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小主到!”外面传来太监的声音。

  宋明珠朝她无奈的笑了笑,“这宫中素来不太平,你若是想在这与本宫说事,只怕不太容易。”

  宋千雅也在宫中呆过,知道宫里的人素来喜欢踩低仰高,宋明珠在独的盛宠的同时自然也会引来不少人的敌视,就连皇后都曾说宋明珠是个祸国殃民的妖女,如果不是有皇上护着,宋明珠早就死了几百回了。

  对于这些,宋明珠却半点都不在意,她就喜欢看将别人的逼发疯,那人却不敢对她怎么样的样子。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少人都躲着的她,以免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华容小主则不同,她因为上次被皇上宠幸之后,有了身孕,因此在皇宫中走路都是横着的,没有人敢招惹,本来她与宋明珠井水不犯河水,心就是不服自己处处被宋明珠压制,这次听闻宋千雅前来,所以特地选在这个时候前来,想要让宋明珠出丑。

  宋千雅淡淡看了一眼华容,不过是一个有头无脑之人,还想在宋明珠面前作威作福,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她在一旁看着,等待着好戏上演。

  宋明珠走出去,看到华容被人搀扶着进来,嘴角轻微上扬,“听闻这几日华容妹妹身体不适,姐姐也未来的及去探望,反倒让妹妹来看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华容神色有些淡淡,“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事想求姐姐帮忙,不知姐姐可否愿意?”

  “妹妹请说,现在妹妹是宫中的重点保护对象,别说是帮忙,你就算是让姐姐上刀山下油锅,姐姐也不敢说什么。”宋明珠话语中充满讽刺的意味。

  “这几天我有些身心疲惫,听闻姐姐这一款薄荷味的香包,能够让人凝气提神,想向姐姐讨要一个,不知姐姐可否忍痛割爱?”

  “这是自然!”话罢,宋明珠将随身携带的香包解下来,递给她,“妹妹喜欢就好!”

  华容此次前来本是想为难她,见她如此好说话,将之前准备好的话咽下去,寒暄了几句,离开惜珠殿。

  “来者不善,难为妹妹处处周旋了。”宋千雅轻声道,“不过她的肚子似乎有问题!”

  “我知道!”宋明珠点点头,“她这次来是为了找我晦气,我若不给她这个机会,那岂不是太看不起她了。”

  ◎6酷~匠¤网◎正版T)首发:t

  尔虞我诈的生活对于宋明珠来说就像是一场游戏,她喜欢在这种游戏中肆意驰骋,也享受这种有些带给自己的快感。

  宋明珠继续道:“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来着?”

  “我想让你交出解药!”宋千雅声音平和,“当然你可以选择不交,只是你也应该明白这件事的后果。”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解药,我完全听不懂?”

  “你敢说宋攸宁变成疯子与你无关,当然你可以抵赖,但我有人证在手,你若不怕我将这件事捅到皇上那,我自是无所谓。”

  “你是在威胁我?”宋明珠身上多了一抹杀意,“可惜我最不受的就是威胁,人证你可以找很多,就看皇上是否会相信你所说的了。”

  “或许这件事皇上不会,但你在宫中别的事也被捅出来,到时候墙倒众人推,虚虚实实,到时候就算你满身都是口,只怕皇上也不会信你。”

  “哦?那就试试,正好我也想知道现在皇上对我到底有几分宠爱,我坐等姐姐出招。”宋明珠顿了一下,“不过你动作一定要快,宋攸宁坚持不了多久,哈哈哈……”

  宋明珠这次是摆明了局让他们往里面跳,宋千雅随意道:“我的动作的确很快,否则被你有了防备,那我所做的一切不都成了无用功了吗?”

  看着宋千雅潇洒的离去,宋明珠嘴角也露出一抹笑意,在这个深宫呆久了,她还真需要一点刺激,而能成为她对手的也只有宋千雅。

  宋千雅出来之后,打听出刚才华容走的路线,追上去,正好碰到华容身边的宫女,她拦住那名宫女,低声道:“可是华容小主出事了?”

  宫女警惕的看着她,“你是谁?”

  “我是来帮你们华容小主的,带我去见她!”宋千雅厉声道,宫女被她清冷的眸子震慑住,带着她往容华宫而去。

  华容听到有脚步声,拿起桌子边的茶杯扔出去,宋千雅顺势躲开,冷声道:“你这点小把戏还想跟明珠贵妃斗,未免太小儿科了?”

  华容的目光往外面看去,并非看到皇上和宋明珠,冷声道:“本宫记得你是宋明珠的姐姐,你来这做什么?”

  “自然是帮你,你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怨不得会被明珠贵妃当成傻子玩弄于鼓掌之中。”

  华容的确不太聪明,但女人争宠的手段无外乎就那么几种,她冷眼看着宋千雅,“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你想要用明珠贵妃给你的香囊对她进行栽赃陷害实在是小儿科,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帮你对付她,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你真的会帮我?”华容看着她,“我凭什么相信你?”

  “就凭宋明珠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当然信不信随你,不过你在宫中这么久,应该知道她的脾气,一向是锱铢必报,这次你找她麻烦,等于是触碰了她的逆鳞,再想要脱身,并非容易的事情。”宋千雅说的这些并非危言耸听。

  当初宋明珠刚进宫的时候,不少人想要趁机打压她,包括皇后,都被宋明珠一一化解,更有几个人直接被皇上打入了冷宫,以至于后来才没有人敢再与宋明珠作对,想到那些人的下场,华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宋千雅看着她这个样子,觉得有些可笑,果然是上不了台面之人,这么不经吓。

  华容咬咬牙,“本宫现在怀有身孕,就算她锱铢必报,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对我动手。”

  “哦?难道之前那些与宋明珠作对之人没有人怀有身孕吗?你还是想想他们最后的下场再说话吧。”宋千雅提醒到。

  如果宋千雅记得不错,在宋明珠刚入宫的时候,有个答应因为不满宋明珠一进宫位分就比自己高,想要借助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找宋明珠的麻烦,后来那个答应被打入冷宫之后,肚子被野猫抛开,死相极其恐怖,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是宋明珠所为,奈何找不到证据,也只能忍下来。

  华容额头上出现了大颗大颗的汗珠,拉着宋千雅的胳膊乞求道:“你说我该怎么做?你说,我全都听你的!”

  “将那个香囊拿过来!”宋千雅接过她递过去的上囊,放在鼻子处闻了闻,随后去检查香囊的做工,嘴角轻微上扬,的确是宋明珠的做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