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回过头去,从里面爬出来的虫子正在不断的消失在空气之中,她眉头皱起,难道是西域的蛊毒?

  她在心里道,据说中了西域的蛊毒之后,整个人就会不被自己支配,慢慢变成行尸走肉,之听从于下蛊之人的命令。

  点墨小心的走到她跟前,小声道:“王妃,刚才那一幕是真的吗?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好可怕!”

  1更新n最快3上酷匠网

  “你出去守在门口,没有我的命令,不允许任何人踏进来知道吗?”宋千雅叮嘱道,随即用银针控制住沐邵民的心脉,蛊毒是由一条线从腹部开始向上蔓延,她必须想办法阻止住蛊毒蔓延的速度。

  银针也只能起到暂且缓解蛊毒的作用,治标不治本,想要让沐邵民醒来必须找到下蛊之人。

  这段时间能够接近沐邵民的只有婉音和皇后,皇后对沐邵民宠爱有加,定然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婉音!

  只是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只是为了让沐邵民回到她身边,还是说她也是被人利用?

  婉音对沐邵民的感情她心里清楚,若说婉音对沐邵民由爱生恨,做出这种事情,宋千雅却是不信的!

  她擦擦额头上汗珠,往外面而去,点墨看到她出来,关切道:“王妃,大皇子怎么样了?”

  “你在这守着,千万不要让任何人进去,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我知道了!”点墨点点头。

  宋千雅回到云烟阁,婉音正在自顾自的饮茶,看到她回来笑着道:“你该不会这么快就放弃了吧?”

  “我这次来找你不是为了给你怄气,而是有些话想问你,希望你如实回答。”

  “你说吧!”

  “大皇子体内的蛊毒是怎么回事?”宋千雅开门见山,“别说你不知道!”

  “我的确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婉音平静的摇摇头,“什么蛊毒?该不会是你无法医治邵民才编出这样一个不合实际的理由,想要将这件事推到我身上吧?”

  “婉音,就算咱们现在是朋友,你也不应该为了报复我,而被人利用给大皇子下蛊,你可知道那种蛊毒有多么凶猛,一旦蛊虫入脑,大皇子就会变成一个傻子,难道你愿意与一个傻子过一辈子?”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于宋千雅的话,她只当成是一个闲聊的资本,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她越是这样,宋千雅对她越是怀疑,拉着她道:“那你跟我来,我让你看个明白!”

  “我不去!”婉音甩开她的手,“你不是要囚禁我三日吗?那我这三日就什么都不干,就在呆着。”

  “婉音,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可是在拿沐邵民的性命开玩笑!”宋千雅厉声道,“如果你真不介意他的生死,那就等着为他收尸吧!”

  “你不用在这威胁我,我最不受的就是威胁,还有就算邵民变成了傻子我也愿跟他在一起,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他!”婉音的神色终于有了松动。

  宋千雅本来怀疑她是受人利用,现在看来,她并非是受人利用,而是故意为之,爱情让人变的疯狂,这句话用在婉音身上一点都没错。

  宋千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如果大皇子变成了行尸走肉,就算他愿意受你摆布,跟随在你左右,那你觉得你会幸福吗?你不会,你会时时刻刻活在愧疚当中,为你今日的选择而后悔!”

  婉音咣当一声坐在凳子上,面如土色,不发一言。

  宋千雅知道自己的话她已经听进去了,至于怎么选择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

  宋千雅走到门口,婉音叫住她,“你等一下!”

  宋千雅背对着她,“我在大皇子寝宫等你!”

  婉音的泪水潸然而下,一直以来隐藏的坚强在这一刻土崩瓦解,目光呆滞,傻了一样。

  宋千雅在拐角处回过头来,看着她这个样子,摇摇头,每个女人都一样,终其一生都逃不过一个情字。

  无论婉音是否愿意回头,她都必须要救活沐邵民,不然沐邵民一死,整个朝堂必定大乱,到时候沐子宸正要可以借这个契机大肆敛权,到时候各方势力的平衡就会打破,再也没有能够与之相抗衡。

  冲这一点,她也要想尽办法保住沐邵民的性命。

  她站在沐邵民寝宫门口,矗立许久,点墨看着她犹豫的样子,小声道:“王妃,大皇子是不是……”

  “大皇子会没事的!”宋千雅幽幽道,也不知是在宽慰她,还是在宽慰自己。

  她只有三天的时间,面对未知的世界,她有些束手无措。

  半夜,她为沐邵民换针准备休息的时候,看到婉音从外面进来,脚步十分缓慢,平静的脸上带着些许悲伤,眼底更多的是爱。婉音在离沐邵民床十步之外的地方的停住,脚如同被黏住一样,再也没有办法往前踏入半分。

  宋千雅率先开口,“你来的目的何在?”

  “我……”婉音声音哽咽,“我想救他,我不想让他变成傻子,哪怕他不爱我,我也想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

  宋千雅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你若想救他,就说出这件事的背后主使是谁,或许大皇子还有一线生机,若你不说,我也无能为力!”

  “是宋明珠!”婉音吐出这个名字,“他说只要让邵民服下蚀心蛊,邵民的心就会回到我身上,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果然是她!

  宋千雅在心里道,脸上却不动神色,“那之前的一切也都是你安排的,为的就是这一步对吗?”

  婉音不可否置,宋千雅横了她一眼,“你可真是糊涂,你难道不知道宋明珠一直视大皇子和皇后为眼中钉,肉中刺吗?你这样做,可想过后果?”

  面对她的质问,婉音的头越来越低,“我只是太嫉妒了,你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如何能够体会到我内心的煎熬,那种煎熬就像是被蚂蚁蚀咬一样,疼痛难忍,却无可奈何,我知道不该将这件事怪罪在你头上,因为你并没有做错什么,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去妒忌你,妒忌你的一切,所以才想……”

  “才想用这种方式毁了我对吗?”宋千雅叹息一声,“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这件事是别人所为,我还有办法应对,但,现在这个人是宋明珠,我也无能为力了!”

  “噗通!”婉音跪倒在她面前,“你是风月阁的弟子,风月阁一直以医术见长,只要你尽力,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

  “风月阁是以医术见长,但并不表明风月阁对蛊虫也同样精通,我帮不了你了。”宋千雅将她推开,“不过我已经控制住了蛊虫的蔓延,他暂时不会有事,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好好陪陪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