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奇虎组之后,看到沐子宸和沐邵民已经到了,沐邵民走到她跟前,低声道:“我已经派人去接应宋攸宁了,只是……”

  宋千雅心头涌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是什么?”

  “你大哥可能已经遭了歹人的毒手,据回来的侍卫禀报,你大哥他们在路上遇到劫匪袭击,生死未卜,你要节哀!”沐邵民尽量将话说的委婉,以免激怒了宋千雅。

  宋千雅的手狠狠捶旁边的树上,宋攸宁现在是唯一的知情人,如果连他都死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她眉毛微挑道:“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更9新{最快上酷U匠网=?

  “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沐邵民吩咐点墨先将她扶下去,以免她承受不住。

  宋千雅眼中露出狠厉的光芒,她没想到宋明珠的动作这么快,刚杀了谢清婉,马上对宋攸宁动手,就算宋明珠能够阻拦住她见宋攸宁,也无法阻拦她查找自己母亲死亡的真相。

  她回到沉香阁,宋明玉已经等候她良久,看到她回来,低声道:“我娘的事情是否与你有关?”

  “没有!”

  “没有?”宋明玉将一块手帕扔在她面前,“如果我娘不是你杀的,你的手帕怎么会在她的身上?”

  “我家王妃昨晚一直在王府,怎么可能会来杀夫人,你别血口喷人!”点墨冲上去,一把将手帕夺过来,“我家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你心里应该清楚!”

  “我是清楚,清楚到我明知道是你杀了我娘,我却还要向你摇尾乞怜,想要寻求你的庇护!”宋明玉哭着吼道,“宋千雅,凭什么你什么都有,而我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天上如此不公平,要这么样对我?”

  “你到底想怎么样?”宋千雅淡淡看了她一眼,“如果你只是来质问我的,现在你已经说完,若无别的事,你也该走了!”

  “噗通!”宋明玉跪在她面前,“我之前嫉妒你,所以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求你原谅我,求求你了!”

  “我让紫鹃传达给你的话,相信你也听到了,既然你选择了第三条路,那我也没有办法再帮你了。”

  宋明玉一把拉住她的衣袖,“上次是我被蒙蔽了心智,只要你肯再帮我一次,我保证什么都听你的,绝对不会再胡作非为!”

  “你与其求我,还不如去求紫鹃,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男人,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得到沐子宸的认可!”宋千雅与她保持一定距离,“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至于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

  宋明玉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没有多少神采,宋千雅本来想休息一会,现在心情全都被她破坏,既然宋明玉非要赖在这里不走,那她走了,省的看着闹心。

  谢清婉的丧失宋千雅以身体不适为由,交给沐邵民处理,她则派人去寻找宋攸宁的,转眼几天过去,宋攸宁就好像在人间消失了一样,一点音信都没有。

  “呦呵,似乎大王妃好像不太高兴!”一个贱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欧阳浩泽!

  宋千雅顺着声音看过去,从她成亲之后,欧阳浩泽就失去了踪迹,这次看到他来,宋千雅或多或少都有些喜出望外,“这段日子,你去哪了?”

  “自然去帮你调查你在乎的事情啊!快别说了,先给我倒杯水,我快呀渴死了!”欧阳浩泽有气无力的坐在凳子上,“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简直要累趴下了,你可得记住我这个恩情。”

  宋千雅将倒好的茶水递给他,“你是不是有我大哥宋攸宁的消息了?”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坏消息!”宋千雅想都不想,直接道。

  “你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一点都不好玩!”欧阳浩泽瞪了她一眼,“坏消息就是宋攸宁被人打落悬崖,神志不清,好消息,就是我将他给你带回来了,当然,现在这种情况下,你想见他,还是去羽王府吧,那里更安全些。”

  宋千雅白了他一眼,“你故意给我添堵是吗?谁都知道凤清灵恨我恨的要死,只怕我还没进去,就死在了凤清灵的鞭子之下。”

  沐青羽逃婚的事情,皇上本来决定解除婚约,奈何凤清灵不同意,皇上也只好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羽王府可以说到处都是凤清灵的人,凤清灵现在真是将沐青羽看的死死的,别说是人,连苍蝇靠近他都难。

  欧阳浩泽略带同情的看着她,“说的也对,现在你与羽的关系不清不楚,万一再出点什么事,被浸猪笼就不好了。”

  宋千雅瞪了他一眼,“你还是将他送来东宫吧,这里有我在,没有人再敢动他。”

  “你还真是对自己有自信,不过我就对你没什么自信了,我觉得呢,他还是在那我更安全,刚才是骗你的。”欧阳浩泽凑过去,“有没有觉得很刺激?”

  “你耍我?”宋千雅反应过来,“欧阳浩泽,你活腻了是吧?”

  “还真是一个悍妇!”欧阳浩泽摇摇头,“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要是生气,就先生着,等你不生气了再来找我!”

  他总是能够轻而易举激起宋千雅心中的愤怒,似乎就是在故意找茬一样,宋千雅也习以为常,“我要是生气,早就被你气死了,你还是先带我去见大哥吧!”

  “去可以,但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受到惊吓,怪我没提醒你。”欧阳浩泽一把将她抱起,“你的速度太慢,还是我抱着你会快些!”

  “你……”

  “你要是不愿意,我马上松手,到时候你掉下去,摔出个好歹来,我可不会对你负责!”欧阳浩泽的手稍微一松,宋千雅正要提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穴道被欧阳浩泽点住,如果她就这样掉下去,不死,也会被摔成残废。

  她用余光扫了欧阳浩泽一眼,见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哪里不知道他的意思,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她闭上眼,脸色平静,似乎在等着死亡到来的一刻。

  欧阳浩泽本就是想吓唬吓唬她,让她对姿势示弱,哪想到她如此要强,别说是示弱,连说都懒得说,最后欧阳浩泽没办法,在半空接住她,“你当真是不怕死!”

  “死我当然怕,但我也没有向别人求饶的习惯!”宋千雅笑着道,“何况你这种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那我还有什么好怕的?”

  欧阳浩泽被她说的一语顿塞,冷哼一声,“一点都不好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