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青羽眼中对她的柔情及对未来的憧憬,让宋千雅觉得陌生而熟稔,觉得他是在看自己,又觉得他是在看与不自己不同的人,想着,她别过脸去,不敢再与沐青羽对视。

  “阿雅,你说如果我们一辈子就这样,该有多好!”沐青羽幽幽道,“你知道思念一个人的感受吗?心就像是被人用针扎一样,疼痛难忍,却又乐在其中”

  “如果总是美好的,也只有那些虚幻的东西才会令人心存幻想,而那些真实的东西只会折射出的人性丑恶的一面,我从不相信如果,只相信自己手上得到的。”

  “那你相信我吗?”沐青羽目光澄澈的看着她,“咱们经历过这么多事,我是什么样的人,相信你心里很清楚,这次我也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准确答案。”

  “我的确不爱你!”宋千雅避开他的目光,“你不用再在我身上费心思了。”

  沐青羽越来越觉得看不透她,有口气憋在心里,上不来下不去,一股东西在心中涌动,不断向上翻滚,他急忙用手捂住嘴,以免被宋千雅看出来。

  宋千雅猛然从心口处吐出一口血来,沐青羽将嘴边的血迹擦净,走到她身边关切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宋千雅理智上想要避开与他身体接触,潜意识却有希望他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内心对那种温柔,十分留恋。

  “砰!”天空闪现出一道白光,沐青羽一看脸色起了变化,对她道:“羽王府出事了,我的回去!”

  “我跟你一起走!”宋千雅下意识的拉住她,“如果我猜的不错,安平郡主被你如此羞辱,找不到你,定然会大闹东宫,估计现在两家已经被闹的不可开交了。”

  “都是我连累了你。”沐青羽只想给安平郡主点颜色瞧瞧,杀杀她的锐气,若事情真如宋千雅所说,他们就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他握住宋千雅的手,低声道:“答应我,回去之后一切看我眼色行事,知道吗?”

  “这次的事情咱们二人都有责任,何必让你一个人承担?”

  见宋千雅不同意,沐青羽的手不断收紧,“你身后是相府和苏家,一旦你出事,他们都会受到连累,你也不想宋家和苏家几百口都因你而丧命吧?所以答应我,如果这件事父皇真的追究下来,由我毅力承担,放心,虎毒还不食子,父皇他不会杀我,充其量让我面壁思过,不会有事。”

  “我的确不能连累苏家,但我向你保证,如果这件事真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所有的罪责,我都会与你共同承担!”宋千雅话语落地有声,沐青羽知道她的脾气,也不再多言,带着她迅速朝京都而去。

  他们二人偷偷遣回东宫,现在东宫已经快要被凤清灵给掀翻了,皇上早就听到人们禀报这件事,内心不满凤清灵的任性与嚣张跋扈,但内心理亏,只能对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另外也想看看沐邵民现在遇事的态度,所以扮成一般人的样子,混在人群中,来看热闹。

  沐邵民挡住凤清灵,“我不管你在其他地方如何嚣张任性,但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你若敢在这撒野,我定然不会饶恕你。”

  点墨挡在婉音前面,婉音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别怕,邵民会解决的。”

  “可是安平郡主……”点墨只要想起凤清灵在相府发飙的样子,整个人都变的不好了。

  婉音觉察出她身体的颤抖,继续道:“放心她只是闹,不敢太过于放肆。”

  点墨心中没底,一步一步往后退,沐邵民走到婉音身边,“你先走!”

  “那你自己小心点!”婉音叮嘱了一句,拉拉还愣神的点墨,“我们先进去!”

  点墨僵硬的带着他往后面走,凤清灵见婉音等人要走,一鞭子抽在沐邵民的身上,沐邵民本来还在忍,被她这一鞭子抽中,彻底爆发,一把将她手上的鞭子夺过去,狠狠朝着凤清灵抽过去,“这第一鞭子是告诉你,嚣张之前,先看看地方。”紧接着是第二鞭子,“这是告诉你,不是每个人都能对你百般容忍。”

  见沐邵民还要再抽,汝阳王急忙挡在凤清灵面前,“大皇子,清灵她年少不懂事,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是我跟她一般见识,还是她太过于目中无人?”大皇子根本不顾忌汝阳王的面子,鞭子从汝阳王身上划过,狠狠抽到凤清灵身上,“汝阳王,我看在你是我叔叔的面子上,对你忍让三分,但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也就别怪我翻脸了。”

  这里是东宫,皇上废了沐邵民的太子之位不假,但除此之外,沐邵民享有的还是太子的待遇,他对身边的侍卫道:“还愣着做什么,将他们给我拿下!”

  汝阳王指着沐邵民厉声道:“你敢!”

  话语里有些心虚,沐邵民清冷的目光从他身上扫过,“有何不敢?”

  汝阳王也是身经百战之人,加上这些侍卫碍于汝阳王的身份,也不敢真对他动手,只能暂且拖住他,一时间东宫乱成一团,女眷纷纷逃窜,完全由喜堂变成了市井之地。

  宋千雅瞥了一眼沐青羽,“这件事因你而起,难道你就在这袖手旁观吗?”

  沐青羽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这件事闹的越大越好,我本来就不想娶她,现在她嚣张的个性被激发出来,我就可有十足的理由退婚,岂不是好事一件。”

  “你不要皇上责罚你?”

  U最~B新w。章节/上酷《匠;网…

  “怕什么,充其量就是面壁思过,我都习惯了,再不济就让我回岭南,我也巴不得呢。”京城这个地方本来就不属于他,若非皇上非要让沐青羽留在这里,他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他不知道从哪弄出一把瓜子递给宋千雅,“一边看一边吃才有意思!”

  “你可以无视这里的一切,我可不能,我得走了。”宋千雅飞身而下,去找婉音他们。

  沐邵民见汝阳王等人的力气已经被耗的差不多,飞身而去,一脚将汝阳王和凤清灵踹翻在地,对侍卫道:“将他们给我绑了,我要带他们去见父皇!”

  “不用绑,我们自己能走!”汝阳王站起身,死死盯着沐邵民,“你敢这么对我,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那天什么时候到来我不知道,但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根本不理会汝阳王,硬是让人将他和凤清灵捆的严严实实,像拽牲口一样,拽着他们二人往外面而去,一点颜面都不给汝阳王府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