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震惊的看着他,看他眼神多了一分陌生,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自己儿子嘴里说出来的。

  这些年她一直用尽各种方式逼迫沐邵民去争夺皇位,沐邵民都无动于衷,这次见他醒悟,泪水夺眶而出,点点头,“你想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母后会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皇后本想就这件事叮嘱他几句,见他做事有自己的章程,计划也是完美无缺,自己除了的欣慰还是欣慰,稍微告诫了几句,让他离去,将宋千雅独自留在了未央宫。

  宋家女儿,皇后一向不是特别看重,尤其是宋明珠进宫之后,独占恩宠,甚至大有盖过他这个皇后的意思,所以在皇上提出将宋千雅指给沐邵民的时候,她并不满意,现在看到沐邵民的改变,对宋千雅的看法,也有了客观的改善。

  她拉着宋千雅坐下,笑着道:“这件事是你的主意还是皇儿主意?”

  “是大皇子的主意,他在娶我的时候说过,若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如何去管理江山社稷?”宋千雅一边说一边观察皇后的反应,“这次他拿汝阳王府开刀,除了报私仇之外,更是为了树立威信,让人知道他不是一个任人捏扁搓圆之人。”

  “好,皇儿终于长大了。”皇后这么多年来悬着的心终于有了一丝松懈,“日后你就是皇儿的妻,一定要好好辅佐他,明白吗?”

  “臣妾明白!”宋千雅顿了一下,“还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母后!”

  “说吧!”皇后眼见宋千雅如此识大体,继续道,“只要你是一心为皇儿好,日后母后一定把你当亲女儿看待,不会让任何人欺辱你去!”

  宠爱的眼神让宋千雅想起了自己过世的母亲,心中多了一份伤感,话到临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垂下眼帘,“为了让大皇子的地位更加稳固,在这次成亲之后,臣妾准备为他纳妾,让他早些有子嗣!”

  “这……”皇后不解的看着她,一般新婚燕尔谁不想独得自己夫君的宠爱,宋千雅说出这样的话,让他有些匪夷所思,虽然这件事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在外人看来,必然没有那么简单。

  宋千雅察觉到皇后的神色不太对,继续道:“所以这件事才请母后帮忙,纳妾在外人看来的确有些匪夷所思,所以我想让母后给那个女孩一个身份,让她成为大皇子的平妻,而不是侧妃!”

  “你不吃醋?”皇后完全被她的言语弄蒙了。

  “不这样做,大皇子就会被那些心怀叵测之人拉下水,花满楼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吃醋而置大皇子于不顾,这样是保全了自己,但只怕日后连吃醋的资格都没有。”宋千雅言明其中的厉害关系。

  皇后拉着她的手点点头,“好,母后答应你!”

  “多谢母后,臣妾会尽快安排那个女孩入宫,到时候还请母后多加照拂。”宋千雅这样做,也算是偿还婉音那次的救命之情,从此往后他们二人再不相欠。

  金銮殿上,大皇子还未进去就被王公公拦住,心中明白,这次的婚礼闹成这样,让皇家完全颜面扫地,皇上必然会拿他们其中的一个开刀,也不着急,在外面静静的等着。

  沐青羽不紧不慢的走来,被沐邵民拉住,“今天是你大婚之日,你去哪了?”

  “不过是去出去避避风头,怎么了?”

  看着沐青羽一副无辜的样子,沐邵民真是要被他气死了,“怎么了?你说怎么了?汝阳王大闹东宫的事情,你不知道啊?”

  沐青羽露出一丝冷笑,“他还真是病急乱投医,我逃婚,他却去闹你的婚礼,真是可笑至极。”

  沐邵民一拳打在他身上,“亏你还能笑得出来,你怎么就不想想逃婚的后果,就算你能惹得起汝阳王府,抗旨的罪名你能承担的起吗?还有,你跟宋千雅是什么关系,为何你逃婚,凤清灵要找她的麻烦?”

  面对他的质问,沐青羽完全一副不可奉告的样子,只是道:“我没有抗旨。”

  “你……”沐邵民被他气的不行,如果不是沐青羽救过他一命,他才懒得管沐青羽那些破事。

  他们二人在外面大概等了两个时辰才被皇上宣进去,汝阳王站在一旁,身上的伤痕清晰可见,看到他们二人进来,汝阳王狠狠挖了沐邵民一眼,对沐青羽道:“老七你这是什么意思?公然抗旨逃婚,羞辱汝阳王府,未免太过分了些。”

  “父皇下旨让我娶凤清灵,我照做了,只是她那种嚣张的性子如何有资格跟我拜堂成亲,而我只答应娶她,并没有说要与她拜堂成亲,所以我并不算抗旨。”

  面对沐青羽这一套理论,汝阳王的鼻子都快要气炸了,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来。

  沐青羽继续道:“我不管凤清灵在你们汝阳王府怎么样,进了我羽王府的大门,就该按照我羽王府的规矩办,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

  他一向性子孤傲,办事从来不会给人留下半分余地,对于他这个性子皇上早就习以为常,无奈的对汝阳王道:“羽儿说的也没错,既然你想让清灵嫁到羽王府,你该按照羽儿规矩办,否则这次赐婚只能作废,你自己选吧!”

  汝阳王没想到皇上竟然偏心沐青羽到这个地步,找出的借口如此拙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道:“还请皇上收回成命,清灵没有这个福气!”

  s酷g匠$网首发

  “谁说的!”凤清灵从外面闯进来,跪在皇上面前,“皇上,我已经嫁到了羽王府,从今往后就是羽王府的人,如果皇上要收回成命,那清灵就只能以死明志了。”

  汝阳王走到她跟前心疼道:“你这又是何苦,只要你愿意什么样的男子找不到,没有必要非嫁到羽王府!”

  凤清灵目光决绝,“我心意已决,爹无需再劝!”

  “你……”汝阳王气的一口气喘不上来,手扶住旁边的柱子,险些要摔到。

  凤清灵的目光朝沐青羽射过去,一字一句道:“只要我在羽王府一天,从今往后你就休想纳妾,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大有让沐青羽断子绝孙之意。

  皇上看着他们这一对冤家,有些脑仁疼,也有些后悔为沐青羽指这门婚事。

  沐青羽冷眼看着凤清灵,“我的女人你若是敢动一分,我绝不饶你。”

  “那咱们就走着瞧!”凤清灵与他目光想对,“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动作快还是我的动作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