽将她拉到没人的角落,小声道:“你知道皇上为何会在他重伤的时候废了他的太子之位吗?”

  “因为他失德!”

  “这只是一方面。”欧阳浩泽看看四周见无人,这才道,“还有就是皇上听到钦天监的预言,说木沐邵民没有帝王之气,早日被立为储君是大凶之兆,必然活不过二十五岁,本来皇上不信,偏偏后来沐邵民在青楼出事,皇上权衡利弊,这才废了他的太子之位,目的就是杀杀他身上的戾气,等日后他病愈之后再重新立他为太子,可是钦天监的话还有后半截,那就是沐邵民死里逃生,已经是上天恩赐,若有歹心,必然死无全尸!”

  宋千雅上下打量他半响,“江湖术士的话你也信?”

  欧阳浩泽白了他一眼,“你懂什么,皇室的钦天监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不是我说不信就能不信的,如果沐邵民发动政变,各地群雄四起,钦天监不干涉还好,一旦钦天监干涉,他就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