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每个人的心思摸透,故意露出破绽,等人上钩之后,给予致命的一击。

  看着她这个样子,华容心里多少有些忐忑,紧张道:“怎么样?这个香囊是否有什么问题?”

  “你想怎么陷害她,她给你的香囊就是什么样的。”宋千雅将香囊递给她,“这里面有麝香,也有被人拆过痕迹,如果你就拿着拿着香囊去找皇上,只要宋明珠在皇上面前哭诉,皇上肯定不会向着你,到时候别说是你肚子里的孩子,就能否保得住,都两说!”

  “那我改怎么办?”没想到宋明珠竟然将自己的心思看的如此透彻,终于明白为何那些人害怕宋明珠了,后背全是冷汗,将希望寄托在宋千雅身上,“大王妃,只要你肯帮我这次,这个恩情我日后一定会还你的。”

  “这几天你先老老实实在华容宫呆着,无论谁来都不要见,明白吗?”宋千雅叮嘱道,“我需要你的时候,会派人跟你联系,但若在这之前你敢善作主张,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我知道,我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去做。”容华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分寸,现在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命,她已经失去了皇上的宠爱,如果这个孩子也保不住了,皇宫就真没她的立足之地了。

  随后宋千雅又嘱咐了几句,离开这里,看着她离开,华容整个人瘫软在床上,脸色苍白,心跳加速,完全是受惊吓过度的所致。

  她身边的宫女小声道:“奴婢马上去给娘娘请大夫!”

  华容一把抓住她,“不要去,这几天哪里都不要去,等着大王妃的消息!”

  “她可信吗?她可是明珠贵妃的姐姐,怎么会……”宫女低声道。

  “做好你分内的工作,不该说的别说!”华容怒斥道,“还有从今天起,容华宫的任何人都不许踏出这里半步,违者,宫规处置。”

  宋千雅从容华宫出来之后,直奔未央宫,她来了这么久,再不去见皇后,实在是说不过去。

  皇后正在与婉音聊天,看到她进来,朝她招招手,“你这丫头真是有福,今天皇上刚送来的荔枝,快过来尝尝!”

  “谢母后!”这些荔枝都是用冰镇着,放在嘴里清凉无比,笑着道,“也只有在母后这才能有这份口福。”

  皇后笑着道:“你若是喜欢,就带些回去,也给皇儿尝尝,记得小时候他最喜欢吃这些东西。”

  “臣妾替夫君谢过母后了!”宋千雅笑着道,随后目光落在婉音身上,“不知母后合适让臣妾将婉音妹妹带回去,她这些日子不再,臣妾真是想念的紧!”

  《V酷m匠网h!首$发

  皇后正好趁这个机会问出心中的疑惑,找了个理由将婉音等人屏退,对示意宋千雅坐下,“本宫还是想弄明白你为何非要让婉音嫁给皇儿,虽然帝王家纳妾是再正常不过,但平妻,却还是独一份,且还是由你提出来,你可知一旦婉音嫁过去,你就等于是在自己身边放了把利刃,随时都可能要了你的命!”

  “臣妾懂母后的意思,但夫君与音公主两情相悦,就算臣妾能暂时阻止他们在一起,那日后呢?阻止的了一时,阻止不了一世,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夫君将音公主娶回来,且音公主的人品臣妾信的过。”宋千雅说出自己的想法。

  皇后心中的石头也算放下来,拉着她的手慈爱道:“没想到你这孩子如此识大体,你放心,就算婉音成为皇儿的平妻,本宫也不会让她欺负到你头上,万事有本宫给你做主。”

  “如此,臣妾再次先谢过母后了。”宋千雅笑着谢恩,对上她慈祥的神色,宋千雅总觉得心里有些愧疚,有些担心日后若是皇后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是否会气晕过去。

  皇后早就请了皇上给婉音指婚的圣旨,心中的疑团解开,将圣旨拿出来交给宋千雅,“从今往后你和婉音要和谐相处,本宫相信你们都是好孩子,一定都能好好辅佐皇儿。”

  “母后放心,臣妾一定会尽力而为。”宋千雅郑重其事道。

  临走时,皇后又嘱咐了婉音几句,这才不舍的放他们离开。

  宋千雅将圣旨交给婉音,“从今往后你就是大皇子的平妻,我一定会让大皇子按照正妃的排场来迎娶你。”

  “不用了!”婉音摇摇头,“如果他的心不在我身上,就算排场再大又有什么用;如果他的心在我身上,就算没有排场,我也会幸福,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已经知足了。”

  “你其实是在担心大皇子不愿意娶你对吗?”宋千雅一语戳中她的心事,“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大皇子的,虽然爱不爱跟排场没关系,但我也不想你就这样跟在大皇子身边,这样会让人轻视的。”

  “过好自己的生活,又何必在乎别人的看法!”婉音声音越来越低,“我只在乎他一个人对我的看法就够了。”

  她是冰雪聪明之人,什么事都看的很透,唯独在感情方面,她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用自己给自己的织的幻境来麻痹自己,不愿意去深究。

  东宫,沐邵民回来没有看到宋千雅,只是这一会,心中就开始有些慌乱,一直在门口踱步,看到他们回来,急忙迎上去,等他看到宋千雅身边的婉音时,脚步骤然慢下来,淡淡道:“你们回来了!”

  “婉音,你先进去,我有些话想跟大皇子说!”宋千雅将她手中的圣旨接过来,婉音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往里面而去。

  婉音走时看了一眼沐邵民,含情脉脉的眼眸,看的沐邵民有些心疼。在他印象中,婉音一直是一个极其爱笑的女子,但自从她跟自己来到这个繁华的尘世之后,自己就极少再见到她宛如空谷幽兰一般的笑容。

  宋千雅将圣旨递给沐邵民,“真是让她成为你平妻的圣旨,我希望你能以侧妃的礼仪迎娶她,不要让人小觑了她。”

  “你真愿意让我娶了她?”沐邵民脸上多了一份怒意,“所有人都在逼我,连你也在逼我是吗?”

  “她对你情深意重,你娶她也算是给她一个名分,不至于让她留在府中被人耻笑。”宋千雅厉声道,“还是说你想向羽王爷那样抗旨不尊,弄的大家都难看?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样的选择对自己最有利!”

  “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沐邵民冷笑道,“为何你就看到我对你的心?难道你非要让我将其剖出来给你看,才行吗?”

  “你想要的我给不了你,日后也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否则我会让你再也见不过我,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被束缚。”宋千雅话语中带了几分不耐烦的意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