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千雅对谢清婉的话百思不得其解,她对小时候的印象不是很深,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印象,唯独方青青在她脑中是一片空白,什么印象都没有。

  想起宋明珠的飞天舞,想起自己母亲衣衫上的鸢尾花,她总觉得这里面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王妃,相府传来消息,夫人受到惊吓死了。”点墨风风火火的跑进来,“现在相府乱成一团,管家请您回去一趟!”

  谢清婉死了?

  她眉毛轻微挑起,昨天她回来的时候,谢清婉还好好的,不可能就这样死了,难道昨天除了我,还有人其他人要对她动手?

  难道是宋明珠?

  除了她,宋千雅也想不出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对谢清婉动手,且行动之快,不留半点痕迹。

  她急忙对点墨道:“你马上去通知大皇子,就说可能有人要半路对宋攸宁动手,让他派人去暗中接应!”

  “哦哦,我马上就去!”点墨急忙出去。

  如果她猜的没错,宋明珠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阻止她查出自己母亲的死因。

  她还没出去,就看到宋明珠从外面进来,注意到宋千雅打量的目光,宋明珠笑着道:“你是来告诉你好消息的,你这样看着我,可是会影响我说的心情。”

  “你是否派人跟踪我?”宋千雅冷声道,“谢清婉也是你派人杀的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杀她?何况我现在在高墙之中,想要出来还得经过皇上的同意,怎么可能杀的了她?”

  “这话别人或许会信你,但是我不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那些小九九,其实当年我的娘的死,是你娘造成的,你娘这些多年隐藏身份在宋家,只怕是为了复国吧?”宋千雅厉声道,“当初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们母女,真以为你的飞天舞,是自己练成的。”

  “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母亲已经死了很多年,这些事大家都有目共睹,现在你说出这样的话,岂不是对我母亲的不敬!”宋明珠脸上出现了一丝怒容,“如果我母亲在的话,宋家哪里轮得到谢清婉!”

  “那是因为你母亲的身份不能暴露在人前,因为她是西域的公主,是皇上当年想要的女人!”宋千雅一字一句,“你可以否认,但你的容貌和皇上看你的态度,你没有办法否定吧!”

  皇上灭西域的目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为了得到西域公主黛珂斯,可惜大兵到的时候,公主黛珂斯已经不知所踪,皇上命人掘地三尺也要将她找到,可惜后来几乎将西域的人屠杀殆尽都没有查到公主的下落,他这才罢手。

  宋明珠看宋千雅的眼神变了几变,“天下长的想象的人多了去了,就如同你和云翠,难道你要说你与云翠之间有着某种联系吗?”

  她拍拍宋千雅的肩膀,“除此之外,还有宋成光,你以为你看到的宋成光是真的宋成光吗?不过是一个替代品罢了!”

  看到宋千雅脸上的震惊之色,宋明珠继续道:“这就是我说谢清婉死后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很震撼?”

  这个消息华丽丽的刷新了宋千雅的三观,她拦住宋明珠的道路,“那真正的宋成光在哪?”

  “你问我我问谁去?”宋明珠斜了她一眼,“咱们这些孩子只有宋明珠和宋攸宁是替代品的孩子,所以这些年他才对谢清婉的手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的意思是,我们爹是另有其人?”宋千雅声音有些颤动。

  上一世她死的时候,听宋成光说出这个事实,她一直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若是真如宋明珠所言,那一切就都有了答案。

  宋明珠点点头,“这是自然,只是这个人已经失踪了好多年,你就不要想了,说不定早就死了!”

  宋明珠说完,潇洒的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站住脚步,“是你去派人保护宋攸宁了吧?斩草不除根,看来你也不是冷血无情到一定地步之人,只可惜,我想对付的人,没有人能够保护的了。”

  “大哥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相反,他小时候事事维护你,你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若是不提前下手,下一个死的就是我,我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宋明珠犹豫了一下,“所以你对他的保护没有任何意义,在我还不想跟你翻脸之前,你最好收手!”

  “我不会让你伤害到他!”宋千雅一字一句,“就算日后真要对决,也是以后的事情。”

  “呵呵,随便你!”宋明珠留下这句话,潇洒离去。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宋千雅有些担心宋攸宁,只是她已经尽力了,宋攸宁能否躲过这一劫,就看他自己的运气了。

  宋明玉听闻谢清婉遇难,早就哭晕过去好几回了,没有了谢清婉,相府连一个管事的人都没有,树倒猢狲散,一些被宋成光提拔起来的官员,也只是来调信一番,并不做过多停留。

  酷m匠d网@…首发%

  看到她回来,管家急忙上前道:“王妃,昨晚夫人被惊吓死之后,相爷就疯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些天宋成光一直在以病重为由掩人耳目,谢清婉一死,宋成光的事情瞒不住也在情理之中,她道:“再等两天,大公子马山就回来!”

  “哎!”管家叹息一声,宋攸宁一走就是五年,杳无音信,根本不值是死是活,让事情你给寄托在他身上,管家还真是有些不敢苟同,这些话他也只能在心里嘀咕,不敢当着宋千雅的面说。

  曾经显赫一时的相府如今极其萧条,除了死亡笼罩的隐晦之外,这里与其他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

  宋千雅对管家道:“你跟在我爹身边多年,是否知道相府有什么密道之类的?”

  她记得宋成光这些年一直在升迁,但无论皇上赏赐她什么样的府邸,他都没有收下过,一直居住在这里,若宋成光真是清官也就算了,偏偏他又不是,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里定然有问题,不然宋成光不会一直在这呆着。

  “这个……”管家迟疑了下,“奴才不知,不过老爷的书房好像禁止任何人入内,不知是否有小姐要找的东西!”

  书房是相府重地,一般人禁止靠近,即便是宋明玉也极少有资格踏足这里,难道秘密在书房?

  宋千雅将其他事情全部交给管家,自己朝书房而去,希望能够找到答案。

  宋成光不算爱书如命之人,书房中去藏有大量书籍,有些书籍上的文字,宋千雅甚至都没有见过,似乎是西域文。

  她将这里所有人地方都搜了个遍,也没有看到任何机关,倒是一些书,宋千雅看着很意思,于是顺手将其收起来,现在外面大乱,她也不好在这停留过长时间,只能暂且出去,等日后有时间了再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