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带到了一个洞穴中,她还未踏进就听到里面传来吼叫的声音,欧阳浩泽见她站在原地不动,打趣道:“怎么?害怕了?”

  宋千雅迟疑了一下,担心自己看到最不愿意看到的场景,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她肆无忌惮的走进去,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一个铁笼子,里面囚禁的东西不时冲撞这铁笼子,要冲出来,宋千雅朝着铁笼子走过去,欧阳浩泽拦住她,“现在宋攸宁情绪十分不稳定,你还是不要靠近的好!”

  “我怎么可能不靠近,要知道那里面关的可是我大哥!”宋千雅从他身边绕过,走到笼子面前,“大哥,你还认得我吗?”

  回答的她的只有咆哮的声音,完全不是当年那个风度翩翩,被人称颂的宋攸宁。

  欧阳浩泽走到她跟前,低声道:“他除了在摔落悬崖的时候,摔坏了脑子之外,还可能被人用钉子定住神经,以至于发狂,如果是前者,他还有恢复的可能,若是后者,整个人就彻底废了。”

  “不,我相信我师父能够一直好他!”宋千雅一改昔日的镇定,眼中多了一份慌乱。

  在欧阳浩泽的印象中,宋千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哪怕是对待至亲之人,她也绝对不心慈手软,但她对宋攸宁完全是另一种态度,让欧阳浩泽百思不得其解!

  “听天由命吧!”欧阳浩泽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硬是将她脱离山洞,“你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救他的!”

  “谢谢你!”

  “你要怎么谢我?以身相许?不过你已经嫁为人妇,我可没有夺人妻的癖好!”

  都这个时候还开玩笑,宋千雅白了他一眼,“你在什么地方找到他,可否带我去看看,万一还有什么线索被忽略了呢?”

  “并非我不愿带你去,实在是那个的地方太过凶险,依照你现在的身份和身体状况,实在不宜过度劳累,你若想去,等你的身体好些了我再带你去。”欧阳浩泽将山洞的封闭起来,“难道你还不相信我?”

  “我自然信你!”宋千雅的声音小了些,“我也信他!”

  那个他自然是指沐青羽。

  见她如此,欧阳浩泽叹了口气,“其实你还是有机会跟羽在一起的,只要你愿意!”

  “我不愿意!”宋千雅不愿意在他面前过多提及沐青羽,担心自己的情绪会控制不住。

  欧阳浩泽多少知道她的心意,也懒得理会,若非沐青羽喜欢她,欧阳浩泽才懒得管她的事情,想想都替沐青羽感觉不值。

  沐邵民看到他们二人一同回来,脸色有些难看,走到宋千雅身边关切道:“你去哪了?走之前也不说一声,我很担心你。”

  “我只是随便走走!”宋千雅故意与他疏远,“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f~酷匠)网Z%永久)免Q费2看,“小k说,x

  欧阳浩泽拍拍沐邵民的肩膀笑着道:“真实不知道你们为何都喜欢这种女人,一点情调都没有,实在是无趣的紧。”

  沐邵民指着的他郑重其事道:“我不管你在父皇面前多受宠,但我告诉你,最好离千雅远一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呦呵,我们大皇子发威了啊!”欧阳浩泽调侃道:“你将她当成宝贝一样供着,人家根本不将你当回事,你又何必自作多情?”

  “欧阳浩泽!”

  见沐邵民真生气了,欧阳浩泽伸出手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好了,我不跟你一般计较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你跟我站住!”沐邵民拦住他,“你对千雅的事情知道多少?”

  “我……”欧阳浩泽指指宋千雅离开的方向,“我只是奉命保护她而已,哪里有心情还管她的其他事。”

  “真的?”他这话,沐邵民怎么都觉得那么不可信。

  “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欧阳浩泽趁他不注意,迅速开溜,根本不给他抓住自己的机会。

  沐邵民气的咬牙切齿,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暗中调查宋千雅心中的人是谁,可是他调查了这么久,一点头绪都没有,他甚至更愿意相信宋千雅是在骗自己,可是每每想到宋千雅肚子里的孩子,他整个人都就再也没有办法淡定了。

  宋千雅回到自己房间,脑子不断回想着看到宋攸宁的画面,挥之不去,她没想到宋明珠竟然会对他下这样的狠手,让其生不如死的活着,还不如干脆杀了他的好。

  想着,她决定进宫一趟,逼宋明珠交出解药。

  她刚进宫,就与婉音撞了个正着,现在婉音虽然被皇后收为义女,封为音公主,但她在皇宫的日子并不好过,宫里明正暗斗,很多看皇后不顺眼的人将矛头指向婉音,只要她稍微走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婉音避开宋千雅,行礼之后道:“王妃是来看望皇后娘娘的吗?”

  “我听闻明珠贵妃这几天身体不适,这次进宫是为了看她。”宋千雅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你回去替我向母后问好,我稍后会过去向母后请安!”

  “好!”婉音走到她跟前,将一个小纸条塞到她手上,带着宫人离去。

  宋千雅在没人的地方将纸条打开,上面写着“小心明珠贵妃!”看来这个消息婉音早就想提醒她,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这次正好与她碰到,就顺手交给她了。

  宋明珠为了让宋子玉在前行的道路上越走越稳,还真是煞费苦心,甚至不惜让宋家走向灭亡,现在宋家已经是名存实亡,接下来,宋明珠要对付的自然是自己,可惜她不是捏来顺手的主,想要对付她,也要看宋明珠是否与这个本事。

  惜珠殿,光听名字就能够看出皇上对宋明珠到底宠爱到了何种地步。

  宋明珠听闻她来,笑着走出来,头上的金步摇发出清脆的响声,与之前单独见她的时候,判若两人。

  宋明珠将她来进去,笑着道:“难道姐姐来看我,这次来可要陪妹妹好好说说话,这偌大个皇宫,妹妹都快要憋出病来了!”

  宋千雅一直以为宋明玉善于伪装,现在看到宋明珠才明白什么叫小巫见大巫,宋明珠充其量只能叫作,受到宠爱的时候,还能够任性下来,一旦失去男人的宠爱,她就什么都不是,而宋明珠不同,她知道什么时候该变现出什么样的神色,且神色自然,没有一点伪装的痕迹。能够做到这一步,可见她这些年没少下苦功夫。

  “我今天来是有些事想与明珠娘娘说,不知娘娘可否屏退左右?”宋千雅直奔主题,跟聪明人说话,太绕弯子,没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