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沐邵民的举动,所有人都惊呆了,谁都知道汝阳王与皇上的关系,他这样做,无疑是自掘坟墓。

  宋千雅从人群中出来,拦住沐邵民,“还是放了汝阳王父女吧,他们这次大闹东宫,也是病急乱投医,你别与他们一般见识。”

  凤清灵恶狠狠的盯着宋千雅,冷声道:“你个贱人,快点将我夫君交出来,否则我灭了你们相府!”

  “郡主办事自来无所顾忌,你若是想灭了相府,尽管去好了。”宋千雅瞥了她一眼,“不过你在灭相府之前,还是想想怎么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比较好。”

  “你……”

  “我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宋千雅看她有些鄙夷,“活该七弟不愿意娶你为妻,若是我,我也不会娶一个如此彪悍的母老虎回去,成天要当祖宗供着,搁谁心里谁不膈应啊?”

  听到宋千雅这话,纷纷应声附和,加上他们昔日或多或少都在凤清灵手下受过气,一致站在宋千雅这边,开始不同程度的指责凤清灵。

  皇上本就想灭灭汝阳王府的威风,看着汝阳王等人颜面扫地,也不好做的太过,从人群中出来,“皇儿,你这是做什么,还不快放了你皇叔!”

  众人听到皇上的声音急忙跪下行礼,沐邵民跪在他跟前,一字一句道:“汝阳王纵容其女大闹东宫,就这样放了他们,就算我同意,也挡不住天下悠悠众口,还请父皇三思。”

  “皇上!”汝阳王也委屈道,“如果不是因为七皇子逃婚,我们也不至于如此,还请皇上明鉴!”

  “七弟逃婚,你们就该来大闹东宫,你们把这里当成什么了?还是说你们怀疑是我私藏了七弟?”沐邵民指着汝阳王,“你这分明就是想与东宫为敌,既然如此,我沐邵民在此发誓,从警往后势必要将汝阳王府夷为平地,以报今日之仇!”

  汝阳王一向目中无人,连皇上都要让他三分,如此奇耻大辱,如何能够受得了,挣脱开绳子,朝着沐邵民就是一拳,“我现在就报刚才你捆绑我之仇!”

  沐邵民一脚将他踹飞,汝阳王毕竟年老体弱,趴在地上站不起来,沐邵民指着他道:“当真是活腻歪了!”

  “皇儿,你住手!”皇上命人将汝阳王扶起来,“太医,宣太医!”

  沐邵民打急眼,哪里肯听,又连着踹了汝阳王好几脚,一直到汝阳王口中吐出血来才罢休,厉声道:“马上在我眼前消失!”

  侍卫急忙将汝阳王抬出去,凤清灵哪里见过这个架势,完全被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清灵,你先去照顾你父亲,至于羽儿逃婚这个事,我一定给你个交代。”皇上安抚好凤清灵,才狠狠瞪了沐邵民一眼,“你真是太令朕失望了。”

  “请父皇将我便为庶人,以谢罪!”沐邵民跪在地上,“做一个任人欺凌的皇子,还不如做一个敢于保护自己的女人的平凡男子呢!”

  皇上目光朝宋千雅看过去,点点头,连说三个“好”字,随即离去。

  事态平息下来,不少看热闹的人慢慢散去,一场闹剧就这样收场,等所有人都走了,宋千雅抱歉的看着沐邵民,“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周全,才将好好的婚礼变成了这个样子。”

  沐邵民条件反射的握住她的手笑着道:“无妨,至少婚礼已经结束,从今往后我们就是夫妻了,我倒要看看在父皇心里是我重要,还是他那个异性兄弟重要。”

  他给别人的印象一向是吃喝玩乐,完全没有太子的样子,这次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就连宋千雅都对他刮目相看,走到他跟前低声道:“无论有什么事,我都与你共同承担。”

  他们二人的神色映入沐青羽眼帘,刺的他眼疼,他的神色有些呆滞,仿佛明白了什么,转身离去,留下一抹落寞的身影。

  宋千雅意识到沐青羽已经离开,与沐邵民刻意保持开距离,继续道:“现在事情闹成这样,我觉得你应该进宫去面圣,不然汝阳王先发制人,到时候事情就不好办了。”

  “你现在是我的王妃,和我一起去吧!”沐邵民眼中多了一份期待,随后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笑意,“现在我也就是一个皇子,连王爷都不是,让你嫁给我,实在是委屈你了。”

  沐邵民不是一个自暴自弃之人,能说出这话,足以说明他对现在处境的无奈极其不满,宋千雅顿了一下,“走吧,正好我去给母后请安,商议一下这件事如何处理,不过你要做好与汝阳王为敌的准备,这次的事情只怕会让他投靠其他皇子,到时候你若再想争皇位,只怕也会困难很多。”

  她不相信沐邵民看不出这次皇上为沐青羽指婚的意义所在,沐邵民还是为了维护她及婉音,毅然选择丢弃汝阳王这棵大树,她的内心更多的是愧疚。

  …看,5正;?版章"`节D上~酷~H匠Z网B

  “皇位?”沐邵民苦笑着摇摇头,“从小到大所有人都在我耳边灌输这两个字,却没有人问过我愿不愿意,其实我只想随性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为了不辜负其他人的期望,努力逼迫自己,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我一而再而三的退让却让那些人更肆无忌惮,逼的我不得不开始反击,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拿汝阳王府开刀!”

  上一世沐邵民在那场大火之后,郁郁而终,完全没有给他展示自己才华与霸气的机会,看来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开始发生扭转了。

  宋千雅在心里道,这对于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以免重蹈上一世的覆辙。

  他们刚到皇宫,就被皇后先一步拦住,请到未央宫。

  这次的事情皇后多少有所耳闻,尤其是听说沐邵民打了汝阳王,心中有些恼怒沐邵民意气用事,又觉得他做的对,心中竞相矛盾,所以请他们过来商议一下如何解决这件事。

  皇后见他们前来,免了他们二人的请安,对沐邵民多了一份训斥,“皇儿,这次你实在是太大意了,当年汝阳王能够辅佐你父皇登基,就说明的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你与他为敌,可想过后果?”

  “母后教训的是!”沐邵民再次行礼,“但我是皇族后裔,更有可能是未来的储君,如果让我对一个人听之任之,当一辈子傀儡,那我宁愿用自己的方式来争取属于自己的一切。”

  皇后震惊的看着他,有些不相信这些话是从昔日乖巧的皇儿嘴里说出来,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心中在震惊的同时,也多了一份欣喜,“既然如此,你想怎么做,母后尽量帮你!”

  沐邵民在皇后耳边低语几句,将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